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者为什么敢公布问题奶粉“三鹿”的名称?


□ 王卫明

  他的一篇报道,揭开了“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重大安全事故”的黑幕,打破了奶粉行业的一个潜规则,引发了食品免检制度的作废及一批失职官员的下台,保护了奶制品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这个人,就是《东方早报》国内部记者简光洲;这篇报道,就是《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以下简称《简文》)。
  
  这名记者,这篇报道,创造了质疑性“揭丑”报道的光辉范例,无疑将载入中国新闻史。
  现在,让我们翻阅刊登此文的《东方早报》2008年9月11日A20版,全面剖析这篇报道的成功之道(采写技巧),总结其特殊的可贵之处和专业价值,思考其中暗藏的“未解课题”。
  
  一、勇气可嘉
  
  以往在批评性报道中,特别是涉及知名企业的负面报道中,常常以“某企业”之类的模糊说法代替直指其名,这样做,当然有利于避免“得罪”有关机构,避免新闻官司,但舆论监督的效果却会因此大打折扣,甚至完全无效。
  2008年8月28日,湖北的《长江商报》B12版刊登《3个婴儿同一种病婴儿奶粉是元凶?》一文,报道了3名婴儿可能因奶粉而患肾结石,但没有在报道中点出奶粉品牌的名称,只有这样的表述:“孩子们一直都喝着同一个品牌的奶粉,家长怀疑,导致自己孩子发病的原因很有可能是这种奶粉。”
  《简文》的可贵之处在于,率先在相关报道中点了“三鹿”这个奶粉品牌的名,该文的主标题便是《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此举抛弃了“某”式监督,突破了“批评性报道常常不点名”的魔咒,表现出难得的职业勇气——不仅是记者有勇气,参与编发《简文》的编辑和报社领导也表现出这种勇气。
  “目前新闻环境下,记者在工作中很矛盾的”,简光洲表示,“通过这次事件,也觉得媒体还是有力量的。”《简文》的成功,有力地证明了如下观点:对社会不正常现象,新闻记者及其报道并非无能为力;新闻记者及其报道可以促成社会问题的尽快解决,维护人民利益,推动社会的不断进步。
  
  二、勇气之源
  
  在证据尚不确凿、信息没有被确认之前,媒体点名批评企业,很可能被企业告上法庭,导致败诉和巨额赔偿。但如果媒体的报道手法得当,则不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简文》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该文见报后,三鹿集团只是要求记者从网站上撤稿,并未提起诉讼,最后甚至低头认错,承认产品有问题。
  《简文》之所以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就在于采取了以下几种可靠的报道手法:
  一是只报道质疑,但不下结论。
  通观全文,《简文》只是提出质疑(“疑因”),用事实说话,自始至终都没有一口咬定“肾结石的病因是三鹿奶粉有问题”,文中有“目前尚不知患儿所使用的奶粉是否为假冒伪劣产品”的表述,同时,使用了“或许”、“可能是”、“不排除”等推断性词语对有关质疑进行限定。
  二是做平衡报道,向各方求证。
  
  对争议性事实的报道,对争议双方的说法予以“平衡报道”是最保险的手法。
  一方面,《简文》报道了患儿家长和医生的怀疑。
  另一方面,报道了三鹿集团对有关质疑的回应。对于三鹿强调“产品质量没有问题”的回应,几乎一字不落地照登,并在副标题中加上“三鹿集团称产品‘没质量问题’”等字句。
  此外,该文“厂方回应”小栏目的新闻标题《无证据证明婴儿因吃三鹿奶粉致病》,强调了三鹿集团的结论——“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患病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
  三是注意保存证据,及时追问可疑之处。
  在民事及刑事诉讼中,掌握了对己有利的证据,才能胜诉。据记者简光洲介绍,他在采访“三鹿奶粉事件”过程中全程录音。这样,就保存了可能的诉讼中会用到的证据。
  《简文》见报前一天,简光洲打电话到三鹿集团传媒部,确认“三鹿”奶粉是否真的存在质量问题和对婴儿可能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患肾病的情况是否知情。
  当三鹿集团传媒部的杨小姐回答说“三鹿公司已经委托了甘肃权威质检部门进行了质量检测,结果证明奶粉质量是完全合格的。”记者没有因此信以为真,就此打住,而是继续追问“甘肃的什么权威质检部门?是在何时做的检测?”
  有以上三个采写措施的“保驾护航”,记者就有底气直面被批评对象挑起的新闻官司,至少无须担心败诉,故而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新闻媒体发表相关报道。
  当然,还有第四个“勇气之源”——“异地舆论监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