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九八二年的时尚(外一篇)


□ 丁宗皓

一九八二年的时尚(外一篇)
丁宗皓

在很多家里,约略都有一个镶着全家人照片的镜框,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照片的最上面,大多是祖父,毡帽头,对襟纽襻上身。祖母则大襟衣服,挽疙瘩鬏儿,有的装备一枝长杆烟袋。父亲的形象一般说来是这样的,白衬衣,掖在裤腰里,衬衣兜里,别一支老式的抽水钢笔。如果穿了外套的话,应该是中山装,领子规整地绕脖一周,白衬衣在领子四周很是小资地露出浅浅的白边。钢笔别在上衣口袋里。那时的父亲们有一个奇怪的发式,从脖颈子四周向上贴皮削出圆形平面,而头顶却留有灌木丛一样的浓发,有这样的发式,父亲们一般都十分挺拔。母亲的情况比较简单,五号头。什么叫五号头?有没有六号?——现已无处考证。
叙述这些时,我身处的情境,是在一九八二。
在时间的河流上,生活表面上的连续性是靠着时尚的连缀完成的。比如祖父的毡帽头,民国剪了辫子后,就有了。而解释父亲们的发式很费周折,这城乡之间普遍流行的发式,后来我意想不到地在很多本书上看到了,不光是在国家领导人的脑袋上,还从胡适先生的脑袋上。这让我十分狐疑,看来政治只关乎脑袋,而与头发无关。——显然,这些时尚经受了时间的过滤。
没有在时间中沉淀的时尚,不像看一张照片那么清晰,当我们身在其中,就会发现正在身边涌动的一切过于纷杂。如果我们从身边事开始陈述的话,那么一九八二年,帽子是时尚之一。那时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我们为什么要戴帽子,今天想想,更让人匪夷所思。在我的印象里,只有日本的中学生才无论大小都戴帽子,难道是伪满洲国风尚的遗存?说不清楚。但是文革以后,戴军帽一直是风行全国的时尚,这个时尚同时带动了另外一个充斥着暴力的时尚——抢军帽。
不管钟爱军帽的风尚源于文革还是发自军人情结,无非是帽子而已,并且是帽子的一种变异。因为一九八二年,我们遇上的是蓝帽子的潮流。
在帽檐里侧衬上纸板,使帽子坚挺,而不是趴在脑袋上,是这个时尚下的一个支流,算是一种求新动机下的一种修补。真正的变化则在于,有的人从下身开始革命。让裤子在胯部紧绷,裤腿从膝盖向下豁然张开——喇叭裤在县城出现时,被视为异端——先驱者的命运古来如此。在校园以及校园的边际上,这样的青年傲然横过街市,周遭皆是敌视的目光。就我而言,除了惊诧,似乎有些许的崇敬。但喇叭裤由此滥觞的结果并没有使其保持住险绝的意义。喇叭裤因为最先普及到了貌似小流氓实则淘气包子身上。他们往往站在街口,斜着身子靠在墙上,叼着烟,把帽遮压在眉毛上,一条腿虚在那里,让喇叭状裤腿昭然。他们喜欢干的事情是,等到一个女孩子走过来,他们就集体死塌塌地看,直到她走过去,他们起哄,同时夹杂口哨。最坏的是,他们一起和着女孩子的步伐,大声喊着一二一,直到把女孩子的步伐搞乱——他们的行为和裤子一起遭到了敌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