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些人,一些事


□ 黄 海

水姑

在鄂南,阳新县城,住着我姑妈。
我读高中之前,她还在乡下,住在那片水草肥美的沙湖边上,村庄的名字很好听,叫沙湖墩。那里我可以坐船,可以游水、抓鱼和吃莲子,我不喜欢上学,就不断地逃课去她家,我爸不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没过几天,她就把我送回家。后来我认识了姑妈村子的另一个小朋友,我就逃学去他家,晚上住在他家的船上,记忆深刻。夜晚有很多盏灯,游弋在沙湖上,很好看。
我姑妈家没有船,姑父是个古板的人,乡村知识分子,在镇政府当差,看起来他是个很体面的人,在1980年,我觉得他确实了不起,至少要比我爸了不起,因为他每天夹着黑色的公文包上班去了,我爸总是没事可做——他连烟也不抽,没事就睡觉。姑妈也没事,她种了很少的庄稼地,种点芝麻或黄豆,有时只种些玉米。大水来时把它淹没,她更是没事做了,就呆在家里纳鞋底。她的孩子放学了,她做好饭。基本是做这些事。她水性不好,下不了水,不懂养殖,她只学会了缝补鱼网。
那儿没什么手工业,有人闲得发慌时就去偷鱼,实在没事了,做个二道贩子。没有生意做了,围在祠堂的里面一起玩牌赌博,没钱的也围上去看。我姑妈不识字,也不爱好这些,但会背诵毛主席语录。我记得她家那时有好几本毛主席语录的红皮小册子。
在沙湖墩,我认为这一村的人都没事可做,一年放网打鱼的时间就那么几天,其他的时间不知道要用在哪里。我姑妈住在那里十几年,她不会划船,不会捕鱼,不会拉网,她就连那儿的方言都没学会,她只能呆在那里一天天地变老。
那是十多年前的记忆,现在她换了个地方住下来。我姑父调到县城做科长的时候,他们一同搬走了。开始她住在政府招待所院里一座低矮的平房里,她还是没事可做,每天做好三顿饭,剩下的时间去逛菜市,熟悉价格,熟悉每条街,她要像以前那样,没事找事。她在那个院子断断续续地住了几年,换来换去,房子还是不大。那时,邻居都有事做,她没机会认识他们,她也不喜欢拉家常,她经常在冬天里晒着太阳,身体开始发胖……那时她三十多岁。
现在,我姑妈快五十了吧。她不可能再找工作,我姑父也提前退休了,之前是县公路局局长,工资够一家人生活。退休后每月领工资800元,两个人生活有些吃紧。她年轻时曾经想找点事情做,可一辈子没找到事,不过也没关系,她儿子最近生了小孩,她没事可以带孩子。她儿子也买了个大房子,她没事可以把地板每天多拖几次。
我想去沙湖墩看看,她乡下的房子卖了,很多人家在几年前那场大水后搬家了。
时间过得真快,我有时想想在鄂南,阳新县城,住着我姑妈;在鄂南,沙湖墩,住着我姑妈。她的名字和那里的地名一样很好听,叫水姑。



我小的时候生病,我妈带我去医院,看病,排队。我看见医院雪白的墙上写着,为人民服务,毛泽东。我看见打针的护士穿着白大褂,走来走去。大夫穿着白大褂,戴着老花镜,盯着漂亮的阿姨看,他仔细地询问了很多的话。下一个,他喊着,排队。下一个,下一个!他又喊着。我站在走廊看一本叫《鸡毛信》的小人书,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书边都被翻卷起来,脑子里全是海娃的故事。我妈喊我:病历呢?病历呢?她催我快过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