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法律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保姆与雇主大换位以后


□ 阿 松

  发现隐私
  
  今年21岁的王娟是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段村乡农民。她初中毕业后就到三门峡市打工,2006年3月到郑州市一个局的副处长刘晓影家当保姆。刘晓影有过短暂的婚史,此时过着独居生活,其父去世后,他就把母亲从老家接到了身边,并为母亲请了保姆。
  王娟到位于郑州市豫园小区的刘晓影家当保姆后,同年8月认识了同为渑池人、在一个小区当保安的吴晓军。不久。两个异地相逢的老乡就相恋了。随着感情的升温,他们很想能够有一个地方亲热,可吴晓军住的是集体宿舍,很难有机会待在一起。得知王娟在刘家单独住一问6平方米的保姆房,他便问她:“我到你那儿去。好不好?”王娟为难地说:“他妈在家里,发现了怎么办?”吴晓军说:“趁她出去的时候,你通知我呀!”
  从此,王娟一看见刘母外出串门,就给吴晓军打手机,吴晓军就赶紧跑到刘家。这样,他们在王娟的保姆房里断断续续偷欢了一个月。
  有一天,当吴晓军和王娟正在亲热时,刘母突然回来了。把保姆房的门敲得咚咚响。原来。邻居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刘母。刘母很生气地问罪道:“你们真是太不像话了,你们要鬼混。就出去鬼混,不要到我的家里来,脏了我的屋!”吴晓军赶紧求情说:“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从此,吴晓军再也不来刘家了,这让王娟很郁闷。
  2006年10月的一天,刘母回了老家。刘晓影也上班去了。王娟百无聊赖,想开刘晓影的电脑玩游戏。她开机时却发现有密码保护,不禁很好奇地反复试密码,竟然把电脑打开了。她逐一查看里面的文件,在E盘点开一组照片后,她不禁羞得面红耳赤:这竟然是刘晓影与一个年轻女人做爱的照片!王娟认识这个女人,知道她是刘晓影的下属,是一个已婚有孩子的少妇。
  见到平日一本正经的刘晓影竟干这种下流事,王娟心里极不平衡,她愤愤地想:“他妈妈对正经谈恋爱的我们在一起都不许,她儿子干这样下流的事情却可以。老天有眼。让我抓住了把柄,这下我不怕那个老家伙说三道四了。说我脏,那她儿子不更脏!她要是再说我,我就把这个丑事抖出来,看她还敢不敢拦我!”于是王娟把刘晓影电脑里的艳照通通拷贝下来。又挑了几张特别火的照片打印出来,并把这事告诉了吴晓军。
  次日。王娟就把吴晓军喊到了刘家。他俩正在房里亲热时,刘母突然回家了,气恼地用脚踢着王娟的房门。叫道:“开门!给我开门!”吴晓军惊慌失措地开了门,低头不语。刘母指着的他的鼻子说:“你当这里是发廊啊?你说她是来当保姆的还是来做小姐的?”刘母接着呵斥王娟,“你当这是你的屋啊?你赶紧收拾东西,马上滚蛋。我们刘家不要你这样的骚保姆!”王娟却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年轻人正在谈恋爱。在一起聚聚,也没什么的呀。”刘母气愤地说:“你们也太下流了,我们刘家是要名声的!”王娟突然提高声音说:“你们刘家还敢说别人下流,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儿子干的又是什么下流事情?”刘母气得几乎要晕过去,说:“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我儿子是国家干部。正派作人,哪个不晓得?”王娟冷笑道!“我说不出口。你自己到你儿子的电脑里看吧。你一看就明白了。”接着她指着刘母的鼻子说:“你要敢撵我,小心全郑州的人都知道你儿子的事情,我说到做到!”说罢,她竟然一摔房门,关在里面不答理刘母了。
  刘母悻悻地说:“笑话。我儿子能有什么事情?”但她心里发虚,便来到儿子的房间,想看电脑里有什么把柄被小保姆抓住了,却又不知怎么打开。于是她出来问吴晓军:“你晓得她说的是什么事情?”在刘母再三追问下,吴晓军说了艳照的事情。刘母说什么也不相信,连声说:“不可能!不可能!”吴晓军只得敲开王娟的保姆房。王娟取出那几张艳照,说:“你看这是不是刘叔?这个阿姨我还认识,她是刘叔一个单位的,以前还来过呢……”不等王娟把话说完。刘母的脸色已变得惨白,跌坐在地上。
  吴晓军上前扶她起来,刘母却一把抱住他的腿,语无伦次地哀求道,“你们千万不要……千万不要说出去啊。我求求你们了。”
  
  反仆为主
  
  儿子的艳照对刘母的打击非同小可。她住在郑州的这几年里,家乡有不少人提着礼物来看他们,连县里的一些大领导在儿子面前都客客气气。而从村里来的那些乡亲,更是口口声声称赞她的儿子是村里“几百年都没有出过的人才”,这让老太婆一直很骄傲。她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这样下流,还拍了这样的艳照,要是他的单位知道了,他岂不是身败名裂,前程尽毁?她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件事张扬出去。于是,她苦苦地哀求王娟和吴晓军,把艳照交出来,但他俩不答应。
  从此以后,王娟反仆为主,吴晓军也成了刘家的常客,差不多隔天就要来一次,来了就像回家一样,直奔王娟的保姆房。而王娟也再不干活了。午饭没有人做了,可怜的刘母不敢得罪他俩,她只好自己动手做。到了吃饭时间。吴晓军和王娟才从屋里出来,仿佛是刘家的主人,而刘母则是他们的保姆。王娟还对刘母的厨艺品头论足。吃得高兴会赞美几句,吃得不高兴,还会说:“你也是做了几十年饭的人了,怎么这么没有谱呢?”吴晓军更是学电视里的京腔。干脆一口一声地叫刘母为“刘妈”。刘母不敢吱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蓝盾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