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月无边


□ 计文君
风月无边
计文君


  1
  
  6月21日那天,和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样,夜过到头,白天就来了,武强还以为对于他,今天也和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样,是个平常的日子呢。
  时间还是清晨5点,武强关掉了出租车的大灯。因为天朦胧有了亮色,太阳还没出来,可略一愣神的工夫,天就亮了。也许是有云的缘故吧,天色依旧苍白,有一片淡淡的半圆的月亮,淡得几乎辨认不出,那是半轮残月还是被风吹散的一小片云。
  跑了一夜,他有点儿乏。街灯也亮了一夜,此刻那灯光和他的眼一样涩。从车窗里透进来湿寒的空气,带着尘土的味道。武强把车停在假日酒店的外面,趴在方向盘上,他不是睡,只是闭上眼睛,趴在那儿听哗啦哗啦扫帚扫街的声音。
  武强趴在方向盘上盹了一会儿,虽然他一直能听到那哗啦哗啦扫帚扫街的声音,可他还是曚昽地睡了过去。这一会儿不知道有多长,武强突然激灵一下醒了,他抬起头,天大亮了,夏天亮白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浪费了时间,等于浪费了钱,武强有点儿懊悔。
  懊悔有什么用呢?武强发动了车,去加油站,给油箱加满油,然后把车开到大舅子家楼下。车是大舅子的,他白天开,夜里包给武强开。保险保养公司费用都是大舅子的,事故罚款各算各的,武强自己跑自己的油,一个晚上给大舅子交二十五块钱。冬天生意好些,一个月挣好了能净落一千四五。可这个夏天,油价一蹿再蹿,生意也不好,屁大点儿城市满街都是打着空车灯转悠的出租车,加上要开空调,连着两个月武强也就落了千把块钱。
  武强倒还知足,可老婆刑丽的脸却是越耷拉越长了。人家下岗吃低保的,一家三口三百块钱一个月也过了,他们两口子搁一块儿少了两千出头多了三千还开外,怎么就不能过呢?
  武强虽然这么想,可晚上跑车更上心了。平常凌晨两三点的时候会在火车站或哪个宾馆门口眯一会儿,现在他连这都省了,趁别的司机眯的时候加个队,或者看见出站的客人迎着提一下车,也就截着生意了,谁知今天天亮时倒犯了困。
  交了车困劲儿倒过去了,武强沿着护城河走回家。桥头卖早点的摊子生意兴隆,城管上班之前他们可以放肆一阵子。今天有些晚了,摊主已经把板凳摞上了三轮车,有客人站着把最后两口胡辣汤扒进嘴里。对面商场前的空地上,城管的灰蓝色制服在晨光里排成方阵,路边齐刷刷列着一排电动自行车,那片整齐的灰蓝一解散,这些小摊贩就要四散奔逃了。武强匆忙买了两块钱香味诱人的油饼,拎在手里继续朝家走。
  护城河里绵延着荷叶,开着荷花。武强的手隔着塑料袋还能感到油饼的热和腻,晨风吹得沾了油的手指关节一阵阵凉,油饼的葱香,即将到来的美味的早餐和安稳的睡眠……绿荷叶里一朵粉色荷花开得齐齐整整,太阳升起来了。夜过去了,都会过去的……武强忽然感觉到一丝美好。
  武强的好心绪维持到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用钥匙扭动门锁的时候发现门没有上保险,说明老婆在家。
  刑丽的单位原来叫地区印刷厂、现在叫亨丰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刑丽参加工作时是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职工,现在是股份公司合同制工人,身份变了干的活儿没变,刑丽说,她干在那车间里成了僵尸都不会有人知道,她得烂在那儿,臭了才有人知道。
  厂子效益还可以,只要有订单机器就成天转,货要得紧就得没日没夜地加班,工人是轮休,每周一天,不过大多人都是把自己的休假攒起来应付家里有个意外或者自己有个头疼脑热的,半天病假事假全勤奖就没了,这半天值二三百,太贵了。刑丽原本也是不休息的,可她已经有两天没上班了,怎么今天又没去呀?
  防盗门沉得几乎推不动了,武强沮丧地看了看手里油饼,安然享受早餐的小小的梦想破灭了。武强没有立刻推开门,武强不知道,推开门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他想不出,因为想不出,就更紧张。
  前天的教训武强还没忘。
  前天武强回家的时候看见老婆蒙着毛巾被在床上躺着。武强应该多想一下,老婆这个钟点在家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可武强不是那种能多想一下的人,他对所有事情的反应都是第一反应。不过就算强迫他想上半个小时,在他空荡荡的脑子里咣啷咣啷旋转着的还是那个本能的第一反应。
  武强的母亲有时候也会忧伤地叹口气说,你呀,空长了一幅好皮囊!丈母娘的话就难听多了,“没脑子”算是其中最雅致的评价。
  没脑子的武强那天看到老婆躺在床上,他只想到一件事。
  武强开了五年的出租,也过了五年昼夜颠倒的日子,他都忘了搂着老婆躺在床上是什么滋味了。武强毕竟年轻,累归累,过几天总会想着那事。可老婆不想,武强碰一鼻子灰的时候居多,不过他从不受打击,依然恬着脸央求。一个月里能有一次两次,老婆六点半以前进门,情绪还不算太坏,武强磨唧央求时没有顺手拿起东西兜头砸过来,武强就拉着老婆进卧室,关上门,老婆内裤都懒得全脱,更别说温存了,敷衍地站在床边撅着个屁股给他。能让他弄几下出出火已经算恩典了,武强自然不敢挑剔,弄完了匆匆忙忙去接车。所以武强看到毛巾被勾勒出的老婆从腰到臀的线条,他虽然不敢造次,可还是舔着嘴唇,小心翼翼地贴着老婆在床沿上欠身躺下,隔着毛巾被轻摸老婆的屁股。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