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一只黄腱牛(外一篇)


□ 衣水

衣 水

  在某一段时间,一头脖子里插一把钢刀的黄腱牛,一直疯狂地哞哞叫着,把我追进了梦境。我一直在惊慌失措地逃着,它一直在我的身后时隐时现。直到我逃到我现在居住的Z城,我才稍微喘了口气。我不知道,在一个闹哄哄的Z城,我能否把它甩掉?

  然而,在我躲来避去的时候,我总能够看到一头年轻的黄腱牛,威武地站在川流不息的人堆里。我看到它肥硕的身躯和四根圆柱子一般结实的腿。它犀利的角,一只朝上,一只朝下,并呈弯曲状。这是一对典型的阴阳角,是牛群里武士最锋利的武器。这时候,我第一次发现,这是一头非常健美漂亮的黄腱牛,尽管它把我追得气喘吁吁,但我还是喜欢上它了。

  一头黄腱牛从我的竹子屯,哞哞地跑到我居住的Z城避难。我应该好好地安置它,然而我却逃跑了。我看到它脖子里汩汩流淌的血,它几乎把Z城的柏油路都给染红了,也几乎染红了我的梦境。我看到它每走一步,它脖子上的一把钢刀,就颤动一下。我看到钢刀的寒光一闪一闪,我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有时候我感觉那寒光一闪,就直朝我的脖子袭来。

  我在人群中和黄腱牛捉迷藏,我不能让它认出我,尽管我和它曾经是亲密的朋友。在我小时候,那该是好多年以前,我们村还没有一台机器的时候,我家的二十亩耕地,就是黄腱牛和另一头青腱牛的工作间。它们一年四季都有干不完的活,农闲的时候还要和我的祖父一块,去山上拉木材。我曾经是腱牛们的饲养员,黄腱牛爱吃刚割回家的青草,而青腱牛爱吃洒了盐水的干草,这些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只黄腱牛早都死了。我记得上次回竹子屯,兄弟们就把黄腱牛给杀了,那一天我也在场。我小的时候,黄腱牛正值青壮年,是竹子屯有名的牛腕儿。现在我都壮年了,黄腱牛已经老迈。我终于明白,任何人包括牛这样耿直的大型动物,都难以逃脱时光的冲刷。我看到黄腱牛的毛发好像沾满了灰尘,眼睛也有些浑浊。它的独步牛群的武器——阴阳角呢?也不知哪里去了,或许掉进了某一条长河里,我不知道它激起了涟漪没有?

  兄弟们把黄腱牛牵到河边的一棵大树下,一把钢刀在远处的河沿石上霍霍地磨着。黄腱牛好像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或许它早已经知道。青腱牛被杀的时候,尽管我的兄弟们把黄腱牛拉到很远的山上,从此之后它就再也没见过它的兄长。我想此刻的它,应该知道世界的末端是什么。我真希望它逃走,像猪一样在知道了真相以后,没命地奔逃,直到陷于绝境。然而它不,它悠闲地跟在牵着它的人后面。

  我的兄弟们对我说,这是我们村最后的一头牛。杀了。它们已经没用了。耕地拉车用不上它们了。我没有说话。我看着他们把牛脖子绑到树上。然而黄腱牛出奇地平静,它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多年后我在梦境中,又一次看到了一把钢刀插进了黄腱牛的脖子。我并且闻到牛肉的香味弥漫在整个竹子屯的上空。那一天的炊烟特别祥和,整个村子的人都吃到了香喷喷的牛肉,而我,还喝到了牛骨汤。黄腱牛面对寒光闪烁的尖刀,它没有挣扎。它似乎在倾听着死亡的脚步,它只流下两颗硕大的泪水,并晶莹地镶嵌了人的影子。它不闭眼,它看着尖刀。当死亡拉走它的皮,它知道这是最后的痛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