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儒道精神对中国画艺术精神的建构


□ 马良书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分析儒道在中国画艺术精神层面的差异性与侧重面,融通性和一致性,讨论了中国画艺术精神层面是怎样将儒道两种精神进行整合,并使其在宇宙生命与我之生命,生命的大美与我之至乐这两个方面实现共感与统一,使个人化与社会化的两重生命世界在中国画的艺术精神里实现了统一。
关键词: 中国画 艺术精神 儒道 差异性 融通性

中国画艺术精神的本质特征是儒道相合的艺术精神。中国画艺术精神层面的“道”,是宇宙万象产生之根源、运行之规律、周流之气机、往复之轨迹,是万事万物生命共有之形式,除却表象的最后统一,是宇宙万象中不断发生,不断展开,又不断地统归为一的生命流转运行之状态。大到宇宙,小到一物都在生命之“道”上表现为一。审美主体只有对这种生命之根的体悟同归为一,才能达到生命的大和谐、大统一,找到人生至美至乐的安顿之所。中国画艺术精神层面的“儒”,则是人性之至仁至德,是审美主体宽仁敦厚、宽广博大的人格之至美。

一、儒道在中国画艺术精神的建构上表现出差异性和侧重点的不同

首先,儒道精神的切入点是不同的。道家的主体精神切入的是自然宇宙之世界,所以更趋于哲学之根本 ;儒家切入的是人类社会之世界,所以更趋于伦理学之根本。因而,道家从根本上解决了人的主体精神的自由,是对世界存在的终极意义和目的的思考,从而开放了一个广阔、深邃的艺术空间;儒家则追求人生与社会的平衡,将艺术的意义定位在和谐的人生与和谐的社会这一天平上。其次,儒家是丰富强大的社会伦理力量,道家则是浪漫超迈的自我精神力量。再次,进一步具体化,可以看到,儒家的价值和观念是在以社会政治生活为中心的题材内容上,对中国画的艺术创造产生影响,其形态类型多以人物画、宗教绘画、风俗画为主 ;道家则直接引发了中国山水、花鸟画的兴起和发展。

二、儒道在中国画审美意象的建构上具有融通性和一致性

1. “和”的审美观念是儒道的共同建构
孔子讲求仁义,尊奉礼仪,目的是通过人伦教化而获得人与社会的和谐,“和”的理想是孔子一切社会理想之根本。在儒家眼里,艺术精神是以追求个人与社会,乐与礼,仁与乐的普遍统一与和谐而展开的。
老子追求道,是为了实现人与自然宇宙世界的和谐。 “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足,故彰。”(《老子·二十二章》)老子的精神是要效法天地之作为,使宇宙之世界完全处于自然和谐的状态。在道家的眼里,艺术的精神是以追求主体与客体,人与宇宙万象,自我精神的高度自由与和谐而展开的。

2. “大”与“德”是儒道在审美观念上共同建构的精神品质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论语·泰伯》)孔子的“大”与人格的魅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艺术的精神魅力,源自人格涵养之大德,反过来,艺术以其情真而又可陶养人之德性。君子的“德”是艺术精神之“大”的根本来源,“德”之“大”与否是艺术精神的根本魅力之所在。孟子对人格修养化育天下之大美作了进一步地发挥。孟子说 :“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孟子·尽心下》)孟子对人格之修养,提出了养气说:“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孟子·公孙丑上》)
老子的 “道”描述了一种宏大的气象。“道”是宇宙一切事物之根本,与宇宙同大,“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二十五章》)
在庄子的眼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道”是美的绝对形式。庄子将审美与体“道”,察万物之真与游心于道统一起来,将审美最高、最完美境界的发现与创造,确立在超越外在、超越功利、超越自我的状态之下。只有达到“外物”、“外生”、“外天下”、“无己”、“无名”、“无功”的精神状态,通过“心斋”与“坐忘”,“离形”与“去知”,才能够澄明我心,才能够“朝彻”、“见独”,达到对“道”这个“至美至乐”的境界的发现,从而将审美心胸扩充到了无比博大的境地。

3. 情性之真是儒道在审美精神上的共同追求
子曰:“巧言令色,鲜仁矣。”孔子又说:“刚毅木讷近仁”。荀子认为人的美不在外表容貌,而在于内涵、品德、学问。荀子说:“仲尼之状,面如蒙,周公之状,身如断,皋陶之状,色如削瓜,……”而“古者,桀纣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越劲,百人之敌也。”(《荀子·非相》)两下比较美与不美自然分晓。在庄子眼里“厉与西施,恢怪,道通为一。”(《庄子·齐物论》)美与丑“道通为一”,美与丑只是外象上的相对物,因而庄子在《人间世》和《德充符》篇中就写了大量形貌奇丑却十分受人喜爱敬重的人,如“支离疏”、“兀者王骀”、“兀者申徒嘉” 等。只要德行情性高洁,形貌是可以超越的,甚而“以丑为美”。这一审美倾向开启了中国画追求“乱头粗服”、“宁丑毋媚”、“宁拙毋巧”的审美风尚,创造了许多清傲奇伟的形象,如画中高古超逸之士,画中之“达摩”、“钟馗”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