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在《远生遗著》新版问世之际


□ 黄席群

  先严远生公因反对帝制不幸于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美国旧金山遇害后,其挚友闽县林志钧(字宰平)先生,即苦心搜集遗文,择其尤关政治、文艺及思想问题者,编为《远生遗著》四册,由商务印书馆于一九二0年六月发行初版,后来印过好几版。一九三一年,商务印书馆向当时的内政部申请审定,准备重印,部方认为其中《对于三大势力之警告》及《记者眼光中之孙中山》共五篇文章,应予删削。我未同意,以致一直不曾重印。等到一九三四年秋,经陈叔通、陈陶遗两先生与史量才先生商定由申报馆出资五百元,交上海中国科学公司印行,改为两册,版型从当初的大三十二开缩小为小三十二开,但是增补了《与陈叔通书》、《与傅侵入之书其一、其二》、《亲民电报汇编序》、《小叫天小传》和《新茶花一瞥》共六篇(最后两篇是宰平先生当初编《遗著》时曾经托人在上海转抄而始终未抄得的,却承一位亲戚偶然在常熟某家小报上看到后剪寄给我们,总算弥补了宰平先生的遗憾),称作增订初版,而把那不许刊出的五篇,印成单行本,别为附录。因为限于经费,大概只印了五百部。一九三八年一月增订初版出版时,抗战已经爆发,书的流传恐亦不广。抗战期间,我在重庆工作,虽曾有人力主重印,可是苦于无钱,兼之缺纸,只得作罢。解放后,我多次同有关方面洽商重印,亦因故未能实现。
  近几年来,国内新闻界及学术界人士均认为《遗著》不仅对于研究新闻写作的同志有借鉴价值,其中更不乏翔实客观的史料,可供编纂我国近代史的学者们参考,而且主张文艺革命、评论戏剧乃至涉及翻译理论和实践的文章,即使为数不多,也颇“值得文学史、译书史研究者注意”(见《散文》月刊一九八一年第七期吴德铎同志写的《黄远庸与<塔曼果>》一文)。可惜,商务版和增订初版都早已售罄。求购《遗著》者,亟盼能见到新版。明年一月十五日又值先严诞生一百周年,新闻界有些同志倡议于今秋在北京举行一次小型学术讨论会,以资纪念。为了满足各方读者的需要,并配合纪念活动,我乃向商务印书馆编辑部重申前请,承予同意,决定将商务版予以影印,而将增订初版增补的六篇以及一九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至一九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陆续在《申报》发表的《游美随纪》(共十一封信,缺第六信)作为补遗,连同增订初版的张君劢序、关赓麟序、孟庸生诗四首、林宰平诗二首及陈叔通先生和我写的跋各一篇,另行排印,与影印部分合成两册,作为新版问世。卷首还有遗像一帧,遗墨三幅。
  先严遇害距今将近七十年了。这七十年来,不少同志并没有把他忘掉。有的为他写传,有的撰写论文探讨和评价他的思想、作风,及其在新闻理论与实践方面的经验和贡献。一致公认他是中国新闻史上一位十分出色的记者。戈公振先生称他是“报界之奇才”。他在短短四、五年的记者生涯里,给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遗产,那就是他所创造的“通讯这种新闻文体,并成功地运用了这种文体进行新闻报道。”(见《新闻界人物》一九八三年第一期张宗厚同志写的《黄远生》一文)黄流沙同志说,“我国报纸之有通讯,实以黄远生为始。”(见《从进士到记者的黄远生》)他这种新闻通讯体,至今饮誉不衰。同时,有识之士也都深信他之被刺是由于反对袁世凯称帝,究竟凶手为谁,却一直是桩疑案。但最不公平是,竟有个别人抹杀事实,诬蔑他是袁党。对这一点,我不能不依据事实,为含恨九泉之下的先人辩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