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怎样使精短成为可能


□ 古 耜

散文:怎样使精短成为可能
古 耜

  在衡量散文作品整体质量的优劣高下时,其篇幅的大与小,文字的长与短,并不是关键性和决定性因素。这是被中外散文创作和接受实践证明了的事实,已经没有再做纠缠的必要。只是近些年来,国内的散文创作暴露出松弛拖沓、越写越长,且以此为美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强调一下散文作品的简约精粹,缩龙成寸,便平生出匡正时弊、反拨流俗的作用。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红豆》杂志举办全国精短散文大赛,力挺精短散文作品,也就成了一件值得瞩目和应当嘉许的事情。
  那么,散文作品怎样才能做到既精且短?而真正优秀的精短散文应当具备何种审美特征?窃以为,在这个问题的把握上,散文家除了要坚持通常所说的行文简捷,惜墨如金之外,更重要的是必须从精短散文空间狭小、容量有限的实际出发,在题材选择、艺术构思、思维方式等方面,下一番特殊工夫,突出和强化一些与一般散文写作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艺术元素,努力使笔下作品形成言与意、形与神之间的弹性和张力,最终收到以小见大,以少总多的审美效果。以下借《红豆》的征文作品,稍加论析。
  首先,就题材选择而言,散文家撰写精短散文应当坚持小处着眼,点上切片,注意采撷生活的微观场景和生命的细节体验,加以精致的生发与点染。毫无疑问,题材作为生活的艺术反照,它是有大小巨细之分的,一般来说,大小巨细不同的题材总是对应着篇幅规模相异的作品。精短散文是文学海洋里的轻舟,它自然更适合承载生活中那些小或细的东西。在这方面,郭开合的《泥趣》、吴克敬的《鲜花与麻辣烫》、孙蕙的《拥抱》、李蕾的《树高千尺》、文萍的《落叶之美》等等,或表达一片情趣,或感悟一种意象,或描绘一幅图景,或讲述一段经历,都紧扣着微观的生活现象与具体的生命心象,折射出精短散文特有的小处着眼的选材意识,堪称是用心而稳妥的量体裁衣。应当承认,如此这般的文体与题材的有机契合,为作品实现成功的艺术表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次,就艺术构思而言,散文家撰写精短散文应当善于提炼恰当的“文眼”,抓住富有包蕴的闪光之处或者充满内涵的特殊物件,实施以巧取胜的布局谋篇。应当承认,在优秀作家的笔下,散文创作的艺术构思常常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只是这种可能性一旦受到篇幅精短的限制,那么,它就不得不在寻找聚焦点和强化突破口上煞费苦心。因为这种努力足以给作品带来事半功倍的艺术效果。不妨一读韦佐的《手机里的砍柴声》。这篇作品旨在表现农民父亲的勤劳自足,以及儿子对父亲的牵念,但作家没有让这一切做平铺直叙的展示——那样须耗费大量笔墨,不符合精短散文的要求——而是通过“我”倾听父亲手机里传来的砍柴声,并加以合理想象和生动补叙来完成。这时,手机里的砍柴声,便巧妙的浓缩了父亲的生命形态。它作为审美聚焦点,不仅使父亲的形象更有质感,而且给通篇作品带来了文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徐永鹏的《空空的首饰盒》,将审美视线投向了打工一族的情感世界。只是对于其中的辛酸苦辣,作家并不做泛泛的书写,而是把一个空空的首饰盒当作“文眼”,讲述了一对劳动夫妻重感情而不重物质的动人故事。这篇文字由于构思灵巧,笔力集中,所以不仅篇幅精粹,“少”中有“多”,而且情绪跌宕,感人至深,同样颇见散文精短的优势。
  第三,就思维方式而言,散文家撰写精短散文应当善用逆向思维,讲究反弹琵琶,力求别开生面。在散文创作中,顺向思维固然十分重要,而逆向思维同样必不可少。尤其是营造精短散文,作家若选择逆向思维,不仅有利于形成波澜起伏,出奇制胜的阅读效果;而且可以凭借陡转的情势,省却若干铺垫和交待,由此实现叙述的言简意赅。请看肖潇的《母亲心中的城市》。这篇作品先经女儿之口来讲述母亲对城市的向往,但是却没有让这种向往一味做顺势延续,而是在一切之所以如此的简洁交代之中,渗入了女儿完全相反的情感走向:害怕城市的冷漠和肮脏,破坏母亲的向往,打碎母亲的梦。这一正一反的落差,便促成了有限空间的巨大张力和丰赡内涵,令人不禁做深入思考。黄佩玲的《渴望一片泪光》也是浸透了逆向思维的好作品。它写作家回到了久别的故乡,但接下来,却未按常态写出作家由此所产生的欣悦和感奋之情,因为现代生活早已使她的内心变成了波澜不惊的古井,以至失去了激动的可能。于是,她渴望一片泪光,渴望重塑生命。这种精神意脉的峰回路转,无疑有效地强化着作品的艺术辐射力,从而使精短散文呈现出博大境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