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许是多少


□ 须一瓜

  一
  
  游兵在厨房里修菜罩子,他希望在老婆起来之前修好。
  游兵的父母从外地来了,母亲一来就把菜罩子给弄坏了。她总是抢着做家务,见缝插针地抢,差错因此增多。
  那个菜罩子看上去很简单,就像把开合的无柄洋伞。平时看见老婆,揪着伞尖,一拉一压,收放自如。母亲不知道怎么操作的,菜罩子竟收成了合不拢的冻鸡爪,合也不是张也不是。母亲已经是第二次操作失败了。
  第一次是母亲刚来的第一天。母亲当时就很难堪,父亲在旁边像向主人献殷勤一样,强烈指责妻子:不会弄的东西,别想当然乱来。这不是你自己家!母亲讷讷,手里还想努力。可是那个冻鸡爪就是筋骨僵硬。游兵说没关系,没关系,我看看。游兵接过,看那白色蓝色的蕾丝网里面,有个无名指大小的白色塑料芯子歪了,显然是这个关键导致了菜罩子合不拢。可是,游兵颠来倒去摆弄了半天,那塑料芯子不动,菜罩子就是张合不得,死了一样。
  游兵暗自惭愧。游兵是个一向被老婆伺候的男人。生活上,老婆照顾自己实在太多太周到了。就说菜罩子,游兵一餐一餐在饭桌上上下,竟从来没动手开合过它一次。依稀记得老婆有抱怨过:吃完你就不能顺手罩上它吗?
  游兵用劲掰,死劲拽,菜罩子都扯得变形了。母亲小心说,别把伞骨掰断了。
  那时,老婆没有声音地从卫生间出来,一把夺过游兵手里的菜罩子,只听得喀啪两声,菜罩子就紧紧收好了,再一揪,伞腾地张开了。老婆什么也没有说,啪地一按,收了菜罩子,就离开了厨房。
  餐桌边剩下游家三人。游兵的父母看着游兵,他们羞惭局促的目光令游兵难受。游兵说,没事,家里的事,她比我懂……
  母亲说,你也该学会体贴人了,家里的事互相帮忙做……
  父亲说,是啊,孩子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家里也没什么事,不要总累着她忙里忙外……
  父母的声量很高,游兵知道,这些话是说给他老婆听的。
  父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次,不是游兵坚持,母亲不会过来治疗结肠息肉。一说要在儿子媳妇家住四十天,他们就畏缩了。游兵打听到说这个针灸专家非常有名,说国内外都有病人慕名而来。他还说,支玲也说来试试嘛,不试怎么知道。父母在电话那边听了,在揣测“不试怎么知道”一句是儿子加上去的意思,还是媳妇支玲的原话。如果前后句都是支玲说的,那么,媳妇看来是有些真心的邀请;如果后半句是儿子加的,那就说明,媳妇可能只是客气敷衍的话。
  他们惴惴不安,担心给儿子媳妇添麻烦,担心自己不受欢迎。
  现在,也就是父母来的第三天,这一大早的,母亲又把菜罩子使用坏了。支玲还没起床。游兵上洗手间,就被母亲悄悄叫住了,母亲表情很局促:我们真是老了,又弄不好了……
  父亲低声呵斥,是你弄坏的!不是我们……
  游兵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到小区下面走走吧,早晨空气好。
  可是,直到老婆睡眼惺忪地起床,游兵还在餐桌上摆弄菜罩子。一头细汗,加一嘴没刷牙的口臭,还有说不清道不出的闷火。他觉得这个菜罩子的设计有问题。
  支玲在马桶上哗啦哗啦地大声说,你告诉马老师、游老师,菜罩子再这么乱整,修好也白搭!
  游兵苦起眉头。
  支玲说,伞骨总弄歪,四边不平整了,蟑螂随便都爬进去了。还有什么意思?
  游兵想把菜罩子摔地上:大不了再买一个!可是,他不能。他知道,至少父母在这儿的这一个月,他要小小心心地看老婆的脸色行事了。
  
  二
  
  可乐鸡块。原料:鸡腿四只,生姜两片。配料:酱油、盐、柠檬片少许,可乐若干。
  做法:鸡腿切块,用姜片炝锅,后下鸡块、酱油、可乐及少许盐,调好味。大火烧开可乐后改小火焖,待鸡腿酥烂后即可装盆。
  备注:这道鸡菜甜香适口,没有勾芡却有黏腻的浓汁儿,即便没有调料的鸡肉部分也在浓稠的汤汁浸润下有滋有味,很适合小朋友吃。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游兵问大家,少许是多少?
  办公室老蔡说,就是一点点嘛。
  张姐说,不是一点点,是刚好……差不多……按比例,有一点点的意思,但肯定不是一点点啦。
  司机小严说,我看到电视上,说少许的时候,厨师都是用碗大的铁勺子,舀一勺子边那么多。那才叫少许。
  游兵说,那么,酱油的少许,具体是多少?
  办公室里至少有两个人同时回答:
  一调羹。
  两汤匙吧!
  还有一个慢一点的声音说,颜色变黑就够了。
  游兵就闭了嘴。一方面,他看得出大家想下班了,一方面,他感到问也是白问,他并没有比发问前明白得更多一点,而且,即使酱油的少许弄明白,盐(这个还好理解)、柠檬片少许,也都是令人疑惑的问题。少许到底是多少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