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午饭的时候,刚坐上桌,抬头忽见天边一条彩虹展现。呈大弯形,衬得沿篱的一排红豆十分耀眼。我怔怔望着,竟未举箸,不期想望起少时的情景来了。
  少时,身置对日抗战,住在贵州安顺。贵州是地理上所谓“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两银”的穷省。地处西南高原之上,以苗族居首的少数民族与汉人同处。苗族中的花苗一族,女生衣饰华丽,故而得名。在高原上,远隔炮火,天都显得特别湛蓝,“晴空如洗”这句成语,对贵州该时(约七十余年前)的天而言,确系精当。既是“天无三日晴”的地方,虹的闪现特多,一望见了,就会与别的孩子一起呼唤:“龙又来吃水了!”“虹”这个词,当时并不知晓,课本上也未出现。但是,大家都呼之为“龙”,而龙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在成人的感觉中,龙总是一种祥瑞的象征吧。凡是天上出现的景观,似乎无不吉利可喜。“龙吃水”这样的遐想,美好之极。虽然人在战乱中,却真的有苏东坡学士那“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逍遥潇洒。战乱中的人贵有真在世外桃源生活的情怀,不像我们今日的知识分子仅赖文字去设想。
  当年在台湾,住在乡下的时节,还常看见龙吃水的。后来去台北上大学,记忆中,竟从未有“龙吃水”的景观出现在记忆中了。真有龙的话,怕那神灵也是不喜都市中心狡险虚伪的人吧。即使是吃水,都市中大约也寻不到清泉的。饮食起居,不管怎么说,总该有其一定的让人感到惬适的地方才是。
  今天看见的虹,不知是否幼少时所见现身天际的龙。即使不是我当中熟稔的旧识(按照科学的分析,称其为“龙”的虹,仅是一种虚无的现象罢了),但也可能是死去了又复活了,探身昂首,跨天际,跃大海,寻访栖迟天涯的我来了。这条龙的出现,果真令我惊喜,有如见故人的颤动的真实。这条龙的尾部,色彩艳丽,真有花苗少女身着缤纷衣饰随乐起舞的曼妙,我也似乎看到了幼少时的我。但是,龙身一弯的另一端,却色彩散淡,迤逦到篱外大丛不知名的树木后面去了。那大丛不知名树木的后面,大约也就是人已古稀仍栖迟不时回首巴望的我吧。
  能够把白首人在天涯的我,与高原之巅的幼少的我串连起来,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而跨过龙脊,我又可缓缓步回灿烂的童少了,多可喜可赞啊!这样想着,此乡的游子何其多,如果有千百万条龙出现在天上,每一位游子都奉上清茶一盏似我,供龙解饮,那定是绚灿的景观呀!
  
  庄因
  1933年生。台湾大学中文系硕士。曾任教于澳洲墨尔本大学、美国史丹福大学亚洲语文系。创作包括论述、诗、散文。著有论述《话本楔子汇说》;诗集《庄因诗画》、《过客》;散文《杏庄小品》、《海天漫笔》;传记《漂流的岁月──故宫国宝南迁与我的成长》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