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校园里的合欢树


□ 谭清如

  新家的窗前屋后是蓊蓊郁郁的合欢树,翡翠般涌着的叶浪,红丝绒般玲珑着的花朵,朝开暮合婀娜着的片片翡翠,风起云涌畅想着的朵朵粉红,不经意地就会勾起我对高中生活的记忆。
  那所高中是县重点,尤以文科见长,座北朝南。南临着郦道元《水经注》中写的“薰冶水已成名迹”的老龙湾,远可眺海拔215米的海浮山,蜿蜒的弥河和四季皆有生机的农田脉脉含情地簇拥着它的背影。最值得称道的是这所学校是县里最早有楼的。楼是三层,一溜长跑,中间以卵石的甬路分开,分别叫做东书楼和西书楼,书是雅致的,以此来命名的楼,让人向往。
  初春,龙湾边的柳树早早地从睡梦中苏醒,喷苞吐绿,柔嫩的枝条像美人交互的胳膊长长地垂着,婀娜的倩影在碧蓝的泉水中氤氲,夺尽了春光;就连南岸的修竹也涌出了新发的叶片,更别说海浮山那“对镜贴花黄”的迎春、桃、梨、杏什么的了,而合欢树似乎还沉睡在甜蜜的梦里。其实,你仔细看一下,合欢树灰褐色的枝干扶疏峥嵘处已有了些微的温柔,透着淡淡的青色,只是它根本不在乎远远的柳俏花红,水柔山润,麦绿草长,自有一副“俏也不争春”笃定。
  初夏的早晨,被绿树修竹环抱的龙湾,雾霭轻轻地笼罩在水面上,一串串气泡自水底袅袅上浮,犹如万颗珍珠,有那疑似鸳鸯的水鸡成双成对地嬉戏,似在守候着湾内那涌动不止的万泉。偶尔还有锦鲤,顽皮地跃出水面,观望村人肩着颤悠悠的泉水走在叮咚的青石板上;海浮山南翘北伏,赤橙黄绿青蓝紫,氤氲了一山;弥河涓涓的流水,叮咚有声,似抹漂带柔软到远方;围着的田野麦浪滚滚,间或还有满架飞着的青的菜、绿的果。而西书楼前的合欢树正披了一身晨曦兀立在湿露露的朝阳里,翡翠般的叶片,刚刚挣脱了彼此的脉脉温情,立码变成了精神饱满的卫士,英姿飒爽地守护着这如诗如画的宁静!而枝叶间不经意擎着的红云像被奖赏后笼起的羞赧。
  盛夏的中午,骄阳似火。蝉在合欢树上“知了——知了”地吹嘘着它们的爱情,搅得个别男同学在西书楼后的宿舍里翻来覆去地思想。满腔的想念化作如云的粉红,向往合欢树的相依相拥。这时候常常有耐不住寂寞的外在表现,片言只语的深情,洋洋洒洒煞不住尾的倾诉,搀着那么丝儿神秘、那么丝儿欣羡在透风的墙里悄悄传送,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初秋的傍晚,太阳在凉爽的风里徐徐西沉。合欢树的繁叶里还擎着些许粉红色的祥云,暗香浮动,花气袭人。随着太阳的归隐,合欢树的叶片两两相对,是爱情抑或友情让它们亲密无间地拥抱在一起,让刚刚还枝繁叶茂,繁花似锦的合欢树好像倏地一下变成了窈窕淑女,正苗条婀娜地盼望着心目中的君子……
  当无情的秋风剥落万千树叶,校园里西书楼前的合欢树也无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交付给大地母亲,叶落归根。它们往往在日落或者夜间两两相拥着坠落,保持着自己彼此执着的爱情。
  当寒冬萧条了校园,冷风豪雪洗尽了合欢树最后的铅华。仍在枝头挂着的一两个荚果摇晃着扑进大地的怀抱,去做那新生的梦;扶疏的枝桠在寒流和逆风里倔强地挺向高空,与龙湾缓缓升起的柔媚烟霭相映成趣……
  合欢树适应性较强,对土壤要求不严,性喜光,耐瘠薄,抗盐碱,有一定的抗寒性,容易繁殖栽培,有根瘤,可改良土壤,花可入药,有宁神的功用,“合欢免忿,萱草忘忧”。它热热闹闹地绿,红红火火地开,明明白白的爱,温馨丰富了我三年的高中生涯。
  马老师是我记忆最深的老师,他教我们语文,后来又做了我们的班主任。他的语文教学构筑的是那种大语文环境,生活中的语文,语文中的生活,文学的美与生活的美交融相依。老师将朱自清、老舍的散文渲染得美伦美央,风雅颂赋比兴解读诗经楚辞如醉如痴,经常忘形,嘴角不知何时聚了白沫,裤管也不知何时已挽至膝盖,脚也踏在了讲桌下面的抽匣洞里,抽匣已经坏去,下剩的空洞正是老师搁脚处。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我们对老师的崇拜和热爱,爱他讲文时明亮的眼睛,喜他导美时灵动的思考和睿智的话语,甚至连他的放浪形骸也不反感。因为老师传播的美,像楼前的合欢树带给我的美一样,是那么近距离地可以触摸、感动的美,我对文学的热爱就是始于马老师的启蒙。马老师在2004年已经退休了,现住在烟霭三冬暖的龙湾畔颐养天年。前些时日,我偶然得知马老师的教学回忆录,二十多万字,快完稿了。
  还有我一个同学,叫做徐三友,家是南边山区的,很穷。但他却像生活在瘠薄土地里的合欢树,热情、友好,班里的事是他自家的事,同学的事是他自个的事,别人或可偷懒或可漠然,而他总是想方设法地去关心、去帮助。我们班有个同学向往军营的生活,一直和家里闹着参军,半年多没有到校上课。我们的三友每个星期都跑四五十里的山路,去那同学家,给他讲学校里的事,带去老师的讲义什么的。那可是金贵的高三时间啊!很多同学都不理解。可徐三友坚持下来了,游说着那个好军营的同学回校了。后来两个人都考上了大学,听说还结为了异姓兄弟。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合欢树一样的老师和同学,总是尽着力示美,总是尽着力友好,总是尽着力舒展爱情,怎么能叫人忘记呢?
  有十多年不回母校了,不知西书楼前的合欢树怎样了?我想一定还是绿浪滚滚,红绒簇簇,枝错叶融地挺拔着,相依着,并时时友爱着一茬又一茬的学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