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飘着橘香的记忆


□ 透透

  老家屋背冲青山翠谷,层林叠错,其间有一个茂盛的金橘园。在杉松、楠竹、油茶和枫林的合围中,这片橘林水丰肥足,得天独厚,每年秋阳朗照时,便果满枝头,金灿灿的一大片,山谷里宛如扯了一幅华丽的锦缎。清风徐来,浓浓的橘香飘得到处都是,它们漫过山谷,漫过时空,漫过我悠长的记忆。在这里,我是如此惯于遭遇这种香气,在那略带呛辣又沁人心脾的气味里,那些早已被时光隔离的场景,一个个清晰地浮上来,穿过那条幽深的时间甬道,不顾一切地奔向我,那么亲切,那么温暖,却又令我胸口隐隐疼痛,泪眼朦胧。

  这是杨家老橘园,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地方。它让我一次次梦回童年,也一次次想起它的小主人——阿屏。

  阿屏,杨家的小女儿,我儿时的玩伴,我从未按村里远亲排辈叫她表孃。她与我同年生,人也长得跟我一样细细小小的。但人小鬼精大,读书聪明,做事灵巧,唱起歌来像一只黄莺,讲话时,声音也摇玲当似的。那时,我和她家境悬殊,阶级成份也不同(她家是中农,我家是贫下中农)。她家里劳力多,工分抢得也多,父亲不仅是位木工能手,还是村上最会做衣服的裁缝,生活相对宽裕,阿屏被父母娇小姐一样宠着,常常不让她干农活。而我则不同,是个穷人家的野丫头,姊妹中的老大,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家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做活路抢工分,我年纪虽小,山里地里、田里家里的活却要帮着干。平时,她是一身的确良的卡解放鞋,我是一身粗布补丁打赤脚,她用彩色尼龙丝扎着羊角辫,我用布条橡皮筋捆着马尾巴。尽管如此,可我俩就愿意腻在一起玩,一起疯,一起野,上学,爬山,下河,差不多哪儿都会同时看到我们两个小妹崽的身影。不管山村生活有多少困苦,也不管大人之间因此心存多少芥蒂,少年总是不知愁滋味,我们就像两只忘忧的小雀鸟,整天不知疲倦地在山里扑腾,欢叫,不愿归巢。

  杨家老橘园便是我们常疯常野的地方,特别是金橘成熟的时候,阿屏三天两头瞒着家里,叫我来这里一起摘橘子吃。我平日里摸爬滚打惯了,一身粗皮糙肉,完全不把那些长长的橘针放在眼里,两人一到树下,我便噘起小嘴巴朝手掌心“叭、叭”两下,口水一搓,猫起小蛮腰,猴子一样就往大橘树上爬,等在树下的阿屏则指手划脚,急切地告诉我哪一枝金橘最大,哪一串金橘最黄。有时不小心,我的手被橘针扎出了血,两个人就在园子里弄来一把山菊花的叶子,用两个石头捶烂涂到伤口上,一个老是问,痛不痛?痛不痛?一个不停地回答,不痛,不痛,哎呀,真的不痛!然后两人一口一颗橘子往嘴里塞,橘子有酸有甜有辣有呛,吃多了,还醉得头晕乎乎的。只是这样做的次数多了,难免被大人们发现,我父母也少不得狠狠地责骂我,说,少好吃少匪点!杨家姑婆要留着金橘卖钱的,娃崽家要懂点规矩!

  娃崽家能懂多少规矩呢?一转身就全忘记了大人的话,没过两天,两人又揣了满衣兜的金橘,不是扛了虾绞,背了竹篓,去小河边捞虾摸鱼,搞得全身上下没有一根干纱,就是削根木扁担,背把柴刀,去屋背山打柴火找野菜,弄得满脸黑乎乎的回来。之后,杨家姑婆姑公非常生气,把阿屏好不容易捞到的几条死鱼仔几颗细虾米一把倒去喂了大猫公,把她费了半天劲找回的野菜也一股脑儿剁去喂了猪。可阿屏总是死性不改,一有机会,照样拉着我上山下河到处野。

  阿屏喜欢跟我往山间地头跑,我却常常愿意到她家里玩。那时,她家住的,用的,吃的,都令人羡慕,尤其是她家有台蝴蝶牌缝纫机,黑色的机身亮堂堂的,镶在上面的图案漂亮极了。阿屏老早就跟她父亲学会了踩缝纫机和简单的裁剪,会缝补丁,会缝鞋垫,还会缝内衣卦子。自从我开始懂得女孩子家要好好收拾自己,便不再喜欢母亲手工缝补的粗针大线,衣服有了破洞,就乘着大人不在家时跑去找阿屏。只见她双脚踏上缝纫机踏板,压下缝针后,一只手按住缝口的布边,一只手拔两圈机头的转轮,随着缝纫机发出一串“嗒嗒嗒”的声音,缝针便飞快地奔跑起来,看得我佩服极了,不一会功夫,她就把我的衣服补得整整齐齐的。有时,碰到衣裳太厚了,卡断了缝纫针,我在一边急出了满手心的汗,担心阿屏被大人骂,可她却从抽屉取出一枚新针,不慌不忙地换了上去,接着把衣服缝好。她小小的人,遇事却满满的自信。

  约莫五岁多,阿屏便常跟她几位哥哥去学校,趴在教室门外的木窗台上,看看哥哥们上课。她知道雷洞小学有李老师、余老师、谢老师和顾老师,回来跟我说,读书好极了,知道很多东西,还可以学会写字和算数,叫我也去听。可是父母怎么也不让我跟着去,说我还太小,学校路远,爬山过水,又没自家大人带,不放心。直到我六岁半,也是学校当年的下学期末,我好不容易才得许跟着阿屏和她的哥哥们,一同去了一次小学校,一同站在操场的边角上看了顾老师领做第五套广播体操,一同趴在教室门外的木窗台上听了余老师的语文课,中午饿着肚子不回家,下午又去听李老师的算术课,看谢老师在黑板上教画画。放晚学回家的路上,我一边跟着阿屏和她的哥哥们疯跑,一边折小木棍准备用来做算术,可阿屏不折,她说回家拿盒火柴子用,又多又整齐。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飘着橘香的记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