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味的趣谈


□ 周协丰

无味的趣谈
周协丰

在《北京文学》上发表作品,与《北京文学》编辑共论文章得失,是广大书友的当然愿望。为不负书友厚望,我们对书友的来稿,优先审读,对质量达标者优先选用。本期谨以来自书友的一诗一文作为我们对广大书友的欢迎吧!
2006年10月1日,《修水报》副刊登载了李耕先生《赣北踪迹》一文,本人饶有兴致地连续拜读了几遍。其中言及李耕先生对上匡一点先生提到浔阳诗人王一民游南崖时曾即兴有一联征对“匡一点,一点就好”为“杨万里,万里寻艮”虽为妙对,但若作思考,就文字游戏,不必拘谨意义来说,也可对成“匡一点,一点就好”;“杨万里,万里真行。”如果又深究之,匡一点先生能当时灵机一动,开玩笑地说:“多承先生谬奖,‘王一民,一民真行”。这样词性,平仄都合,也不至于成为多年的憾事。当然,或许会被人理解为文人相互吹嘘,但抽掉这层意义来说,王一民羡慕匡先生,这是一种尊重,匡先生答之,也是一种推崇,为什么呢?“匡”字里面含“王”字,人才辈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也可以牵强附会么?
对对子这东西是嚼烂舌头寻滋味,我们今天大可不必为之惆怅了。但作为欣赏,也不失其乐趣。昔年有两个相好,同代为一文一武的大员。朝中文者去边关武将那里。武者列队相迎,高声喝道:“开关容易锁关难”。文官始料不及,又见军容整肃,不可不答,但从何起,勉强为之:“出对容易对对难”。武者说:“我服了你,请进!”你看,这能算是对对子么?但仔细一想,各人言为心声,司职的风风雨雨尽在其中。
这里是无奈,但也有使人快乐的交往。曾有一个美丽的新媳妇,丈夫外出经商,她耐不住寂寞,调戏旁边学校一学生,递上纸条,上书“白面书生,坐无罪之牢,该死”。青年学生知其情由,也奉上一句“红颜女子,守有夫之寡,可怜”。于是两人的心意不谋而合了。
然而也有带来痛苦的,甚至死亡的,传说一先生去渡河,艄公说:“过河可以,得对上一联:‘冰冷酒,一点两点三点’(注:冰原为一点加水字)。”先生莫能启齿,当时昏厥死亡,葬于附近不远处,坟顶上开一朵鲜艳的花,美丽极了,众人不知花名,后一游学士解之“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其先生之执著的心,天地可鉴。
其实对对子也是写诗的先决条件,特别是律诗中的颔颈两联更要求严格,故也有对诗的。宋朝时,一位考生去秋试,人困马乏;得一山泉水饮之,清凉醇厚,香甜可口,于是吟出一句:“泉泉泉泉泉泉泉。”以下莫能接续,死后其魂魄老是在泉边吟诵着“泉泉泉泉泉泉泉”。临近的人不知就里。后苏东坡游学经此地,人言其事,苏东坡前往观之。果见那人阴魂不散,依然是“泉泉泉泉泉泉泉”。苏东坡乃大学士,出口说:“恰似一龙下九天”。那鬼又道:“宝剑拍出精骨髓”。苏东坡接以“金溪跳出老龙门”。以后你一句来,我一句去地吟为:“烹茶可见西方佛,煮酒原是念弥陀。莫是朝中苏学士,然然然然然然然。”考生之鬼魂拊掌大笑而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