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昏,歌唱开始的地方(短篇小说)


□ 赵芮民

  我看见她从楼梯口走下来,身子飘忽得象一束茉莉花。我的心跳了好一会儿。然后走出去。双手插在兜里,去大街上溜逛。

  苍蝇飞了满天。阳光(象得了病)曲折地从苍蝇缝儿里射出来,涂了你满脸(象涂了层胶水)。

  这儿有点臭。

  这儿所有的地方都有点儿臭。

  我把手插在口袋里,开始跟在一个娘们的后头走。小贩们把桔子举在手里,扒了皮,说看这多鲜艳啊。象涂了狗血。

  一个老太太从对面走过来,小得象一只黑球。我抬腿躲开了她。我说谁他妈的让老太太在大街上走,这简直就他妈的是个阴谋。又有一对狗男女从我的身边屁股一蹭一蹭地走过去了。

  一条狗丧魂落魄,象没了主人,灰溜溜地从街上跑过,跑到小巷口的那儿,回过头来,咧着牙,简直要咬人,逗的我笑了起来。

  我说:你干吗那么慌张呢?

  我说:给我一只狗腿,我给你留下排骨。

  女的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当我是流氓,惊慌了。我笑的简直前仰后合了。我说等我到了那地方,三毛钱我都不要。就不逗她玩了。

  我踅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只麻雀站在汽车前灯那儿直摆头。我走过去看有什么好看的,结果就把它吓飞了。结果看见了我的黑龋齿和我的长满雀斑内容的鼻子。

  我厌恶它们。

  我厌恶这面镜子。

  我厌恶所有的镜子。

  我开始走到医院去,看见那里的女人象水仙花似的;我想我尿一泡尿会把她们淹死。那个麻竿腿的女人也在那里,装摸做样的看书。其实在勾引男人。

  我开始走到她身边,说:我爱你。

  她说你说什么呀。我看她说话的样子简直象蜜蜂在蛰人。我简直就想笑。

  我说我也不认识你啊你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呀!

  麻竿腿的女人一听这话惊奇得简直叫了起来,象受了的狗咬;那你找我干什么?她说。有点被狗咬伤的样子了。

  这回我真的要笑出声来了。我说:难道你不是一个女人吗。接着我就笑出来了。

  她的脸一点也不红,轻轻的说了声,流氓。然后“不答”、“不答”扭着屁股走了。

  我有点弄懵了。我不明白女人总把男人当成流氓是怎么会事。我他妈的压根就不明白。

  我开始冲着树叶吹口哨,心里很不痛快。

  开始有两匹狗对我不客气,说我不是这里的人,在这儿干吗?然后就冲我咬起来。我他妈的觉得这真有点狗咬群架的味儿。好不含糊,就把裤子脱了看我孬种不孬种,结果把它们吓跑了。原来它们也是娘们焉。

  一群娘们。

  我开始很劲地抠脸上的粉刺。没事我就总爱干这事。我觉得胡子也该刮了。我开始从这条路一直走到它的尽头。我发觉这儿和那儿一样。我的影子还是那么长。我的脸上还是无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