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朋友程绍武


□ 王祥夫

  我的朋友绍武长得挺英俊,他现在多多少少有些胖了,以前我经常在大栅栏里边住,约他来喝酒,他来了,背着一个小书包,好像就是那种军用布挎包吧,在大栅栏滚滚的人流里过来了,车停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我坐在饭店里看到了他,敬泽早他到一步,在抽他那著名的烟斗,坐在旁边的人也各分几鼻子烟草的余香,烟斗和烟卷不同,闻着香,抽着却让人觉不出香来。我在饭店里隔着玻璃朝绍武招手,绍武看到了,笑着,亦挥一下手。那时的绍武还有几分清瘦,白白的,怎么都让人不相信他是山东人。说到喝酒,绍武不是勇猛那一路,不是那种一上来就大干,但能喝,持久,平和中见度量,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酒量到底是多少,没见他醉过,是,别人在那里喝,他也不停,只是,脸上稍稍上了色,话多了一些,眼睛也比不喝酒的时候明亮许多,语速也快一些,但不乱,酒风酒德都微微吹皱一池春水煞是好看。
   绍武是国内的名编,许多当代的经典之作都是经他手编发出来,编辑需要的是眼光,但看稿多了容易糊涂,会把精彩的好稿错过。我的两个中篇,一篇是《沙棠院旧事》,一篇是《油饼洼记事》,一开始都被山西的一家刊物退了回来,而后来却在《钟山》和《花城》发了头条。这起码可以说编辑的不用心。绍武的好,好就好在当一个作家写完一篇东西,当他还拿不准自己的东西是好是坏,而绍武会给你一个肯定。当然这与他做编辑工作整天把小说比来比去有关,但更多的编辑却没这个功夫,这功夫必须要以对小说有自己的认知为底,也就是说要有尺度。我写完短篇小说《婚宴》自己也写糊涂了,因为写得太进入了,已经弄不清这篇东西是好是坏,就好像我们整天和老婆在一起生活,而你某天忽然睁开眼来看着正躺在对面的老婆,你细看,再细看,有时会吓一跳,会在心里说:她怎么是这个样子?你顿时会产生一种陌生感。而我们作家写东西有时候恰恰缺少这种东西。没想到绍武对《婚宴》大加赞赏,我再一看,也觉得很好了,在《人民文学》登出后,几乎所有选刊都选了。还有就是《五张犁》那篇短篇,也是这样,我自己都拿不准了,拿给绍武,绍武看完说,这是唱给失去土地的农民的一曲哀婉动人的挽歌。我听了,感觉很精准到位。发出去,果然反响很好。
   绍武大学毕业后在红楼后边的地下室住过好一阵子,我对他说,我喜欢北京的一个地方,就是红楼后边的那个地下室,他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什么什么?那地方,我住过!”他居然在那个地下室住过好一阵子,我说我还有一个画家朋友叫李学伟的当年也在地下室住过好一阵子,学伟说在地下室住的时候特别让他难受的就是旁边屋有人在午夜时分把床弄得“吱呀吱呀”乱响,这让他总是想入非非。我没问过绍武听到过这种声音没有,但绍武显然很怀念那段生活,他说“哪天见见,哪天见见,哪天见见这位朋友。”在那个著名的地下室我见过诗人蔡其娇,一头卷发地从下边上来,服务员刚刚擦过地,我很担心他滑倒。我在那里见过绍武没有?这么一说我倒好像见过他,夹着一摞稿子回来看,那地下室,夏天可真够热,我睡在那里都不能关门,门就那么整夜畅着。绍武好像在那里住过很长很长时间,有好几年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