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许个愿好吗(短篇小说)


□ 丘清泉

  

  文/丘清泉 题字/罗胜福

  一

  老陆最近捡了一个娃崽,这消息像鸡瘟一样迅速蔓延,搞得全村都知道了。

  有些好奇心重的八卦人士,还专门跑来老陆家,想知道老陆是怎么捡到这个娃崽的,在哪捡的?竟然还是个男娃崽!言语间,有人还说老陆家祖坟冒青烟了。

  为打消乡亲们的疑虑,满足他们的好奇心,老陆像倒豆子一样,把捡孩子的事一五一十全倒了出来。

  在讲故事的间隙里,老陆发现大伙的表情几乎都带着惊讶、好奇的表情,仿佛老陆刚从神舟飞船上遨游了一圈,现在安全着了地,全都带着仰视的目光。

  那天早上,天刚蒙蒙亮,老陆就起床了。她的老腰有点疼,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于是干脆一掀床单,爬了起来。

  老陆爬起来后,像往常一样坐在屋檐下梳头。稀疏的头发胡乱挽在脑后,大小还够不上一个小笼包。这时老陆听到两只喜鹊在屋前的葡萄架上唧唧喳喳,她心里想,莫非今天有什么好事?

  那天正是农历九月二十三,逢乡里的圩日。老陆赶的是早圩。买完东西后,正午的太阳早已晒屁股了。虽然时下已进入秋天,但太阳还是有点热。老陆急着往回走,她一心只想能早点回到家。

  就在这时,老陆远远看到桥头有一团东西,像是背孩子用的背带被单之类的,老陆想,肯定是哪个马大哈妇人家歇脚时给忘带了。老陆加紧脚步走上前去,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背带被单没假,里面还有一个婴儿!老陆蹲下来,看到上面留了几个出生年月日之类的字,此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还是小鸡鸡!老陆掀开娃儿裤裆看了看。

  莫名中,老陆亢奋了,一来在想为何这小娃崽会在这里?是孩子他妈忘记带了,还是被亲生父母抛弃了;二来这娃崽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残疾症状,不如……带走算了?大女儿金林那个一直不肯结婚的老姑娘不是一直没有孩子嘛!

  老陆在娃崽身边起码呆了20分钟,期间也有不少路人经过,不过都是围观的多,没有谁有带走的意思。

  后来,桥头附近一家商店的老板跟老陆说,这娃被扔在这里差不多有2、3个小时了,刚开始时,娃崽哭得很厉害,后来可能是哭累了,就睡着了。

  老板的话让老陆感到窃喜,这意味着孩子很有可能是被抛弃的,她可以带走。

  人群中不断有人议论这娃崽真可怜,哪个大人要是家里缺娃崽,不如抱走算了。还有人在指责父母,为何那么狠心….

  在复杂的环境中,在众目睽睽之下,老陆抱起了这个小娃崽,拎着刚买的几只小鸭子,挤上了公共汽车。

  小鸭子在公交车上嘎嘎乱叫,被惊醒的娃崽后来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其实,捡孩子的事,在乡村也不是没见过,但这事在老陆他们村还真是头一例。所以,对于大家的好奇心,老陆表示了充分的理解。作为当事人,老陆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满足大家的窥探心理。于是,不管是谁来打听,老陆都非常耐心地跟他们讲故事,甚至添油加醋,将故事说得风生水起。

  鬼知道呢!当时又没人在场,就算老陆瞎扯,村民们也不会怀疑的。

  娃崽长得很健康,老陆和小女儿红萍带着他去医院检查过,医生撂下一句话,孩子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让老陆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说句实话,老陆最初是很担心的,万一娃崽身体有什么残疾,这一辈子养着他,老陆他们痛苦,娃儿也受罪。

  没想到,老陆带娃崽去医院检查的事,也以最快的速度,在村里散播开了,说什么都有。有的说老陆上辈子积了德,平白无故捡回一个大胖娃崽;有的说老陆没事找事做,带大一个娃崽哪那么容易;有的甚至还质疑老陆在扯谎:孩子根本不是捡来的,而是她的女儿红萍或者金林生的,老陆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对于各种版本的流言蜚语,老陆并未作过多解释,她依旧跟每一位前来打听情况的人讲着重复的故事。

  娃崽是九月二十三那天捡到的,老陆给他取了个小名叫阿九,意为在自家生根发芽,长长久久。

  阿九太小了,还不到5个月,因为没有奶水喝,总是吃奶粉和米糊糊,怪可怜的,抱在怀里,像一只哀嚎的小猫咪。

  三

  老陆一生命苦,38岁那年,丈夫在菜园里做事,当时雷雨交加,不小心被雷劈死了,后来埋在离家不远的桉树林里。

  最初几年,老陆还经常到那个新隆起的小土坟静坐,伤心落泪,后来就不再去了。她逢人便埋怨自己死去的丈夫:你这个负心人,我操你妈,你也太狠心了,丢下我和四个孩子,让我一个妇人家怎么过啊!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1期  
更多关于“许个愿好吗(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