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街名气


  

  文/刘建超

  老街人很讲究名气,在商业圈里做道场,做出名气生意就兴旺,若是一家店铺几年都不成名气,那就离关门转让不远了。

  老街人做生意有的是靠店牌大出了名气,比如说郑板桥题写的牌匾“石桥烧饼”。烧饼有多好吃也说不上,但是一到饭点店前就排起长队,打烧饼的伙计都忙得精神抖擞,擀面杖在手上转着花样,在案板上敲着节奏。

  老街生意的名气有的是靠店铺年头悠久,几代人相传积攒下来的。比如在老街吃水席,开水席店的买卖不少,但是老街人大都会去“耀耀水席”店,老店,老味,地道。

  在老街,有了名气的店老板,也不是轻易能够见得到的。新店铺开张,老板就跟跑堂的差不多,整日在店里吆喝着伙计接人待客,顺便打打下手,还点头哈腰把客人送出店门口。

  待到店里的生意做稳当了,做出名气了,店老板就隐身,不轻易在店里出现了。要是有客人慕名而来,想会会哪家有名店面的老板,就会找老街的马二哥,有马二哥出面,老街人都会给面子的。

  马二哥在老街是个很有名气的人,马二哥的名气是如何积攒起来的,谁都说不准。一个很流传的版本是,老街品茗轩的老板被外地客商拖欠了二十万的茶叶货款。马二哥上门讨要,客商摆了酒席,二十个汝瓷小碗排成两行,碗中斟满白酒,说是只要马二哥手不能碰碗,把二十碗喝得一滴不剩就还那二十万,一碗一万。

  据说当时,马二哥面带微笑,双手背后,嘴唇含着碗沿,用力一吸,小碗里的酒下去一半。然后马二哥用牙齿衔着碗沿慢慢仰起头,将碗里的余酒缓缓送进口中,接着脖子一抖,空碗便扣在案上。

  二十碗喝完,马二哥面不改色,稳稳坐下,双手作揖:见笑见笑。客商也爽快,不但如数归还货款,还拿出了拖延货款的利息。

  马二哥有了名气,在老街就成了被宴请的常客。不管你是天南海北客,不管你是官政兵学商,没有马二哥侃不下的话题,没有马二哥应付不了的场面。你在狮子楼宴请朋友,只要请到马二哥作陪,那场面就排场。

  饭桌上,你谈论到老街马一鲜汤馆,马二哥就会接过话头,把马一鲜的闲闻轶事说道说道,这还不算,他打个电话,就会把老板马一鲜约来见面。

  你说风雅轩的字画好,没问题,马二哥一个电话,风雅轩的掌柜就会来给你敬酒。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谁也保不齐用着谁,马二哥就是老板们之间的润滑剂,磨合得很安逸。

  马二哥在老街有名气,打交道的可都是场面上的人物。马二哥感觉自己的底气很足,胸中总是有种意气风发的澎湃。马二哥留起了长发,皮筋一扎,一束马尾巴在脑后拨浪着。

  马二哥是名人,名人就要有名人的作用.不然靠名气只能混个腹饱肚圆,马二哥就太屈才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