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畅安先生的学问


畅安(王世襄)先生走了。曾就与畅老相识二十多年间的点滴往事,草撰了一篇《斯人去矣 大雅云亡》的小文,以志怀念。如今数十日过去,对故人的追念和怀想进一步化作了关于与其学养相关问题的深思。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畅安先生名声鹊起,成为文物鉴赏和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与传承方面的泰斗级人物,他的传奇人生与著述也成为人们追捧的对象。当然,这来源于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时代对于中国文化越来越宽泛的认知,而另一方面的原因也是由于畅安先生的大部分论著都是完成于七十岁之后。畅安先生的去世,或被称为“一个时代文化的终结”,或被称为“文化通家的最后消亡”。虽然这些评论稍过于绝对和偏颇,但却不难看出一种不尽的遗憾与无奈。
  畅安先生的老友、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诗中曾称畅安先生是“少年燕市称顽主,老大京华辑逸文”。从表面上看,畅安先生青少年时代架鹰驯狗,放鸽蓄虫,属于世家读书子弟中的另类。其实,绝不同于一般纨绔子弟的荒嬉,他玩得精到,玩到追本溯源。正如傅熹年先生所说,他的“玩物”实际上是“研物”。畅安先生的中年,本应该是继《国画论研究》的完成之后,做出更大的成就。可惜自一九五二年之后,直到八十年代中期他的《明式家具珍赏》和《髹饰录解说》出版之前,畅安先生竟沉寂了近三十年时间。于是不得不在七十岁的晚年“辑逸文”,甚或是“辑佚文”。但是这些“逸文”或“佚文”并非是一朝一夕的蹴就,确是他一生文化积累与沉淀的厚积薄发。
  以畅安先生的家庭背景和受教育的经历,属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那种具有较新思想的世家一类,这种类型的世家在当时也是为数不多的,与周一良、周绍良昆仲,朱家先生,以及我的父亲(赵守俨)等,都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的旧学基础大多完成于家塾教育之中,也就是说,在他们这一辈人中他们是真正受到过经学的教育。近百年来,国学的含义被无限扩大,史学、文学和子部之学都纳入了国学范畴。到了现今,甚至蒙学都被称为国学。但在百年之前,只有经学和与之相关的研究著作、研读经学时必备的小学(文字、音韵、训诂)才是正规的经学。但是中国历来无“国学”之名,所谓“国学”,倒是近百年来才冠以的。钱穆先生在《国学概论·弁言》中指出:“国学之名,前既无承,将来亦恐不立。”近世所谓的国学,是相对“西学”、“新学”而言,章太炎先生称之为“国故”,胡适先生以为较确切,或可是“国故学”的简称。当然也就囊括了史学和文学之类。
  今天八九十岁的人,真正受到过系统经学教育的已经很少,太初先生(周一良)、季黄先生(朱家)、畅安先生和我的父亲这一辈人,也只能在家塾(家馆)中受到比较正统的经学教育。先君比各位先生要小十余岁,更是这批读书的世家子弟中最年幼的。当时在这些人家中教授家馆的多是清末有功名的饱学之士,授业解惑,要求十分严格。朱季黄先生七岁入家塾读书,并没有上过正规小学,十四岁考入初中,也就是说他的整个小学时代是在家塾教育中度过的。畅安先生十岁入美国学校之前也是在家塾中完成了部分经学基础教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