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伤心的网事


□ 阿娜尔古丽(维吾尔族)

  在北京

  我的青春包括我青年时代的一半

  我丢了、扔了

  追求的,我没得到

  卑微的我

  饱受了世俗的嘲笑

  亲爱的世俗,你没看见我还活着

  心里依旧轻声呼唤我还有梦

  何老师说我是世界上最天真的作家,因为天真,所以我总犯错误。古龙小说中有这样一句对白:只有死人才不会犯错误。人只要活着,不论经验多么老到,智慧多么高超,学识多么丰富,总有犯错误的时候。别人犯错误知道悔改,而我死不悔改,屡改屡犯。

  我这次犯下的错误就是被一个獐头鼠目的丑男人骗了-一把,起先我并没看出他是个骗子,在我心中骗财骗色骗感情的男人应该是风流倜傥、冷面俊朗的一类,我压根就没把他放进骗子的行列,这是我致命的错误。

  我三十岁了,没有现成的好男人等着娶我了’我想装嫩,但脸面上的皱纹掩饰不住实际的年龄,装下去累死了。眼睁睁地看着女同事们在世纪佳缘网上寻找雄性配偶,我嫉妒得直想撞墙而死,来混充烈女。就在我对婚姻绝望的时候,走上了桃花运,等到的却是飞来的艳遇给我带来一段传奇般的悲惨故事。今年7月26日,一个网站和我签约了一部关于北漂的长篇小说,并且保证能包装成畅销书。

  下班回到家里,已经到了深夜。孤独深不可测,唯一能给我活力的就有电脑,电脑就是我的镇宅之宝。这套房子是我四年前买下的,那时候北京的房价还没上涨,我用几篇小说的版权费买了这套不足八十平米的楼房,眼下觉得很满足,对于单身女人来说有房子就有家了,不管日后流浪到哪里,我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家中等待衰老和死亡。几个房间除了一张床什么家具都没有,屋里杂乱地堆满了书籍和报纸。我也想过装修—下房子,那样住着会舒服些,可我随时有离开北京的可能性,没必要浪费钱装修。我脱掉外衣,裹了一条褥子,打开电脑,开始写作。每写好一章,都要发给一个叫鸿雁的编辑,然后鸿雁再为我指点迷津——往和谐与情感那方面靠一靠。半个月之后,小说已经写了十几万字了,我很想知道这个—直陪伴我到深夜的鸿雁,到底是男是女。

  我把写好的稿子发过去之后,问对方:“鸿雁老师,我想问问您是男人吗?”

  对方回答:“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问?”

  我回答:“对不起,我随便问问,绝对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

  鸿雁说:“你真幽默,你打开摄像头,我也看看你,听说你们那个民族的姑娘都是黑葡萄眼?”

  我—下失去了信心,觉得对不起鸿雁,我的这副长相,哪算得上“黑葡萄眼”,我连忙回答:“鸿雁老师,我怕看了会让你失望,我长相一般,没有黑葡萄眼,要不别看了。”

  鸿雁说:“看你说的,女作家不—定靠脸蛋吃饭,看一眼吧。”

  我赌了一把,我的生活总在冒险中度过。我又不是畸形人,凤姐比我难看多了,还自称大美女,人家多自信。看就看一眼,又不和我要钱。我慢慢点击视频,对方接了,慢慢地屏幕上出现一个肉脸男人,嘴很大,嘴角—直延续到腮帮子那里,眼睛很小,亮亮的,他的长相让我想起蟾蜍一类的动物。这样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叫鸿雁?惊诧,除了绝望,我没有别的感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