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进城(五首)


□ 李 明

进城(五首)
李 明

  进城
  城市的日头好毒好烈
  地上滚动的光浪,火样升腾
  道旁一片废墟上
  几个打着赤膊的民工
  正一锤接一锤地敲打混凝土构件
  背上暴起一条条青筋
  似构件凸出的一道道钢箍
  喉管挤出的号子,如杜鹃啼血
  吼得人好怕好寒
  在2233次列车上
  2233次列车是趟工程车
  车上大多是穿着火黄色马褂
  扛着榔头铁锹钢钎的民工
  我对面围子里的三个人
  (他们没有穿火黄色马褂)
  一个小白脸眼镜像是工长
  两个黑大个胡子像是工头
  他们一边吸烟,一边打扑克
  偶尔爆出得意轻狂的叫声
  我隔壁是个脸色黑黄的民工
  肩上挂顶与脸一样黑黄的草帽
  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车临近站时,他卑微地站起身
  谄笑着凑到工长面前
  低声说了些什么(好像讨工钱)
  工长不屑一顾地挥了挥手
  他放开胆子多说了几句
  工长眼镜一横,一抬手臂
  (满台扑克如天女散花)
  指着他的鼻子大喊大叫
  说他只向钱看不向前看
  说他小农经济意识

  说他说话没水平
  脸色黑黄的民工目瞪口呆
  傻傻望着工长,一脸无奈
  雨中
  秋雨哗哗啦啦下个不停
  把城市雨得清冷。一辆挂着
  “专修房顶漏雨”招牌的农用车
  停靠在金桥大道一隅
  车厢上几块塑料布搭盖的工房
  被风雨飘摇得东倒西歪
  房内有人用钣钵接漏
  有人用手拉扯风起的塑料布
  有人用身体支撑房子骨架
  最终几个专修房顶漏雨的人
  还是被房顶漏下的雨
  淋得似落汤的鸡
  捍卫
  听说村里在他地里放线建房
  他提条冲担,怒气冲冲地
  冲到地头。一声大吼
  惊得线工把线扯得对断
  村长皮笑肉不笑地过来给他递烟
  讲建设新农村要搞城镇化
  搞城镇化要像城镇一样建房子
  建房子要用土地
  用土地要有地主作贡献
  
  这些他不懂。他只知道
  人活着要吃饭
  要吃饭就得种粮食
  种粮食就得有土地
  占我的土地就是夺我的饭碗
  夺我的饭碗就是要我的命
  谁要我的命我就跟谁拼命
  他冲担一横,像要干仗
  吓得村长直打哆嗦
  姐姐从乡下来
  小年那天,姐姐
  乘一辆摩托从乡下来
  左腕夹条黑色粗线围巾
  右手提只蛇皮袋
  袋里装两只母鸡
  满头风乱的鬓发
  像鸡扒拟的
  
  姐姐说一大年没见我了
  怪想念的。过年了
  特意进城看看
  顺便送两只母鸡
  让我们除夕夜煨罐汤
  
  其实,姐姐的日子很拮据
  平常家中开支的零用钱
  都是鸡屁股屙出来的
  大门旮旯的两个鸡窝
  就是她一家的油盐罐
  
  我要姐姐把母鸡带回去
  姐姐满脸不高兴
  问我是不是瞧不起她
  话间,姐姐眼睛有些发红
  我没敢再多说
  
  我留姐姐在城住一宿
  姐姐说得赶回去
  家里猪要喂食鸡要关笼
  还有牛在栏里要加草
  说着,拿起那条粗线围巾
  风似地走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