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陌生的故乡(四则)


□ 李国涛

  徐州的土山
  
  有时候回故乡以慰乡思,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但也往往会产生一些失落之感。我与故乡徐州相别二十年,今年重回,就有这种感觉。我在徐州,可以比喻为曾经“踏破铁鞋”几双,没有不到之处,处处了如指掌。但是这次回去,感到徐州已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连方向都迷失了,找不到任何感觉。当我迷路几次终于辨清方向,想起旧街名之后,却又什么也找不到——找不到我记忆里的东西。处处高楼林立,旧街旧巷全无,或者只留名称,全没有旧的房屋。我到市中心走走吧。城隍庙当然没有了,中山堂的大院子也没了,现在是全新的玻璃大楼。老同昌茶叶店移到另外的地方,门面也小多了,不是我小时候与小朋友徘徊游荡的地方。老公园的南、东两面的城墙,以前我常爬上溜下,现在已无,倒是变成有城墙垛的建筑了。仔细一看,哪是什么城墙和城墙垛,是民居平房,还有空调机在窗子旁边。老鼓楼当然早无踪影。倒是那个钟楼还在。抗战以前我就曾从它的身边走过,那时候它不但是一个标志性建筑,简直就是徐州的骄傲。一个方形的四层砖楼,尖楼顶四面是四个大钟,可以报时。也许它在老徐州人的眼里和心里,像伦敦人眼里心里的“大笨钟”。真美,真雄壮。它还在,但是它在周围的高楼之间,简直像一个萎缩的小老头,站在一群时髦的壮汉之间。它四面的钟已经停摆,而且四面的钟盘上各显示不一样的时间,正像一位思维不清的老人。在它周围,是各种摊贩,闹闹嚷嚷。我迷惘地看了一会,心想,这已无处可以思旧了。那么。去土山看看吧。
  所谓“土山”,它存在约两千年了,就在城南。小时候去土山玩,也不用费很大力气便能爬上去。它不高,也许有三层楼高吧,长着不高的小松树。爬上去,然后蹲着溜下来;或者下来之后,再爬一次。很奇怪,它是一个纯用黄土堆积而成的小山,土质极细。那时候博学之士叫它“范增墓”。据说楚霸王项羽的谋臣范增,因项羽不听他的意见,愤而离去,死在途中,就立此大墓。徐州周围多小山,全是青石山,而此墓由军士以黄土堆成。城里面有人家生了孩子,就说:“快到土山挖点黄土去。”我记得我就干过这种活儿。挖黄土干什么?当时,那就是婴儿的“尿不湿”,那时叫“藉子”,在阳光下晒暖了,垫在婴儿屁股下。数不清有多少代徐州人,都是用这里的黄土垫屁股长大的。我很奇怪,一直挖了一两千年,也没有把它挖空挖小。我又想,其实它总是小了许多吧。后来传来消息,说徐州土山被考古工作者揭开了,从中发现了许多汉代器物,其中就有银缕玉衣一件。而且考古者证明了,那是汉代某位楚王的墓葬,不是范增的墓。这发现是极有价值的,说明它在汉代就有,而且真是人工堆积而成。我想起《三国演义》有一回的标题:“屯土山关公约三事”。这一回说的是曹操与关公在徐州、沛县之间的争夺。曹据徐州,关在沛县,战斗中,关有不利,就屯军于土山。《三国演义》成书于明初,但是早在民间流传,我相信在民间流传时,已有“土山”这个名称。那一带没有其他的什么“土山”了,山就在此。不知专家们有何见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