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谈(疒兴)钟的堵与肆


□ 王清雷

  一、堵与肆
  
  堵与肆,是周代乐悬制度中一个聚讼不已的论题。关于堵、肆,最早的记载是《周礼·春官·小胥》:“王宫悬,诸侯轩悬,卿大夫判悬,士特悬,辨其声。凡悬钟磬,半为堵,全为肆。”对于其中堵与肆的含义,历代方家多有论述。
  《周礼·春官·小胥》郑玄注:“钟磬者,编悬之,二八十六枚而在一簴谓之堵。钟一堵,磬一堵,谓之肆。”郑氏认为16件编钟或者编磬悬挂于一虞为一堵,一虞编钟和一虞编磬合称一肆。唐孔颖达比较认同郑氏之说,不同之处在于他把郑玄的堵钟、堵磬合悬于一虡,这样的一虞即为一肆,单有编钟或者编磬均为半。《左传·襄公十一年》载:“郑人赂晋侯以师悝、师触、师蠲……歌钟二肆,及其镈磬,女乐二八。”杜预注:“肆,列也。悬钟十六为一肆,二肆三十二枚。”杜预认为,肆为列,每肆16件,不包括编磬,与郑玄所言之肆有别。孙诒让、陈旸、徐元诰、杨伯峻和陈双新诸君,均支持杜预的观点,认为编钟可以单独称肆,与磬无涉。那么,一肆如郑玄、孔颖达所言钟、磬俱全呢?还是如杜预等所谓的编钟可以单独称肆,与磬无涉呢?从出土实物来看,杜预等人之说不无道理。1996年至1997年,河南新郑市郑韩故城祭祀遗址清理出11座乐器坑,出土编钟206件,是目前中国音乐考古史上一地出土编钟数量最多的一例,但是却没有出土编磬。同出大牢九鼎共5套,合计45件,应为天子的规格。这么高的规格,这么多的编钟,如果说就因为没有编磬还不足一肆,恐怕令人难以信服。同时,一些礼乐器的铭文也可为证。如鄙钟铭文“大钟八肆,其窀四堵”:洹子孟姜壶“鼓钟一肆”等。因此笔者认为,编钟、编磬都可以单独称肆;一肆编钟或编磬,应该是指一组编钟或编磬。
  那么何谓“堵”呢?《周礼》所言“半为堵,全为肆”。唐兰怀疑《小胥》为误倒,其本文当为“全为堵,半为肆”。陈双新认为“‘堵’指古代用版筑法筑的土墙,有五版的高度,而编钟
  悬于钟架后正与此相似。”正如王国维所言:“案堵之名出于垣墙,墙制高广各一丈谓之堵,钟磬虞之高,以击者为度,高广亦不能逾丈。”其实,“堵”之此种含义原来就有学者明确指出过,但是不知为何从来没有被历代学者所注意,那就是《周礼·春官·小胥》贾公彦疏“云堵者,若墙之一堵”,简单明了。李纯一认为诸家观点均不可取,“其实先秦时期的堵肆并无严格区别,一套大小相次的编钟既可称之为堵,又可称之为肆”。到底哪种观点更为合理呢?
  笔者认为,所谓一“堵”,应指一虞编钟或者一虞编磬,一堵可悬钟、磬一或数层,每层可悬一或两肆,曾侯乙编钟、编磬就是典型例证。正如黄锡全所言:“所谓‘钟一肆’,可能是指大小相次的编钟一组,多少不等。……所谓‘堵’,可能就是一虞(一排,似一堵墙),由上下三层或两层,鄙钟‘大钟八肆,其窀四堵’,可能就是八组大钟,分四虞(排)悬挂,每虞二层。郑玄所谓‘二八在一虞为一堵’,可能是指一虞两层,一层8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