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贵人回乡(短篇)


□ 邓晨曦

  时隔三十年,我们五个当年在武夷山下的桥下村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如今都成了村里农民眼中的省城贵人:老马和老江是正厅级干部,小陈和老九是正处级干部,我最不济,也是个副处级的文学刊物副主编,只有当年和我们一起下乡插队落户的同学小毕,和村里的姑娘结了婚,现在羁留在县里当了正科级局长,成了老毕。老毕寄来邀请函,县里为了纪念知识青年插队落户三十周年,邀请当年的知青们回乡观光,我们五人也在被邀请之列。其实此行真正的目的,我们是想趁机回到阔别的桥下村,和我们的老房东木金伯吃一顿番薯粥,吸一吸稻田的芳香,嗅一嗅牛栏的牛粪味。可是老马告诉我们,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老毕要借助我们五个贵人的手向县里敲敲边鼓,让他在最近一次的人事变动中从县局长升为副县长,我们冲着和老毕的三十年同学之情当然答应了,况且我们六个老友的核心人物老马在省里身居要职,他要办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到了县城火车站,老毕亲自来迎接我们。他没有像别的局长那样,风风光光地开着桑塔纳小轿车来接佳宾,而是用一辆平民化的面包车把我们拉到县宾馆下榻。老马看了很欣赏,禁不住地夸他:“老毕,当年木金伯家的番薯粥没有白吃,当了县官爷也没有忘本。”
  正在抽烟的老毕吐出一缕轻烟,仿佛拂去的是羁绊的思绪,说:“我老毕跟你们不能比,没有上过大学,又没有职称文凭,还不是凭着实实在在地做人,本本分分的做事,才有今天这个地位,哪还敢把眼睛长在头顶?”
  一向很少抽烟的老马听完后接过了老毕递来的一支香烟,我以为那不啻是老马回答帮助老毕当副县长要求的一个肯定的感叹号。直到这时候,我才把多年不见的老毕上上下下审视个够:当年跟一根水葱细的身材如今变成了一截松树木墩,粗粗粝粝的皮肤,是山雨谷风长年累月沐浴的结果;一套皱巴巴的西装的袖口上连廉价的商标也没有撕去,跟赶墟摆摊的串乡老板没有差别,唯一有现代气息的标志是裤腰带上别了一架机型老式的手机,皮套也没有扣上,张着嘴仿佛要告诉我一个又一个主人扑朔迷离的故事。我环顾了其他老同学的表情,无不流露出对老毕肯定和热络的神色,我心想,这回对老毕晋升的边鼓敲定了。
  知青们的三天观光行程安排得很紧的:头一天是旅途,到县里已经是下午了,稍作休息后,便是县里开欢迎大会,当晚是盛大的接风宴会,次日是由各乡的乡领导把当年插队在各乡的知青们请回去做客;第三天早上,老知青们再由县里统一安排乘火车的时候,县领导要抽出时间来同老马话别的,等到那个时候再替老毕进言,了了他的夙愿。
  欢迎晚宴很热闹,偌大的餐厅坐得满坑满谷,把老知青们的情绪推向沸点的是县歌舞团上演的一场再现当年知青们劳动场面的歌舞,我们都禁不住流泪了。这时候,老毕突然站起来,举起酒杯大声地说:“还留在县里工作的老知青们都站起来,为了无悔的青春向已经回到省里工作的老同学们敬酒!”
  话音一落,齐刷刷地站起一排县里的大大小小的干部,手执酒杯,泪花盈睫,老毕就像一个好调度,巧妙地把省里来的老知青们和县里干部们的距离拉近了。当老马和县委书记碰杯的时候,我回头瞥见了老毕含而不露的眼神。可以想象,从此双方相互敬酒的高潮,一浪高过一浪,都想在短暂的瞬间把三十年的时间沟壑填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