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


□ 李 怡

  1980年代,到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在“拨乱反正”中起步的时候,就开启了一项重大工程,这就是被列入国家“六五”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点项目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这一工程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发起并主持,规模宏大,计划分甲、乙、丙三大系列总计200余种著作,(甲种为“中国现代文学运动、论争,社团资料丛书”,乙种为“中国现代作家作品研究资料丛书”,丙种为“中国现代文学书刊资料丛书”)。自1982年起陆续出版,进入1990年代以后由于种种原因,工作逐渐停止,到新世纪为止完成了其中60种的编撰。因为大多数著作都出版于20来年前的1980年代,又是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戏剧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福建人民出版社等十数家分散推出,到今天实在已零落散乱,收藏不易。2010年伊始,知识产权出版社将已经面世的各种著作尽数搜集,在《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之名下再次隆重推出,全套凡60种81册逾3000万字,蔚为大观,令人为之侧目。
  1990年代以降,学界有“反思80年代”的思潮,至近年则有“重返80年代”之说,其“思”其“说”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但其中的一种判断却似乎颇具影响,这就是说1980年代的中国是“思想传播”的时代,不是“学术建设”的时代,大多数的知识分广更重视新思想的倡导,在很大的程度上忽略了作为“学术”的一系列要求,诸如文献史料、学术规范等等,只有进入1990年代,我们才真正进入了“学术”的自觉,到今天也才有了自傲于“学术峰巅”奚落80年代“残缺”的充足的理由。其实,这样的历史描述本身就属于某种“想象”,包括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在内的新时期学术研究在一开始就确立了自己的“学术”目标和学术理想,诸如“还历史以本来面目”、“回到文学本身”、“拨乱反正”之类的表述就是知识分子挣脱政治意识形态束缚,探索文学自身面貌和规律的真切体现,中国现代文学学科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史料建设就是在这个时候揭开序幕的,只要我们看一看“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这一工程的参与人员就不难知道当时的巨大的学术动员效果,“编委会”主编由文化部副部长陈荒煤担任,副主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许觉民与副所长马良春,编委中包括了丁景唐、贾植芳、王瑶、唐瞍、王景山等知名的学科带头人,参与具体编辑的人员更是覆盖了国内主要的学术单位,汇集了全国60余所高等院校及社会科学研究机构的近400名专业人员,参加者几乎囊括了国内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的重要学人。可以说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学科主力尽出,全力投入这样的文献史料的工作,而这一切的努力不就是学科学术的最扎实的基础么?相反,恰恰是在“学术”之声高涨的1990年代,虽然个人的文献整理研究依然卓有成就,但从总体上看,大规模的新的文献史料的计划却未见开展,而曾经有过的大规模史料编撰出版工作却逐渐停止了。
  《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的出版给了我们一个重审历史的机会,我们感叹如此篇幅浩繁的文献工作,其实也就是另一重意义的“重返80年代”,重返,方可枪阅我们学科曾经的努力和扎实的基础,同时,也提醒我们注意当今“学术”热潮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在我看来,关键在于不必赋予“学术”某种作茧自缚般的含义,比如刻意强调其中的所谓知识分子的“专业态度”,或者将原木属于约定俗成性质的写作‘规范”过分夸大;其实,“学术”本身也是“思想”自我表达的有机组成,是“思想”发展的一种表现。极“左”年代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之所以基本丧失了“学术价值”,根本上就在于关于文学的讨论根本与个人的思想感受无关,不过就是国家意识形态的说明而已,新时期的中国现代文学学科能够重建和再生,归根到底是因为研究者有了自我思想的生成,所谓“拨乱反正”,虽然具有特定的政治内涵,但不容忽视的是个人的感受和思想也由此得以前所未有的成长壮大,而“思想”的发展自然需要更清晰更具有说服力量的表达,这样的表达不再一味依赖国家意识形态的支撑之后,就只能是“回到历史本身”,也就是说在更符合公共的对话交流规则的平台上理性地展开。“学术的态度”是什么呢?其实就是这种最真切的寻求理性对话的方式。这样的方式不仅不与“思想”相矛盾,相反,可以说恰恰是自我“思想”发展的结果,回首“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的选目与出版过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条线索,那就是具体书目的选定与课题的开展伴随着中国现代文学史“再认识”的曲折过程,现代文学作家的“平反昭雪”、现代文学现象的崭新评价同时意味着新的文学文献工作的深入展开,新的书目被选定,新一轮的史料搜集工作再次启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学术”事业绝对不是1990年代以后的“觉悟”,早在1980年代,它就与中国的思想新启蒙相伴而生,并且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到后来,之所以出现了“学术”与“思想”二元对立,甚至有“思想”让位于“学术”之论,乃是因为我们开始赋予“学术”新的含义:一种主动撤离思想战场、退居安全地带的选择,学术被解释为“规范”,在看似理所当然的“规范”秩序中,其实包含了我们暧昧的自我约束、自我规范的现实策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评《中国文学史资料全编.现代卷》”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