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假世界中的流浪与回归


□ 张 静 朱莹莹

  杰罗姆·大卫·塞林格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中为我们展现了一个非典型的青少年男孩的形象。霍尔顿经历的困惑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青少年所经历的困惑。事实上,霍尔顿是一名在精神上有着特殊需求的特殊少年。他不理解甚至不想去理解他周围的世界。他经历着成长的困惑,经历着孩子从“无知”世界向成人“成熟”世界的历程,然而这个历程对霍尔顿来说显得尤为孤独与艰辛。
  
  一、游荡于成人世界与孩童世界之间——对霍尔顿的心理分析
  小说中霍尔顿离开学校,游荡于纽约的大街小巷,但纽约展现给他的却是虚伪于欺骗。霍尔顿找不到未来与希望。他失望至极,最终导致完全的崩溃,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但是,它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病人,他的病征是时代赋予的,其病症具体表现为压抑,孤寂,恐惧,焦虑等。因此,霍尔顿的问题在于如何让他寻找会安全感。
  首先,让我们给安全感下一个定义。安全感实际上也就是一种生存状态,在这种生存状态中人类可以和自我,社会,自然达成一种和谐感。如果人们达不到这种状态就会失去平衡,以至最后的精神崩溃。霍尔顿正是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
  19世纪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西蒙·弗洛伊德在他提出的心理结构模式中,把无意识,无理性的那一部分心理称为本我(id),有理性的、有意识的那部分心理被称为自我(ego).自我的主要任务是控制和约束本我,本我按照所称“快乐原则”行事,而自我则按照所谓“现实原则”行事。而超我(superego)代表了社会道德,它与本我一道,抑制住无意识之中的各种不为社会道德所许可的思想和本能冲动。霍尔顿正是他的超我的意识得不到满足,才表现出本我的意识中的种种不符规矩的行为。
  在小说一开始,大多数学生都在场上观看足球比赛,只有霍尔顿一人远离众人,独自一个人坐在山顶上俯视大家。在这间私立中学中他不能和同学和睦的相处,不能和他们自然的交流,与之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与同伴的疏离感让我们身同感受。
  而在他游荡在纽约期间,他也试图消除他与社会之间的这种疏离感。他出入于车站、旅馆、夜总会,他与女友滥交,喝得酩酊大醉。他去拜访他信任与尊敬的老师,但他的老师去告诉他:“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它可以为一项事业英勇的死去;而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志是它可以为一项事业卑贱的活着。”这给霍尔顿致命一击。在他试图与社会融合的过程中他在一次徒劳而返。
  最终霍尔顿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为什么只有他才会患有这种精神分裂症,而其他人却能正常的生活呢?正像评论家丹·韦克菲尔德所说的霍尔顿时“当今世界上所有对爱和道德的求索尚未是失去兴趣的人们的代言人。”在这个过程中,霍尔顿已经走出了孩童世界,却未进入所谓成人的成熟世界,因此,他注定是个孤独的求者。
  
  二、反传统文化语言
  我们可以把反传统语言的历史追溯到19世纪——反传统语言之父马克·吐温。早在马克·吐温的历险小说中,那个哈克就早已说着满嘴的脏话。塞林格发展了马克吐温的语言传统,创作出了霍尔顿这样一个说着粗话与俚语的反叛少年的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