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鼠相伴


□ 王 甜

  王甜四川渠县人,一九九八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同年入伍,现为成都军区政治部《西南军事文学》编辑部编辑。曾在《文汇报》《上海文学》《解放军文艺》等国家级报刊发表散文、报告文学及中、短篇小说多篇,其中部分被《读者》《青年文摘》《作家文摘》等转载。二〇〇六年获“四川省文学奖”和“全军文艺新作品奖”三等奖。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住的是一楼。一楼有很多好处,比如冬暖夏凉,比如出门方便,但有个朋友一听说我住一楼就马上担忧地说:容易闹耗子啊。不用说,这朋友肯定是女的。
  我告诉她,如果闹耗子,那它就不会管你是几楼,楼再高,该闹照样得闹。
  因为它是那种高智商的动物。这话不是讽刺,我绝对是饱含敬意的。不,是敬畏。
  对老鼠的聪颖秉性最了解的似乎是我奶奶。当我还不及书桌高的时候,兴奋地从外面跑回来报告新闻:他们把耗子药拌了剩饭撒在墙角了……奶奶就会瞪大了眼,惊恐地竖起食指做出“嘘……”的动作,她压低嗓门说:小声点儿!别叫老鼠听见了!
  我那时就捂着嘴吃吃吃地笑,笑奶奶太傻。
  而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我坐在电脑前,预备把自己这些年和老鼠的恩恩怨怨写出来、贴在博客上,我唯一庆幸的就是还没有识文断字、会上网的老鼠诞生。
  
  小时候住在家乡县城的文庙里,因为爸爸在文管所工作。文庙是古迹,这儿的老鼠仿佛也建了宗谱,世代相传,生生不息。
  一名工人打扫时在某个隐蔽角落发现了一窝幼鼠。再恶心的动物,幼小时候都是可爱的,尚未秉承身份带来的丑陋,于是一名烧茶水的女工把它们要了去。她有个年幼的儿子,非常喜欢养宠物。我就常看见女工领着孩子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把小老鼠带出来晒太阳。老鼠们太小了,一个不大的纸盒就装下了,粉嫩粉嫩的,眼睛没有睁开,不安分地爬来爬去,却也爬不太远。如此细小的一个个肉团居然也是体系健全的生命组合,不可思议。我总是隔得远一点看,女工会捏起一只让我摸摸,我吓得直往后退。
  不久后的一天又在晒老鼠,我跑去看,老鼠们长大一点了,身上有了一点淡黑色茸毛——在往它们命定的那种可怕的形象发展了。女工的儿子仍然霸道地耍弄这群玩具,抓起这个,捏捏那个,忽然,一只被捏痛的小老鼠咬了一下他的手指!小男孩哇地哭开了,他妈妈赶紧查看他的手指,心疼地安慰着,一面拿起一支木棍(通常用来赶回爬远的小老鼠),啪啪啪地打那只闯祸的家伙。到后来,打也不解恨了,女人干脆用小棍狠狠地戳死了它。既然开了头,另外几只当然也保不住命了,受了连坐。女人带着孩子将它们一一处死,一边用小棍戳,一边念叨:反正也不能让你们长大的……
  我转过身,飞快往家里跑去。这恐怖的一幕却是留在记忆中了。不知道那个孩子头脑里会留下怎样的痕迹,一个个曾是宠物的小玩艺,忽然之间亲手让它们变成东倒西歪血肉模糊的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