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候鸟的院落(外一篇)


□ 刘丽丽

刘丽丽

  居住在这里的人也经营过店铺。我说“也”,是因为经营店铺这件事适用于很多人。交换,流通.凡是有人的地方都会保持这种古老的习俗,就像生殖和做梦。挡板拉开,木格窗支起,巨大的布幌子把阴影从街道的一侧伸向另一侧。在临淄,晏子所说过的“联袂成云,挥汗如雨”的地方,这家店铺的掌柜站在了青石街口,街道上微风荡漾,能闻到金黄色的杏子正在软化的果浆散发出的那种甜丝丝的气息。

  新进的布匹暂时栖身在马车里。库房中光线昏暗,他用手触摸一下布料,微蹙的眉头舒展开采,身旁的伙计心领神会地开始吆喝卸车。朝向厅堂的房间里,有人在拨打算盘。五月的风,丝绸一样滑过肌肤。

  远离城市几百里,一群人树荫里谈论着他,关于他在城里,吃的,穿的,用的。“秋后去推碳,到他的店里歇脚喝茶。嘿,那瓷碗,又细又白,赶得上城里女人的脚。”说话的人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唾沫。他的话引来一阵哄笑。麦穗沉了,五月的微风荡漾,拂过人们粗糙的脸。呵,“城里女人的脚”!

  短短的时间.我迷上了向村庄里的这家院落眺望。

  往高处一站.能看见几根枣树的枝条探出灰色的墙壁。硕大的苍穹下,麻雀弹丸一般,忽然坠落到院子中去。偶尔还有鸽子,翻着白色的翅膀,划开直直的炊烟,飞向远处。

  沿着曲折的街道走近一点,青石青砖,高大的门楼呈现眼前。屋脊上的小兽威严地立着,像货郎担子里的玩具。再近一点,我的脚快要碰到青石的台阶了。把鼻子向里一探,还能闻到院落中飘荡出的烟火气息。我想,女人们肯定会和母亲一样,腰里扎着白围裙,在缭绕的雾气里摆弄出新蒸的糕饼,孩子们兴奋地搓手。我几乎想要迈开脚步进去看一看我的设想是否正确。

  但我又很清醒地知道.她们和母亲是不同的。我只是怀着羡慕和敬畏的心情望着眼前这堂皇的建筑。门楼高高地横亘在两间堂屋之上,或者说,它是一个枢纽,连接起本来毫不关联的两幢房子。石头墩子寂静地肃穆在那里,门楼里的走廊上空荡荡的。它分成三条岔路,分别通向三个内院。我站在门楼下,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准备只要听到哪怕一丁点的响声就逃掉。如果被人发现,我如何解释自己站在这里?又如何解释肆无忌惮地向里窥探?也许.在某个安静的角落里会拐出这个院落的主人。倒背着双手,一脸严肃,眼神炯炯地闪光。我敢肯定,没有人能经受得住那样的凝视。

  幸好,我的担忧一直没有成为现实.每次的眺望、窥探都没有遭到什么人的诘问。有几次,我在离这家院落比较远的地方.不被引起怀疑的地方,遇到过这一家的男主人。他安静地走过去。我暗暗松了口气。庆幸之余,我偷偷凝视他的背影,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有别于乐天知命按部就班的大众化生活的人.就该与众不同。那些不同,不仅从众人的传说里,还有他偶尔瞪起的眸子里,他一双长长的寿眉,甚至是他迈出的谨慎有序的步履里。

  每年五月.鲁北这个偏僻村庄最大的院落里,烟囱开始冒出白烟。村里人都知道,麦子快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