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秋雨和马兰的爱情


文/梁小琳

  余秋雨和马兰从来不接受记者关于他们爱情的采访,他们非常清楚,爱情永远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他们对记者和外人谈的只是专业和艺术。有些记者就是冲着他们的爱情来,也知道他们会拒绝,不敢直奔主题,绕了好大圈子才小心翼翼地提到他们的爱情,想让他们感觉只是在谈事业的时候自然过渡到爱情,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会悄悄绕过去,于是大家都心领神会地相视一笑。然而对于记者这个职业来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们越感兴趣。记得新闻采访学的课本上,有这样一句话:“如果被采访者拒绝采访,从门进不去,你就要学会从窗子里跳进去。”因此,全国不知有多少大小报纸的记者为了探到余秋雨和马兰的私生活而煞费苦心。然而,人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他们的爱情虽然不像小说里那样爱得死去活来,难舍难分,但踏实而真诚,轻松又充实,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危机,很从容和自信。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说余秋雨和马兰已离婚,我感到非常吃惊,没过几天就有文章出来辟谣。我相信,爱情这个东西是需要缘分的,而维持爱情却需要素质和境界,余秋雨和马兰有着共同的爱好,性格相投,真诚相爱,我想这些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谁刻意地去考验谁,人生一世,能像他们这样爱一场也不枉在这世上走一趟。

  余秋雨和马兰相识可说是一见钟情。1984年上海第一届莎士比亚戏剧节,余秋雨任学术委员会主任,马兰饰安徽参演剧目《无事生非》女主角,互不认识。学术研究会上,他说安徽那台戏中的女主角,演绎之好是在全上海找不到的。她辗转听说后,很是欣喜,两人开始通信。第二次她到上海演出《遥指杏花村》,他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年仅四十,是那时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也去看。看完后,和众人一起登台祝贺。在大群名人中间,她一眼辨认出他,说你一定是余院长罢?这才正式相识。那天,他劝她说,这出戏不适合你,明天不要演了。她言听计从。第二天上海报纸登出消息,说马兰因病不演,换了B角。

  他们从谈艺而相恋。“我们比较恩爱。两个人不可能有任何吵架或什么,我不能想像和她这样一个人会拌嘴,我理解她作为一个演员的难处,她也理解我作为一个作家的习惯。不是经常在一起,反而好呀,反而有一种很想念的感觉。”对爱情既理性又感性就是他们能将爱情进行到底的秘诀所在,多为对方想,不论是对待爱情还是对待亲情、友情,再坚硬的顽石也会因此而溶化,这就是智者的爱情。

  余秋雨和马兰结婚多年,他很少在报刊公开谈马兰,只是在《霜冷长河》“秋千架”(代后记)中平实、亲和地谈到他和马兰,还称赞马兰是一位连坏人都崇拜的人:“三年前,我和一群朋友在新疆乌鲁木齐郊外的一个风景点玩,那里刚刚发生过抢劫殴斗事件,几个主要肇事者已被铐在景区派出所的铁栏杆上,准备押走,游人们指指点点围观着。突然,不知哪位朋友出言不慎,游客们知道了我是谁的丈夫,兴趣点全都转向了我。更要命的是,那几个铐在铁栏杆上的犯人,也都笑着向我点头!”余秋雨当然深感幸福和自豪了,甚至比别人对他的崇敬更感幸福,这说明他不光事业是成功的,婚姻也是成功的,赞扬马兰在他看来也就等于赞扬他,赞扬他人格的完美,事业的完美。因为一个境界、品味不高的人是不可能找到一个在公众看来值得崇敬的人,做人的成功不可能刻意,均在不经意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爱情婚姻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爱情婚姻家庭 Tags:余秋雨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