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色的“竖笛”吹着古老的束河


□ 汪永晨


黑色的“竖笛”吹着古老的束河图片1
很多年前一场大火把束河一个晒谷场烧成一根根黑黑的、旗杆似的“竖笛”至今它们还立在那里。

离丽江仅4公里之遥的古镇束河,被称为是丽江的昨天,同时也是纳西族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地之一,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一个重要集镇。当我站在束河的聚宝山上,我真的是为纳西族先人对居住环境的理解所感动。在束河,昨天与今天,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融合得就像那里的人与自然一样的和谐。今天,这里因为马帮而发展起来的传统皮匠、铁匠等行业仍然在吹着一首首古老的歌,只是不知它们在束河还能吹多久。
1997年第一次到云南丽江时,我是被那里古朴的建筑、小桥流水、青石板路和大街小巷走着穿“披星带月”衣服的老阿奶所打动的。第二次到丽江是2001年,建筑依旧,小桥依旧,青石板路也依旧,只是大街小巷穿着“披星带月”衣服的老阿奶被满街的商人和游客所替代。北京话叫“乌泱泱”全是人,全是货色大同小异的商品摊儿。
第三次到丽江,“非典”刚刚过去,国人的游兴因压抑了一段时间,正急不可待地释放着。古朴的建筑里是人,小桥流水边是人,青石板上更是挤满了人。人,人,人,丽江的代名词简直可以说就用“人”得了。好在此行我不是为丽江而来的,而是为了离丽江仅有4公里之遥的古镇束河。和我同行的云南日报记者赵东平很欣赏自己曾写过一篇文章的题目“丽江的背影——束河”。丽江的昨天,是束河的今天,也有说法,束河养育了丽江。
黑色的“竖笛”吹着古老的束河图片2
束河古镇

2003年7月15日,当我站在由明代青石板铺就的束河青龙桥头,望着束河那一座座挂着悬鱼的古老的农家小院和走在青石板路上穿着“披星带月”服的老阿奶时,我似乎找回了第一次到丽江时的感觉。一个虽然是有点破、有点旧、有点穷,但却原汁原味的古镇。
束河不仅有高山护卫,而且它本身的位置也处在一个高地之上。而丽江坝子古时为沼泽地,早在唐代以前,白沙、束河一带就有了聚居村落,至元、明时期,束河已成丽江坝子中的“大聚落”。
何为“束河”?一种解释说集镇建筑格局形如一个“束”字,依龙泉之水而建的主街为上之“一横”、集市中心四方街为中间之“口”,而中间一竖乃贯穿聚宝、龙泉、莲花三山及青龙桥、四方街的中心,是整个古市的中轴线。下面的一撇一捺乃东往大研镇、北往白沙过去通往中甸的要道。中国古人造字,用字能把地理及方向都涵盖其中,这在世界其他文化中,不知是否有同样的。
今天的束河,有河又不完全是河的意思。不管名字如何,那一条条涓涓流淌绕村而过的小溪,古往今来养育着住在溪边的人家。
在束河古镇的聚宝山顶,我眺望着远处的玉龙雪山和不远处的笔架山。纳西族作家夫巴告诉我,束河起始于游牧时代,形成于农耕文明,兴盛于“茶马古道”的工商贸易。但由于现代政治变革的原因,使原有的工商业发展中断,从而保留了农耕文明和工商文明,特别是茶马文化的各种遗存。而在束河:“四方街”旁,就是丽江农村中规模最大的粮场,高高的粮架仿佛是一排排古老的竖笛,唱着古老的纳西民歌,诱发着人们无尽的联想。
记得几年前我走进安徽黄山脚下的宏村时,一座座古朴的、在我的感觉中一定是书香门第之家的老房子里,走出的是扛着锄头的农民,总觉得有点意外。如果说,那看到的只是外表,在束河,手里刚刚放下锄把子,马上就能操琴,就能舞文弄墨的人,不用费劲随便就能找到。村中有读书人,但主体是农民和工匠。虽是纳西村落,但有藏、汉、彝、白等三十多个外来姓氏。有的一个家庭中就有从事各类职业的人,各人根据爱好选择自己的职业,可谓形成了“多种经营”的格局。
黑色的“竖笛”吹着古老的束河图片3
马作为运输工具,依然是今天束河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这是束河街道上的一个场景。

夫巴对此解释说,茶马文化是开放的、活跃的和动态性的。农耕文化是封闭的、死板的和静态的。而这两种文化和儒、释、道三教精神在束河小镇有机地结合起来,并相互交融,互不排斥。所以人们都说,茶马古道商业贸易催生了束河古镇的多元文化,这也是丽江古城及其纳西文化神奇魅力之所在。那天站在蓝天白云之下,束河聚宝山之巅,我们说到这些时,我能感觉到夫巴内心的那份自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