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候鸟的院落(外一篇)


□ 刘丽丽

刘丽丽

  居住在这里的人也经营过店铺。我说“也”,是因为经营店铺这件事适用于很多人。交换,流通.凡是有人的地方都会保持这种古老的习俗,就像生殖和做梦。挡板拉开,木格窗支起,巨大的布幌子把阴影从街道的一侧伸向另一侧。在临淄,晏子所说过的“联袂成云,挥汗如雨”的地方,这家店铺的掌柜站在了青石街口,街道上微风荡漾,能闻到金黄色的杏子正在软化的果浆散发出的那种甜丝丝的气息。

  新进的布匹暂时栖身在马车里。库房中光线昏暗,他用手触摸一下布料,微蹙的眉头舒展开采,身旁的伙计心领神会地开始吆喝卸车。朝向厅堂的房间里,有人在拨打算盘。五月的风,丝绸一样滑过肌肤。

  远离城市几百里,一群人树荫里谈论着他,关于他在城里,吃的,穿的,用的。“秋后去推碳,到他的店里歇脚喝茶。嘿,那瓷碗,又细又白,赶得上城里女人的脚。”说话的人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唾沫。他的话引来一阵哄笑。麦穗沉了,五月的微风荡漾,拂过人们粗糙的脸。呵,“城里女人的脚”!

  短短的时间.我迷上了向村庄里的这家院落眺望。

  往高处一站.能看见几根枣树的枝条探出灰色的墙壁。硕大的苍穹下,麻雀弹丸一般,忽然坠落到院子中去。偶尔还有鸽子,翻着白色的翅膀,划开直直的炊烟,飞向远处。

  沿着曲折的街道走近一点,青石青砖,高大的门楼呈现眼前。屋脊上的小兽威严地立着,像货郎担子里的玩具。再近一点,我的脚快要碰到青石的台阶了。把鼻子向里一探,还能闻到院落中飘荡出的烟火气息。我想,女人们肯定会和母亲一样,腰里扎着白围裙,在缭绕的雾气里摆弄出新蒸的糕饼,孩子们兴奋地搓手。我几乎想要迈开脚步进去看一看我的设想是否正确。

  但我又很清醒地知道.她们和母亲是不同的。我只是怀着羡慕和敬畏的心情望着眼前这堂皇的建筑。门楼高高地横亘在两间堂屋之上,或者说,它是一个枢纽,连接起本来毫不关联的两幢房子。石头墩子寂静地肃穆在那里,门楼里的走廊上空荡荡的。它分成三条岔路,分别通向三个内院。我站在门楼下,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准备只要听到哪怕一丁点的响声就逃掉。如果被人发现,我如何解释自己站在这里?又如何解释肆无忌惮地向里窥探?也许.在某个安静的角落里会拐出这个院落的主人。倒背着双手,一脸严肃,眼神炯炯地闪光。我敢肯定,没有人能经受得住那样的凝视。

  幸好,我的担忧一直没有成为现实.每次的眺望、窥探都没有遭到什么人的诘问。有几次,我在离这家院落比较远的地方.不被引起怀疑的地方,遇到过这一家的男主人。他安静地走过去。我暗暗松了口气。庆幸之余,我偷偷凝视他的背影,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有别于乐天知命按部就班的大众化生活的人.就该与众不同。那些不同,不仅从众人的传说里,还有他偶尔瞪起的眸子里,他一双长长的寿眉,甚至是他迈出的谨慎有序的步履里。

  每年五月.鲁北这个偏僻村庄最大的院落里,烟囱开始冒出白烟。村里人都知道,麦子快熟了。

  收完麦子,这家男人就离开村庄,去临淄城经营店铺。背着空空的行囊离开,背回鼓鼓的银钱,换成砖瓦,一年年,在家乡经营成一座三进的院落。在另一个世界之中,夜晚,他放下挡板,收起木格窗的支架,就着一盏油灯,身边聚拢着漫无边际的孤独。店门打开,空无一人,长街落下雨水,雨滴敲打着青石的街道。终于可以停下来,他沏壶茶,算盘躺在一旁,寂寞着。腊月,大雪封门,拥着炉火,喝着妻子递上的烈酒,几杯下肚,在故乡的院落里,他成为豪迈的帝王。而那双手呢,细腻地品鉴着布匹的,是它;有力地捆扎着麦子的,也是它。

  后来,看雅克·贝汉的纪录片,我记住了一段话:“鸟类的迁徒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一个对于归来的承诺。数千里的危险旅途,只有~个目的:生存。它们千里迢迢返回故乡,有些从不停歇,有些却且行且驻,飞向心中那遥远的圣地。”麦穗沉甸甸的,黄熟的气息吹进城市。天上的云忽然变得紧张。那是迁徙的信风,推搡着,树木刮擦,发出阵阵呻吟,传递着关于乡村的消息。就在那样的季节,他打点行囊,听从信风的召唤,穿越喧闹的人流,马车轮的轰隆和小贩们的叫卖,不需要标明记号和范围,没有电话和邮件的指引,回到乡村。

  也因此,那个乡村的院落,我常常眺望的地方.我感到每一块砖头和石块都值得仔细聆听。它们深藏着过去,关于承诺和责任,勇气和信仰。时间确实存在,尽管我已经忘记了具体的时间,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苍老的枣树每年春天都会爆出一头翠绿的叶子,五月,枣花香气掠过灰色的院墙弥漫四方,咳嗽声从院落中传出来,回声悠远,这些也都不重要了。

  野径

  这里离开村庄已经很远.荒草和庄稼阻隔了人们的视线。莫名其妙的路开始多起来。比如,穿过一片洼地,湿漉漉的鞋子会和一条干爽的小路碰个正着。路面很窄,它的两倒不时冒出几棵匍匐在地的芦草,蛇一般扭动着柔韧的茎,努着暗红的尖嘴,指示方向。或者,拐过一个半圆形的弯道,繁盛的茅草丛中突然站起一棵树,摇晃着满头毛绒绒的叶子,开着碎碎的白花,那花白生生的,扎人眼。

分享:
 
更多关于“候鸟的院落(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