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谈(疒兴)钟的堵与肆


□ 王清雷

  一、堵与肆
  
  堵与肆,是周代乐悬制度中一个聚讼不已的论题。关于堵、肆,最早的记载是《周礼·春官·小胥》:“王宫悬,诸侯轩悬,卿大夫判悬,士特悬,辨其声。凡悬钟磬,半为堵,全为肆。”对于其中堵与肆的含义,历代方家多有论述。
  《周礼·春官·小胥》郑玄注:“钟磬者,编悬之,二八十六枚而在一簴谓之堵。钟一堵,磬一堵,谓之肆。”郑氏认为16件编钟或者编磬悬挂于一虞为一堵,一虞编钟和一虞编磬合称一肆。唐孔颖达比较认同郑氏之说,不同之处在于他把郑玄的堵钟、堵磬合悬于一虡,这样的一虞即为一肆,单有编钟或者编磬均为半。《左传·襄公十一年》载:“郑人赂晋侯以师悝、师触、师蠲……歌钟二肆,及其镈磬,女乐二八。”杜预注:“肆,列也。悬钟十六为一肆,二肆三十二枚。”杜预认为,肆为列,每肆16件,不包括编磬,与郑玄所言之肆有别。孙诒让、陈旸、徐元诰、杨伯峻和陈双新诸君,均支持杜预的观点,认为编钟可以单独称肆,与磬无涉。那么,一肆如郑玄、孔颖达所言钟、磬俱全呢?还是如杜预等所谓的编钟可以单独称肆,与磬无涉呢?从出土实物来看,杜预等人之说不无道理。1996年至1997年,河南新郑市郑韩故城祭祀遗址清理出11座乐器坑,出土编钟206件,是目前中国音乐考古史上一地出土编钟数量最多的一例,但是却没有出土编磬。同出大牢九鼎共5套,合计45件,应为天子的规格。这么高的规格,这么多的编钟,如果说就因为没有编磬还不足一肆,恐怕令人难以信服。同时,一些礼乐器的铭文也可为证。如鄙钟铭文“大钟八肆,其窀四堵”:洹子孟姜壶“鼓钟一肆”等。因此笔者认为,编钟、编磬都可以单独称肆;一肆编钟或编磬,应该是指一组编钟或编磬。
  那么何谓“堵”呢?《周礼》所言“半为堵,全为肆”。唐兰怀疑《小胥》为误倒,其本文当为“全为堵,半为肆”。陈双新认为“‘堵’指古代用版筑法筑的土墙,有五版的高度,而编钟
  悬于钟架后正与此相似。”正如王国维所言:“案堵之名出于垣墙,墙制高广各一丈谓之堵,钟磬虞之高,以击者为度,高广亦不能逾丈。”其实,“堵”之此种含义原来就有学者明确指出过,但是不知为何从来没有被历代学者所注意,那就是《周礼·春官·小胥》贾公彦疏“云堵者,若墙之一堵”,简单明了。李纯一认为诸家观点均不可取,“其实先秦时期的堵肆并无严格区别,一套大小相次的编钟既可称之为堵,又可称之为肆”。到底哪种观点更为合理呢?
  笔者认为,所谓一“堵”,应指一虞编钟或者一虞编磬,一堵可悬钟、磬一或数层,每层可悬一或两肆,曾侯乙编钟、编磬就是典型例证。正如黄锡全所言:“所谓‘钟一肆’,可能是指大小相次的编钟一组,多少不等。……所谓‘堵’,可能就是一虞(一排,似一堵墙),由上下三层或两层,鄙钟‘大钟八肆,其窀四堵’,可能就是八组大钟,分四虞(排)悬挂,每虞二层。郑玄所谓‘二八在一虞为一堵’,可能是指一虞两层,一层8件。”
  以上探讨了堵、肆的含义,下面再来看看堵、肆的分组标准。对于这一问题,考古界原来多以铭文作为分组的标准。容庚《彝器通考·乐器章》认为,克鼎、刑人钟、子璋钟皆合两钟而成全文,则两钟即为一肆;虢叔编钟合四钟而成全文,则四钟为一肆;尸编钟第一组合七钟而成全文,则七钟为一肆。对此。杨伯峻、陈双新有不同看法。杨伯峻指出:根据出土实物“似可论断音调音阶完备能演奏而成乐曲者始得为一肆”。陈双新从编钟铭文的角度出发,进一步指出容说的不实之处:“从出土实物看,堵、肆与编钟全铭的组合形式无多大关系,如子犯钟两组十六件,每组八件合为全铭;晋侯苏钟两组十六件,合为一篇全铭;新出楚公逆钟一组八件,每钟全铭。”笔者以为,杨伯峻尽管已经认识到单纯依靠编钟的铭文以及形制纹饰来作为编钟分组标准的不足,但是其“音调音阶完备能演奏而成乐曲者始得为一肆”的说法尚不够全面。从出土实物来看,西周早期的一些编甬钟均为3件一组,如(弓鱼)伯各墓编钟、(弓鱼)伯(矢旨)墓编钟、平顶山魏庄编甬钟等等,音律尚不完备,未必达到“音调音阶完备能演奏而成乐曲者”的标准,但似也应作为一肆看待。因此,对于编钟(明器除外)的分组标准,除了要考虑其器形特征和铭文之外,还应注意它们的音列特点,更要全面考察编钟音列在其发展过程中各个阶段的特征。
  
  二、(疒兴)钟的堵与肆
  
  1976年12月,痪钟出土于陕西扶风庄白1号西周青铜器窖藏。尽管痪钟不是出于墓葬,但是其时代清楚,器主身份、等级明确,是研究西周中期乐悬制度的珍贵资料。窖藏内器物放置有序,未经盗扰。出土青铜器共计103件,其中编甬钟21件。经考古专家鉴定,此为微氏家族铜器窖藏。通过对青铜器的铭文研究可知,微氏一族七代为史,从武王时开始,经历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共王、懿王,一直到夷王。编钟的器主为微伯痪,活动于孝、夷之时,痪所作器有盈2件、壶4件,簋8件、爵3件、盆2件、鬲5件、鼎1件等共计42件铜器。那么编钟的器主微伯痪在当时任何官职?等级如何呢?通过对青铜器铭文研究可知,“微氏这一族,从高祖起,到(疒兴),先后七代,都担任史官之职。……(疒兴)钟二载‘(疒兴)不敢弗帅且(祖)考,秉明德国夙夕,左尹氏。’值得重视的是,高祖、亚祖和文考的职司都是‘疋尹’的,(疒兴)继承祖考而担任的职司也是‘左尹氏’。‘疋尹’和‘左尹氏’的意义相同。‘尹氏’在西周就是史官之长‘太史’,他是太史寮的长官。和作为卿士寮长官的‘太师’,同为朝廷执政大臣,都是公爵。”也就是说,微伯痪曾担任西周太史寮的长官“太史”,为三公之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