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科学的结合点


□ 樊洪业

  本刊去年十一期发表的关于“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相互结合”的座谈记录,受到不少读者欢迎。一些同志要求我们多发表一些座谈记录。这里将樊洪业同志的发言整理发表如下。
  
  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的相互结合,已经成为当代科学发展的一个新趋势,这个新趋势给予我们的启发之一,就是要注意它们的结合点。有哪些结合点呢?根据科学发展的现状,我看可以归纳为六个方面。其中数学、自然科学为哲学、社会科学提供服务性技术手段方面,不少同志已经谈到,以下就其余五个方面试作探讨。
  
  一、横断学科的发展
  
  横断学科不受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定义的局限。它们的研究对象不是自然界或社会的某个部分或层次,而是自然界和社会的各种结构及其运动形式所共有的某个侧面。比如数学,照一般说法是对形状、数量及其相互关系的演绎研究,不管是1个原子加2个原子等于3个原子,还是一个党支部加两个党支部等于三个党支部,反正都是1十2=3。再比如,系统论研究的对象,是处于一定的相互关系中并与环境发生关系的各组成部分的总体。不管是一个原子、恒星系、细胞、蜂群,还是一项工程、一个市场、一场战争、一个民族或国家,都可以作为系统论研究的对象,都可以用系统论的一般原理和方法加以描述。数学、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等都是横断学科。看起来,哲学也是横断学科,它研究的是自然、社会和思维运动的一般规律,也可以看作是一个特殊的侧面。我们今天这个座谈会的名目是“数学、自然科学与哲学、社会科学相互结合”,显得很累赘。我们想竖着看,把科学分为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但是有数学和哲学,既不是纯粹的自然科学,也不是纯粹的社会科学,它们在中间打“横”。这个会议名称的不确定性,正好显示了横断学科存在的确定性。
  
  二、生命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接界
  
  生命科学中的分支,象心理学、医学伦理学、社会生物学等,都是介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的学科。它们的研究对象,既与人的自然本质有关,也与人的社会本质(或是生物的社会性)有关。人们过去把认识论作为纯哲学问题对待,而最近一些年,国际上出现一门“认识科学”,有心理学、语言学、神经科学、人类学、计算机科学、哲学等多学科的科学家来参加研究。认识科学与认识论的研究对象都是认识过程。人的认识过程和人对认识的经验是很复杂的,认识论是用简单的方法研究这些复杂的过程和经验。而认识科学则把这些复杂的过程和经验分解为许多简单的过程和经验,再用复杂的方法去研究它,最后还要综合。回答怎样获得知识这个问题,就不只是笼统地讲实践,而是把神经生理过程和心理过程都包括在内,从认识的结构上去把握它。认识论始终是用简单的方法研究复杂的经验,认识科学则以用复杂的方法研究简单的经验作为自己的基础,这种区别在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间似有普遍性。当然,随着社会科学往精确科学的方向发展,这种差别也会逐渐缩小。
  恩格斯的《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我们把它看作是自然发展史的最后一章,又是社会发展史的头一章。从猿到人是自然界孕育人类社会过程中的一条“界河”,对这个过程的研究当然就处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接界处。在恩格斯所处的时代,生命科学的研究成果还不足以为他的那篇不朽著作中的每个细节提供充分的科学依据,那么,今天我们的社会科学工作者和自然科学工作者就有必要用新的成果给予充实或修正。关于人和猿的区别,过去有许多说法,如制造工具、思维和语言、社会性等等,但在社会生物学、尤其是灵长类生物学研究的新发现面前,许多说法都已不能完全令人信服。近年来,有些科学家对狼、狒狒、黑猩猩等进行研究,有许多突破性的发现。我们以对黑猩猩的研究为例,在实验室经过训练的条件下,发现黑猩猩可以运用符号语言,通过不同颜色和图形的塑料板拼出的词句发出指令。有欺骗、忌妒、“告状”、安抚等行为表现,等等。从“界河”的这一方面来看,根据对野孩(从哺乳期被狼、豹等野兽哺养长大的孩子)的研究发现,人在幼年的某个时期的学习极为重要,如果是跟随野兽学习而获得了“兽性”,那就很难再恢复“人性”。这些都表明,在人的自然本质与社会本质之间出现了很宽的模糊带,也是需要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协同开展研究的空阔地带,我们不该自己捆住手脚,更不能把我们一时还不理解和不能控制的研究领域统统视为异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2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