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生祥《野生》悲戚柔韧的野蛮生命


□ 叶晓萍

  流行文化有时是个狭隘的筐,4届台湾金曲奖得主恁是走遍两岸却装不下,更多的人们忙着洗净农业社会最后的遗迹。继《种树》之后,林生祥不久前发的《野生》是他最满意的一张,这一次,他将注意力转移到女性与南方。
  
  专辑评论
  
  质朴而深刻的传统情味
  出身台湾客家的林生祥,离开家乡去城里上大学,毕业后没有上过一天班,然后回乡做客语民谣,即使在有着频繁发片、演出、拿奖机会的今天,真诚的笑容和做音乐的潜心仍然不变。两年前,林生祥因为被划归在“客语”音乐类别而拒领金曲奖,今年在《野生》里,林生祥强调了关注女性的理念,却不愿放大客家的标签,他说客语对他而言不过是浑然天成的表达。
  很多人都会注意到这张专辑的封面,拙涩而有力的木刻画,赤着上身的男子站在一列列水稻中间,但这里却似乎暗合那幅《呐喊》的神韵,男子身后远景呆立的女性,也许正是《莫嗷》、《欧巴》、《分捱》里的姑姑、姆妈、妹妹。
  林生祥的老搭档钟永丰,在创作过程中一直熟读《诗经》、《山海经注》,林生祥也认为传统在他的创作意念中十分清晰,是最确定的发展路向。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野生》里“望想男丁兴,哀哉妹落地,要蓄系加捡,想送毋落心,自顾自大像放生 ”这样的歌词,还是《转妹家》的“来娣姑婆,认份认做,长女当男,好唱山歌”,都充满了中古时代质朴而深刻的传统情味。林生祥从来没有界定自己是唱传统民谣的人,但却一直很正面看待客家文化传统,例如山歌、八音等,然后把这些传统声音混合到现代的节奏、和声里去。
  
  方言民谣歌手现象
  
  回归原生态是一种趋势
  这年头民谣已经不少,但方言民谣还不多。他们似乎常年徘徊在主流和城市的边缘,而一旦踏入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圈子,却像刮起了一阵新鲜的清风。台湾客语民谣除了林生祥,还有陈永淘和黄连煜,此外泰雅族有云力思,阿美族有巴奈,布农族有王宏恩,国内则有川南的白水,当然,更少不了卑排族的胡一夫。最近流行歌手也来凑热闹,前年的张震岳和如今的张惠妹,都在做一些回归到原生态音乐尝试。有人说,原声态的音乐更接近于民谣原本的定义,也许,回归原声未尝不是未来的趋势。
  
  回应
  
  林生祥:我的生理是男性,但特质是女性的
  南都娱乐:为什么《野生》会做这样的一个女性主题?
  林生祥:每次做新专辑前我们三个制作人会有一个会议,像这次永丰提出来做关于女性的主题,适芳认为其实男性可以拥有女性的观点,而我自己的状况是,我的生理是男性,但我的特质里面有一部分是比较靠近女性的,细腻的想法,阴柔的一面。我个人在创作的过程中,只是用生命之中与女性相关的经验来对应永丰的歌词,然后来作曲和编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娱乐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