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野静悄悄



  田啸月十四岁,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大眼睛毛茸茸的,透着少女的美丽。她的弟弟八岁刚上小学一年级,她就要上初中了,镇里的初中离她家有十五里路,她还没有自行车呢。自行车,是她不敢奢望的,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奶奶都老了,种地产量也不高,哪有钱给她买自行车啊,她只有自己奋斗了。
  这个暑假,她到了县城里的姑奶家,她想在小城里找个工作,挣点钱,开学时,好买一辆自行车。
  田啸月在大街上找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找到一家酒店,经理看了看她,说:“留下吧,谁要是问,你就说十八了,说实在的,我是可怜你,要不然童工我们是不收的。”
  经理是个大肚子,小个子,足足有三百多斤,他经常不管屋内有没有人,就往上提裤子,因为他的裤子经常往下滑,他的腰比他的胯骨要粗得多。因此,无法系住裤子。田啸月的体型正好和他相反,田啸月的腰围只有一尺九,苗条得很,经理看她体型好,人又机敏,就叫她管理一个房间,招待客人。
  田啸月接待的第一桌客人是镇里的教育助理,民政助理,派出所所长和司法助理。教育助理还算文明,只是拉了拉田啸月的手,就放下了,说,一个姑娘家手怎么这么粗糙?啸月就低下了头,她说是干活儿干的。民政助理也拉过啸月的手瞧,说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命不好啊。派出所的所长拉过啸月,让啸月坐到他到大腿上,拿着酒杯让啸月喝酒。啸月从来没有喝过酒,说不喝。所长说,哪有服务员不会喝酒的,得让赵哥好好调教调教。啸月知道,赵哥就是经理。啸月坐在所长的大腿上,所长的手也不闲着,他左手端着酒杯,右手就开始在啸月的身上抚摸,弄得啸月身体痒痒的,极不自在。最后,还是司法助理说了话,啸月才得救了。司法助理说,你们啊,你们,四十岁的人了,还玩人家小姑娘啊,也不害臊,来,到叔叔这儿来,叔叔头发都白了,不会欺负你。啸月立刻规规矩矩地站到了司法助理的身边,她觉得这个白头发的老头似乎比其他的三个人可靠。
  这四个人一顿饭吃了有三四个钟头,最后,才醉醺醺地走出了酒店。赵哥陪着笑,送四个人走,田啸月怯怯地跟在后面。赵哥见四个人走后,悄悄地在田啸月的耳朵根子边说,这些人得罪不得,特别是所长,得罪了,咱就开不了门了。啸月知道这些人不好惹,要不然,刚才她能让他们那样摆布吗。为了那台自行车,早点儿挣到手,忍气吞声吧。
  好在一切安好,田啸月轻而易举地挣到了300多元钱,她到五金商店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骑着回家了。
  一路上田啸月看着碧绿的田野,心旷神怡,她穿着酒店那套粉红色的套裙,行驶在田间沙石路上,微风吹来,吹着田啸月美丽的向往,她笑了,她感到幸福就在她前面不远处等着她呢。
  这时,她听见汽车喇叭声,回头一看是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的身后呢,她赶紧停下来,靠边,想让轿车过去。可是,轿车开得很慢,没有过去的意思。田啸月这才注意到车里的人原来是经理。赵哥,田啸月喊,你去哪儿?赵哥把车停下来,把车门子打开,走出了轿车,叉着腰站在路上,意味深长地说,乡村空气就是好啊,我想到你家看看,我给你爷爷和奶奶买了一袋大米和一袋白面,准备送到你们家去。田啸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这……这可怎么办,我怎么报答你的恩情啊。用什么报答,不是见外了,我是看你生活艰难主动帮助你的,以后,有什么事儿,你就说,我就是你的朋友。赵哥说,把自行车放到后备箱里吧,你坐我的车走。田啸月点头,两个人把自行车顺进了后备箱。赵哥让田啸月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然后,慢慢地往前开,边开边欣赏风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