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胆气


睡得够死的,从昨晚居然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才醒来,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两个号码比较执著,一个是古辉的,有六次。另一个也是六次,这号码看上去很熟悉,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是谁的了。其他的零零碎碎还有四五个,都和工作有关的,懒得理。
  醉酒了,醉酒了,居然醉成这个样子。
  古辉有什么事吗?昨天他没有喝醉?先给他回一个吧!
  接通了。古辉说,程狗,你怎么不接电话啦,在玩小妹!古辉的声音轻轻的,他的声音一轻柔准没有什么好事,老这样,故意装腔。我说,你少来,说吧,有什么事?古辉说,你麻烦了,老赵到处找你呢,说是要跟你玩命。
  玩命?老赵?就是赵民他爹。他跟我玩命?玩得着吗?我问古辉,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古辉嘿嘿嘿地笑着,然后把电话挂了。
  这么说,那熟悉得很却又想不起来的未接电话是老赵打来的了。
  跟我玩命,为什么?
  老赵是赵民他爹,赵民是我高中同学,上学时,我,赵民,古辉,被同学们称为三剑客。什么三剑客,三个捣蛋鬼。我力大无穷,我们校长在总结我跟别的学校的一场战斗时说,整个校史上,能拔出电线杆冲上去的学生中,你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实,我虽然力气很大,可是一个乡下人的卑微感束缚了我,而且,我母亲从小对我管教很严,这种管教威慑了我,我并没有打过多少架,那一次是被人逼急了,不得不打。你说,有人咒你爹死娘葬了,而你的父母其实还好好地活着,你能不冒火吗?
  跟赵民的友谊是因为他们家的小葱拌豆腐。
  赵民家住在我们学校边上,离县城有二三里地。在我这个乡巴佬看来,赵民就是个城里人。乡巴佬跟城里人交朋友,那是人往高处走,是一种荣耀,当然,更是一种智慧。再说了,赵民的书法写得好,我也很佩服。第一次去赵民家,早上起来,赵民漂亮的姐姐打了一盘热水给我洗脸。夏天了,还用热水洗脸,这就是城里人生活的细致。洗完脸,吃早饭,油条,肉馒头,稀粥,榨菜丝,盐鸭蛋,还有就是一碗小葱拌豆腐,我从来没有吃过的内脂豆腐。豆腐还是热乎的,却并没有热到把撒在里面的盐全化去,一吃,细腻的豆腐香,浓厚的盐味。盐味是我熟悉的,那细腻的香味却超出了我对所有吃过的豆腐的记忆。这就成了美妙,妙趣横生的豆腐。
  我就去过赵民家一次,就是吃豆腐的这一次。原因嘛就是我是个乡巴佬,不习惯老去城里人的家里,后来呢,自己也成了城里人,对城里人又失去了敬重。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赵民早早地结婚了,结婚了却没有分家,他那漂亮的姐姐也没有嫁出去,而是入赘了一个男人,他们一家十几口人住在一起,去了不方便。
  可是,有这一口豆腐,我就觉得要感激赵民一辈子似的。
  古辉也是个乡巴佬,他与我一样走三十几里路去县城上学,走到姚宫村,我们就碰在一起走。与他的友谊是因为他的成绩好。古辉家里比我还穷,他父母过世得早,是他大哥把他养大的,供他上学;他很自尊,我同情他,也尊重他。我们都没有考上大学,包括古辉。并不是我们笨,古辉的学习成绩当然不用说了,我与赵民的成绩也还是很不错的。我们把自己上不了大学的事归纳到了历史的唯物论,简要地说是我们投胎得早了点。要放在现在,以我们的水平,上全国重点都没有一点问题。
  我们并不笨的证据是,我们现在都还算混得人模狗样。古辉在县城开了几家批发部,有钱。我在一个制药公司当个中层干部,有脸。这在我们县城里确实是不错的了。赵民呢,赵民这个城里人倒是不死不活地仍然跟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大的改变,用他的话是说,我们抢走了他们城里人的饭碗。
  嘿,看他说的。
  赵民开了家修理店,严格来说,是赵民家开的修理店,主要修摩托车,我的三轮摩托就一直在他们店里修;也修理汽车,有的时候还修修自行车。店长是赵民他爹——老赵。
  除了赵民妈的话,老赵这个店长的权力是比较的完整。就像他在村里当村支委,除了村支书的话,就他算是个头了。这个店呢,就是村委委员这个名头下的权力附生品。店里三个人,老赵,赵民,赵小民。赵小民的技术比赵民好,赵小民就是修汽车;也正因为如此,赵民在他爹心里比赵小民差一大截,在老赵的眼里,赵小民补一个汽车轮胎,也比赵民给我的三轮摩托做个大修还要有技术含量。赵民家的钱基本来自这个店,店里的钱老赵一手抓,家庭基本建设的决定权也属于老赵,零用钱的分配权也属于老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胆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