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色欲情狂


□ 本刊编辑部

色欲情狂图片1
内蒙,东北偏北,呼伦贝尔草原。8月中下旬,在这个夏季还未结束、金秋还未来临的季节,我们驱车沿中俄边境围绕呼伦贝尔草原环行一周。驾车上路了,我们一起玩一个叫作在路上的游戏,去问候另一个自己。
我们的坐驾是一辆威猛的黑色大切和一辆产于20年前的美国通用GMC,后者身形比悍马稍微剽悍一点,速度比夏利稍微慢一点。没有空调,正好打开窗让青草味全部灌进来;没有减震,但一路的剧烈颠簸让人不会因为打瞌睡而错过窗外的美景,十足一辆老爷车。最大的优点就是内部空间超大,总觉得这车是美国西部放牛时候开的:司机头戴牛仔帽,右手握着方向盘,左胳膊搭在摇开玻璃的窗户沿儿上,时不时捏一下嘴里叼着的哈瓦那雪茄。

色欲情狂图片2
阳光下肆意挥洒的
五光十色
沈阳—通辽—索伦—阿尔山

“色”字,容易让人想入非非,而相对于其他地广人稀的地域,呼伦贝尔草原的确比较“色”,特别是从沈阳经通辽、索伦到阿尔山的一路上,红、黄、绿、蓝……华丽、缤纷,在阳光下交替变换。那大片大片燃烧着的颜色,简直成了最诱人的风景,召唤我们前行。色彩,在这里自由了。
将近索伦,路边随地势延展开的,是成片茁壮的向日葵。向日葵天性拒绝黑暗,湛蓝的天空下,我们闻到了它们怒放的灿烂。大面积的条块分割、强烈的色相对比以及近乎夸张的饱和色度始终呈现一种震荡和张力:背景是天空耀眼的湛蓝,远远铺开的画框是草原的浓绿,近处则是恣意放纵的金黄。有人说他想起了一句诗:“千军万马,喜气洋洋。”
去阿尔山的路延续并张扬了这一印象。一路上,麦田金黄,草坡翠绿。纯净的碧蓝天空中,映现着赤金色、青铜色和黄铜色,黄色的成熟质感与山那边草原绿色的生机组成直抵心底的视觉冲击,在光与影的游移中,它们绚烂而无可捉摸的人生,点点滴滴绽放……
上面的天空仍是深蓝打底,下面的麦田满是金黄的横向斜向的运笔,黑色的泥土上黄色的麦穗神采奕奕,还有些许绿色树木衬边。最让人着迷也是最狂乱的,是充斥视野的麦浪,大自然这样的用色真是疯狂,只有向远方蔓延的麦子—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独一无二的风格。在耀眼的火热中,金黄失去了秩序,似乎从地平线的那一端飞扑过来,色彩浓重,没有任何化开的痕迹,就是大量的色块,层层覆盖。是大地疯了,太着急想表达自己的热情,而那么多喷涌而出的情感让她无法自抑!
终于到了我们的第一个目的地—阿尔山,地质公园内的石塘林是亚洲最大的近期死火山玄武岩地貌。从遍布地面的火山石表面蜂窝状的凹洞和波浪状起伏的肌理,能感受到那个地质年代大地的咆哮之态,以及激情退却后凝固下来的沉静安宁。自驾车旅行的好处是行动自由,穿行景点之间很便捷。车停在山脚下,我们顺着436级石阶一路攀升,到达高位火山口湖—天池。四周布满松树和白桦,湖边长草随风摇曳,风格苍劲。如果说天池是男性的,其下不远处的杜鹃湖则是女性的。那是一个火山堰塞湖,原来湖边长满杜鹃,但都毁于1998年春天的大火。傍晚时分,残阳流连,暖色的湖面极其静谧,犹如列维坦笔下的风景画。色彩柔和、光影氤氲,笼罩在淡淡的情绪里,更有一种触手可及的温度,高贵典雅。

色欲情狂图片3
在升起与坠落之间
阿尔山—新巴尔虎左旗—
新巴尔虎右旗—满洲里

与“色”相比,“欲”是一种更潜在的东西,它藏于暗处,不易察觉,却有一种不甘寂寞的挣扎和蠢蠢欲动,在黑暗中飞,并释放出微弱却诱人的光芒。草原以她时而斑斓、时而纯净的面貌,以它的生机勃勃蛊惑我们揭开遮蔽于欲望表层的薄膜,教我们对自己诚实。在都市里被压抑的欲望就在这种光芒与隐晦中交错,若即若离,欲盖弥彰。
几十公里见不到一个村庄,十几里见不到一顶帐篷。沿着地图上标注的一条线狂奔,没有起伏,也遇不到其他车辆,这就是走向新巴尔虎左旗的路。抵着车窗四处张望,移动的景象让人想起《狼图腾》扉页上写的话:献给:卓越的草原狼和草原人;献给:曾经美丽的内蒙古大草原。作者写下这两行字时,内心一定闪过悲凉与无奈吧,为着永远无法复制的青春和永远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内蒙古草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