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条腿的野山羊


□ 阿依别尔地·阿克骄勒(柯尔克孜族) 赛娜·伊尔斯拜克(柯尔克孜族) 译

  编者按:这篇小说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孩子纯净美好的内心世界。小努尔别克因经常被迫旷课而苦恼难过,更为被迫捕捉小山羊而感到无奈和愧疚。在一个孩子的心里,动物和人一样都是有感情的。所以当小努尔别克自己去查看猎夹时,尽管家中需要猎物,他还是放了被逮住的野山羊。直到他滑下山坡面临死亡时,也没有后悔这样做,只是乞求父母的原谅。
  让人感叹的是,这篇小说的作者是一名在广州读书的高二年级的学生。在远离新疆的广州读书,依然坚持用柯尔克孜语进行创作,实在难能可贵。同时,我们还要感谢柯尔克孜族青年翻译家赛娜·伊尔斯拜克及时地为我们翻译、推介了这篇作品。
  
  巍峨的群山高耸入云,庄严肃穆。山脚下有片巴掌大点的平原,这里有个小村庄。两座大山间有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整个村庄的生产生活用水都来自这条河,因此得名“灌溉”。
  山村的景象随着季节悄悄地发生了改变,夏天的绿已渐渐褪色变黄,瑟瑟秋风吹落满地的黄叶昭示秋天的到来。村里有所叫扎马塔的小学,这天小学的下课铃声响了,原本空荡荡的操场转眼满是从班级里走出来的学生,学生们背着书包聊着天走出校门回家。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个又瘦又黑的小男孩,只见他低垂着头满腹心事。小男孩名叫努尔别克,正为一件事发愁,担心明天父亲不让他上学而是去查看猎夹,因为每次去查看猎夹时父亲都要带着儿子,况且已经有一周没有去查看猎夹了。努尔别克不情愿,可父亲坚持让他从小锻炼。一想到第二天会旷课,努尔别克非常沮丧。回到家,母亲祖拉正忙家务,父亲不在家。
  “妈,我回来了。”
  “我的小牛犊回来喽。”
  话音刚落父亲就进了门,努尔别克却不愿见到父亲,生怕他提到查看猎夹的事情。没多久,父亲果然发话了:“孩子,咱们一个星期都没去看猎夹了,明天跟我去瞧瞧。”努尔别克的心一沉,没有反驳。他知道反抗是没用的,只好点点头出了门。屋子里只剩夫妻俩了。祖拉打破了平静说:“但愿明天你们不会空手回来。”
  “放心吧,一定会满载而归的。”喀穆奇别克很有把握的样子。
  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暖暖的阳光洒遍每个角落。山谷里静悄悄的,只有蜿蜒流淌的河水声。两座高耸的山峰中飘着朵朵白云,不时遮挡着阳光。一条狭窄的小道,沿着河道伸向远山。父子俩向着河流上游方向走着,在窄小的石路上时隐时现。努尔别克吃力地走在后面,两眼冒着金花,胸闷燥热,双腿发软,浑身是汗。可他还是咬紧了牙关。终于到了黑崖下,父子俩坐下来休息了片刻。
  “孩子,累了吧。”父亲关切地问道。
  “快把人累死了。”儿子嘟囔着。
  “只有这样,你才会成为坚强的男子汉。”父亲说道。
  努尔别克不吱声,满脑子全是今天落下的功课,想着怎么向老师解释逃课的理由。父亲打断了他的思绪,兴奋地说:“现在我们要爬上这座山,相信今天会有猎物的。”努尔别克茫然地看着眼前这座黑崖,眼睛都花了,低着头默默赶路。父亲边走边说:“儿子,还是过去好啊,从前我们手里有枪,可以随便进任何一座山,只需放几枪,两三只野山羊就轻松到手了。而现在呢?猎物时有时无的,不过,这也总比什么也没有强,咱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猎夹上了。”努尔别克仔细听着父亲的话,紧紧跟随其后。没走多远,努尔别克就浑身乏力,胸口隐隐作痛,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但还是咬牙坚持着,尾随父亲向山上爬。越往上走越支持不住,头痛难忍,眼前发黑,实在是走不动了,于是他艰难地说:“阿爸,我实在不行了,休息会儿再走吧。”
  就这样,父子俩走走停停终于到达了山顶,开始逐个查看猎夹。第一个猎夹上什么也没有,生锈的一面暴露在外面,父子俩重新埋好了猎夹。第二个猎夹被拉长,铁链子清晰可见。父子俩走进一看,猎夹夹着野山羊的一条腿,血淋淋的。不过猎物还是逃掉了。喀穆奇别克又气又悔:“唉,可惜呀,要是早点来就好了,准能逮着它。”他只好重新布置好机关,将足迹抹掉,继续朝第三个猎夹走去。喀穆奇别克不甘心今天空手而归,心想:这些野山羊怎么变得这么聪明,竟然绕过猎夹走。如果第三个也是这样怎么办?不会这么邪门吧。胡大保佑,但愿逮着一只大山羊。父亲一心想着有所收获,而努尔别克眼前浮现的却是刚才看到的血淋淋的场景,惦记着野山羊的腿,腿折了怎么走路啊。山羊也是有生命的,当然会痛。或许她还有个很可爱的孩子,否则,也不会拼命挣脱猎夹,宁可牺牲一条腿,也不要孩子成为孤儿。可怜哪!
  父子俩刚翻过一道弯,喀穆奇别克的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上了。只见远处出现一只三条腿的野山羊,正艰难地奔跑着。喀穆奇别克大声喊起来:“就是它,就是那只逃走的野山羊。要是现在手里有枪,一枪就能要了它的命。有条狗也行啊,那它准跑不掉。可惜呀!”努尔别克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那只野山羊跑得越远越好。突然父子俩听到了凄惨的叫声,原来和那只三条腿的野山羊在一起的还有一只小山羊,是幼崽被猎夹夹住了。只见小山羊一个劲地向着母亲的方向嚎叫挣扎着,附近的山丘上,三条腿的野山羊眼睁睁看着小山羊被俘虏却无能为力,只有野山羊惨烈的叫声回荡在山谷之间。对于宰杀猎物,喀穆奇别克已是轻车熟路,眼前的猎物更是不在话下。小山羊被陌生人粗大的手按住时,吓得哀叫着。猎人麻利地将小山羊受伤的蹄子从机关中取出,开始磨起刀来。可怜的小家伙似乎明白大势已去,停止了挣扎,静静地躺着任凭处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