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致无尽的岁月


□ 陈启文

去南通,没有不去那座百年博物苑的。它甚至就是我来这儿的理由和目的。我来了,来这儿还愿,还一个在心里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夙愿。然而,当它如此逼真地在我眼前出现时,我却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不知怎的,竟有一种病态般胆怯的感觉。
它其实既无高大威严的拱门,亦无宗教神殿式的廊柱,它可能是中国最早的英式洋房式建筑,但显得豁达、安详而质朴。它很空灵,仿佛随便从什么角度都可以穿过。我不知我怎么会变得如此胆怯,或许是因为环绕在左右的那种静穆的气息,让我感觉到了某种岁月的深度,让我领悟到了一些什么。一百年是一个怎样的时间长度?这实在说不上漫长的历史,有谁用自己的生命去量过?如果从现在倒回去一百年,你可以看见古城的深夜那一扇唯一亮着烛光的窗户,一个伏案的背影,正在烛光下给朝廷上书,建议在京城设立帝室博览馆,将历代宫廷内府的收藏品,对国人展示。他挥笔疾书的姿态,充满了热诚与旺盛的生命力。他那时已不算年轻了,已经五十出头,在那个年代,年过半百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人了。可他每写下的一个字,都血气方刚,好像积聚了数千年的激情终于得以表达。诚不可缓!当他挥笔写下这最后四个字,你仿佛听见了他的热血在心脏中呼喊的声音。
然而,一介书生在光绪二十年(一九○五年)的两次意义非凡的上书,却如石沉大海。在大清帝国和它的皇帝、太后一样在权力斗争中心力交瘁、已处在弥留之际时,张謇此举的确有些书生意气,甚至有些多事。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在睡梦里踮起足尖,以一种坚定而渺远的企望苦苦地等待着皇帝的诏书。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等待,就在那一年,中国人自己创办的第一家博物馆在南濠河畔奠基了。诚不可缓,诚不可缓啊。一种原本属于国家意志的行为,就这样宿命般地转入了民间,这使它一开始就缺少泱泱博大雄浑恢弘的气势,南通博物苑最初占地仅三十余亩,太小了,可再小它也是中国第一座博物馆,甚至可以说是历史的某个源头。
我不知我现在看到的这些树,还是不是张謇当年所植?这些房子还是不是他当年所建?踟蹰着,走进一扇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门,你立刻就发现里头的博大精深。深秋的博物苑里洒着稀薄的阳光,它一点也不灿烂,但把历史的脉络照得分外清晰。这里很少有帝室里的稀世珍宝,更多的是来自民间的慷慨赐予,所有的藏品,都不是为了炫耀穷奢极欲的豪阔,它更看重的是器物给人带来的器识。然而,即便是最普通的东西,过了一百年,也会成为稀罕之物,这又是收藏的另一种意义,一切的收藏,都是人类同时间对抗的一种方式。正是这些不屈服于时间的事物,默默地记叙着人类历史的漫长。一百年,多么短暂,然而其间有多少朝代更迭、有多少天灾人祸,还有内战、外战,还有十年浩劫,当山河崩溃,玉石俱焚,哪怕把一只极普通的青瓷花瓶保留到现在,仿佛也是经受洗礼后的奇迹般的遗存。那些斑驳的铜锈,那些裂开的纹路,那些焚毁的史册残页,凝聚了多少惨烈的血与火,每一样东西都诱惑人们去猜测它的历史,每看一眼,你都能听见心脏在颤动中四分五裂的声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