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满城皆是羊卷发


□ 赵明生

满城皆是羊卷发
赵明生

一不小心就开学了。过年的感觉好似昨天,四十多的人了,怎还像小孩一样爱玩、爱热闹。真的长不大了?
记得小时过年,那翘首期盼的心情呀,可真是屈指而数的。满满一个腊月,一天一天地熬着过。今天是十六了,明天肯定是十七,那么十八要干啥呢?打扫房子还是碾米推磨?二十呢?是倒垃圾还是洗衣服?进了二十四,就得去到这家亲戚借东西,向那个亲戚告话。劳动我不怕,力气不大但有吃苦的心劲。只是我天生愚木,不会说话,更不爱求人。所以遇到后者之类事,能躲就躲,能拖就拖。
其中最让人发愁的是理发,每次都不亚于上刑场。七八岁的小孩,面对那咯噔咯噔响着的手握推子,像要杀头般胆战心惊。原因之一是怕疼。一来推子不好使,动一下就夹一撮头发,生生地疼,一疼身子就由不得要缩要动,一缩动就夹得更疼。恶性一循环,就惹火了脾气暴躁又没有多大耐心的父亲,于是一个巴掌扇来,便只好由那疼疼的阴阳头来承受了。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则,没办法,再疼也得理发——已经由过去的剃变成了理,好受多了。
“忍着点,一会儿就完了。”善良的母亲在一旁常这样安慰道。
今年准备回老家过年,对小县城里的理发技术不那么相信的自己,二十五那天,一大早就来到了近处的一家叫“太太”的理发店。一般来讲,能服务女子的理发店,理个男人的头应该是小菜一碟的,虽说自己的这个头颅天生得就与众不同,长得很那么不方不圆的没有规矩。

果然,半个小时后,神清气爽地出来了。回家让妻一审查,不错,过关了,回到老家不会丢人了。于是就趁机向老妻推荐起那家理发店来。但四十多岁的女人心态最难捉摸,也可以说是世上最难伺候的人群了。人家还嫌档次不够,水平不高,不去。
“你看那次给姑娘剪得什么样?能行吗?到咱这年龄,不能含糊的。”
得,由她去吧。自己的事也正多。但是不行。妻在这省城里无友无朋,无姐无姝,好长时间了也拿不定主意,什么时髦的发型才适合自己。眼看年关越来越近了,那天下午正好没事,就陪老妻到街上买衣服。路过许多理发店,便一一进去咨询。发屋都殷勤有加,各种发式应有尽有,绝对可以随心而为。但殷殷的小姐说了:“细碎的大卷烫是最流行的,你看,人们都烫这样的。”果然,小姐说得不错,一大把蓬乱的细碎卷羊毛披挂在出去的各位女性头上。有的还变了颜色,葡萄、深棕、淡黄,异彩纷呈,争奇斗艳。
“难看死了,不行,我要烫上那头,不成了一个肥羊婆子了吗?”
是的,为了不成为肥羊婆子,老婆决定还是留着现存的那一把刷子。到了人挤车拥的柳巷。两人集中目光一看,满街上下穿行的全是羊毛细碎卷。哈,满城皆烫羊卷发。这世界怎的啦,全让一股筋给扭住了?不是流行前卫,张扬个性吗?不懂。
“想那时,一个小平头多省事。”
“我们更好办,什么也不做,洗一洗就可过年了。”
时代早是大不一样了,但这个金猪年,我还是顶着一个小分头过了,妻子也就那把马尾刷子给把这个年认认真真打发过去了。
然而,初二一过,妻子突然心血来潮要去做头发了。找了县城里一家最时髦的,花了六七个小时,二百多元大票,顶着一头大红的细碎羊毛卷回来了。
“妈妈像从疯人院出来的红毛羊。”六岁的小女儿一语便把她妈的自信与神采给击了个半碎。
“挺好看的,今年就流行这样的。”聪明的妯娌在一旁给了点安慰。
“人是很善于返祖的,把各种发式试过后,就开始向动物学习了。你看吧,到明年,每个人的额头上都要刻有一个‘王’字了。要么就都隆出一条长长的鼻子,似大象一般,都有四条粗壮的大腿,慢悠悠行走在繁华的街市,多得劲,多美观!”我无奈地戏谑了一句。
“只要人们都这样,就是最好看的,不信,到时你看着。”
在这一点,紧随时尚打扮了大半辈子的老婆很是自信,也很有经验的。也确实,这些年的好多事就表明这么一个理,只要全民参与,再难看、再出奇的东西也能流行。且一下子就可流遍城市乡村,大江南北。同时还非常的简单,只要有人在那里倡导,就会有无数先驱者不顾钱财与性命,前赴后继,赶不尽的时尚的。至于美不美,是否适合自己,或自己是否喜欢,那都无关紧要,也少人去思考。对这流传了几千年的铁一般的历史与现实,我怎敢不信?
看着妻子不无得意的神态,我对自己的落伍产生了深深的自责与无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