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包村纪事


□ 高定存

  1

  山西开展声势浩大的干部驻村活动,我们县政协包扶腰庄乡后芦子沟村,一包三年。

  后芦子沟村离县城十公里左右,20世纪70年代是学大寨红旗村,相当于保德县的“大寨”。1976年,我担任村干部时,曾经参观过村里的梯田和淤地坝。1983年12月,我在团县委时,还跟随县委书记到后芦子沟村看过小流域治理。

  2011年9月13日,我再到后芦子沟村。同行的有乡长、包村乡干部和大学生村官。在街上迎接我们的是张玉成,老早就认识。老张今年61岁,一肩挑着支部书记、村委主任两个职务。他身材不高,看上去很和善,最特别的是,他有一部长长的大胡子,虽不能与恩格斯的胡子相媲美,但估计也培养有十多年了。这一部黑蓬蓬的大胡子,使老张有点仙风道骨模样。

  老张把我们带到学校,上下院三排房子,只有村委会占着两间,其余全都空着,显得破败冷清。

  坐定以后,我说这次来三件事,一是了解村上的基本情况;二是听听村上的三年发展规划;三是看看当前我们能为村里做一点什么具体事情。

  老张介绍说,全村368户,1380口人,现在常住的大约有300人左右,能走的大都进了县城,有的养大车,有的打工。上世纪70年代,村上住着800来人,远比现在热闹。全村1600亩耕地,分布在16道圪梁15条沟中,有一些平地和沟坝地,都是“学大寨”时修下的,今年旱得厉害,沟坝地的玉米也长得不好。

  村上曾有一座煤窑,2004年关井压产吊销了证件。村民们说煤窑是土地改革时分来的,当时抵顶了87口人的地,现在煤窑关了,就该补回那87口人的地,要求县里解决。我笑着说,这都是哪朝哪代的事了,提也不要提了。

  我问学校为何这样冷清,老张说,学校曾经有过初中班,学生最多时220名,而今只剩下了小学一、二年级,共5名学生,一名临时代教。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有些到了8里以外的中心小学,更多的则由大人领着进城去了。我惊讶如此大的村子才5名学生,老张说就这也是努力争取的结果,原来只剩下了3名学生,上面要撤校,是老张从外面动员回来两个孩子,联校派不来老师,老张又从村里找了一名临时代教,每月给600元工资,算是勉强保住了学校。

  问全乡情况,乡长说全乡20个村子,除过乡中心小学以外,只剩6个村子有学校,6所小学一共20名学生,教师都是临时代教。中心小学有100来名学生。全乡学生加起来还没有20世纪80年代的教师多。

  现在教育上有一个口号,叫做资源整合,从三年级开始,孩子们就得到中心小学去寄宿,说是这样可以节约教师,可以提高教学水平。我对这种做法十分怀疑,十来岁的孩子离开父母,关在一个大院中,除过死记硬背课本以外,与社会,与家人,与大自然无所交流,实在不利于孩子们的身心健康。

  村上1600亩耕地当中,有700亩已退耕还林。早年间,村前沟里有水,抽上山可以浇地。进入本世纪,水被煤矿挖漏了,水地就变成了旱地。去年村里建了19个大棚,但有的架子塌了,没塌的也没有种。前两年村里打了一口深井,今年计划把深井水提上山,恢复一些水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