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泽东为何在长征路上三次掉泪


□ 戴安林

  “子珍,我这个人平时是不爱落泪的,只有在三种情况下流过眼泪:一是听不得穷苦老百姓的哭声,看到他们受苦,我忍不住要流泪;二是跟我的通讯员,我舍不得他们离开,有的通讯员牺牲了,我难过得落泪;三是在贵州,听说你负了伤,要不行了,我掉了泪。”

  文/戴安林

  毛泽东一哭贵州“干人”的悲惨生活

  由于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严重危害,导致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于都,福建长汀、宁化出发,开始长征。当中央红军突破第三道封锁线,抵达湘黔边境时,国民党反动当局调集了20个师近40万大军,在湘江一带组织了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前堵后追,与红军进行决战,一举歼灭红军。1934年11月25日,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中央红军从广西全州、兴安之间抢渡湘江,打响了湘江战役。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为悲壮的一次战役。从11月27日至12日1日,中央红军苦战五昼夜,终于渡过湘江,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由于机关及非战斗人员过于庞大,队伍行进迟缓,红军为此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经过湘江战役,中央红军从长征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多人。

  湘江血战之后,国民党反动当局判断红军将沿湘桂边境北上湘西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便在沿途布下重兵,企图围歼中央红军。博古、李德仍然坚持按原计划前进。这使中央红军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在这危急关头,毛泽东力挽狂澜,建议放弃原定计划,立即转兵向西,到敌军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去开辟根据地。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在湖南省通道县举行紧急会议,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等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毛泽东的主张。通道会议后,按毛泽东的意见,中央红军避实击虚,分两路进入敌人兵力空虚的贵州省境。

  中央红军进入贵州后,发现这里的穷人格外贫困。贵州最贫苦的山民被称为“干人”,红军总司令朱德对这个称呼的解释是:“他们所有的一切完全被反动派榨干了。”贵州反动军阀政府向“干人”征收的苛捐杂税多达156种,把他们的血汗榨得干干净净。所以,红军所到之处,到处可见行乞的“干人”,这些扶着原始的木犁在石缝中劳作的人,蓬头垢面、衣不蔽体、面色蜡黄、目光呆滞、骨瘦如柴。唯一的栖身之处是茅草搭盖的窝棚。此情此景,深深地震撼着每一个红军指战员的心灵,他们想不到自己的阶级兄弟被残暴的反动统治阶级压榨到这种悲惨的程度,许多人情不自禁地伤心痛哭了起来。因此,尽管经过残酷血腥的湘江之战,红军指战员自身也困难至极,但是,他们都尽其所能地慷慨解囊,相助这些贫苦的“干人”。

  一天,中央红军队伍来到乌江边。乌江,贵州省第一大河,号称“天险”。

  在乌江南岸剑河县的一个村子,红军指战员遇到一位60多岁的老婆婆和她的小孙子倒在路旁。在严寒的冬天里,他们还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单衣,饥寒交迫,目光呆滞。正在行进着的红军指战员们纷纷围将上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