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在昆明慢了下来


□ 刘年(土家族)

◎ 刘年 (土家族)

1

下班之后,决定走回去。

我的时间太多,又不能换成钱,于是一路将它们轻轻洒掉。

你老问我昆明是什么样子,今天心情好,边走边给你介绍一下。

不喜欢城市,地区级以上的都不喜欢。那些城市除了人口、地盘有所区别外,其余的大致相同:冰冷、物质、匆忙、高楼、快餐、浮华、欲望、拥挤、污染、僵硬、烟尘,就像写字楼里穿着制服忙碌冷漠功利的职业女性,你很难有心情和她们谈情说爱。

昆明暂时有点例外。

不过,最近也明显地心浮气躁起来。

2

斜穿过马路,就是云南大学。

拾级而上,尘嚣渐远,幽静渐深。法式建筑,林阴小道,亭子,石凳,石桌,苍柏,像一个公园,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也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情人坡前,海棠林里,银杏道中,成双成对的学生男女,手挽手,肩并肩,甚至人叠人,让一直独来独往自言自语的我羡慕并嫉妒不已。偶尔也有看书的,但显得有些另类。

喜欢银杏道,风一来,枯黄的叶子雪片一样飘飘摇摇地落下来,铺得一路都是。脚踏在上面,很容易让人想到秋天和萧瑟。没有落叶的提醒,在昆明很容易忘记四季,因为天气、环境、衣着、食物、活动都没有明显的区别,跌宕起伏的时间之河,流经这里的时候,突然慢了下来,静了下来,没了浪花,没了漩涡,让人很难分清哪是上游哪是下游,甚至感觉不到它在流动。不知不觉便是清明;不知不觉到了端午;不知不觉,重阳已过;不知不觉,来这里已经一年。

你曾经问我,会不会一生都在这个城市里度过——这我还没决定。固然,这里冬天不会长冻疮,夏天不会长痱子,甚至连蚊子都很少,可是一年四季都长一种青青的东西,会开淡淡的花,既不凋谢也不结果,还会四处蔓延。它们不是滇池里的水葫芦,而是孤独。

银杏树上有松鼠。

它们什么都不怕,人也不怕,哪怕是领导掌心里拿着花生也会下来抢着吃。

它们在地上剥花生的时候,会像人一样立起。

可惜它们都不做学术。

3

从云大出来,往右。

过了那座天桥,就会走进昆明风华绝代的记忆。

1938年,因为战乱,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迁至昆明,合并成“西南联大”,从而成就了中国教育史上甚至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传奇。那时昆明的夜里,没有太多的霓虹灯,但是梅贻琦、蒋梦麟、张伯苓、胡适、钱钟书、闻一多、陈寅恪、刘文典、穆旦、朱自清、沈从文、林徽因、冯至、华罗庚……这些星光灿烂的名字把昆明的夜空照得比上海滩还要辉煌。

没有宽敞的教学楼,没有阶梯教室,没有实验设备,没有足够的教科书,更要命的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有的只是滇沛流离;有的只是泥地稻草顶,四十人一屋的校舍,木条钉成糊纸挡风的窗户;有的只是一阵阵刺耳的防空警报声,血肉横飞的轰炸和颠沛流离的生活。多年后,试看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片狭窄的空间、贫瘠的土地上种出了什么:联大八千多毕业生中,中国科学院院士八十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十二人,还有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两人,以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四人,“两弹一星”功勋奖获得者八人,同时在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方面也出现一大批突出人才,还有一大批政治家、革命家……这还不包括老师们自己的成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