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家学者化确实不容易


□ 苗振亚

《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甫一问世,即好评如潮,稍持异议者,我只见到社会学家郑也夫一篇文章,他对书中“三个观点不敢苟同”。其中,王蒙对“存天理灭人欲”的看法,是他最不能同意的。王蒙是在谈论民生问题时,涉及到这个看法的。王蒙说:“宋儒主张存天理灭人欲,而且人欲要彻底地灭,这是混账之极的学说。……笼统地咒骂人欲横流,在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国家,一个解决温饱才不久,或者一部分人尚没有解决温饱的地方,给人一种宋儒或邪教主的感觉。”
郑也夫对王蒙这段充满激愤的话感到震惊。震惊的原因是王蒙并没有搞清楚“存天理灭人欲”的本意是什么,就联系当今实际,连珠炮式地抨击起来。言外之意,这种不负责任的学风是不该在王蒙身上发生的;批评王蒙,也是澄清“存天理灭人欲”的最佳选择。
宋儒主张的“存天理灭人欲”,根本不是王蒙所说的那种意思。郑也夫说,对这一问题,他早在十年前就进行了深究——也许,那时他第一次碰到这个问题,看到人们也多像王蒙这样理解,人云亦云,望文生义,就想彻底搞清楚它。他托朋友向当代儒学大家蒋庆先生请教。蒋庆先生为其打开一本本线装书,引证朱熹的几段语录后,概括:人的正当欲望就是“天理”,人的过分欲望才是“人欲”。随后,他自己也翻阅了一些文献,确认了蒋庆先生的论断。(郑也夫:读《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
这里摘译几段朱子语录,看看朱熹是怎么说的:
“人的本性,来自于自然,这种自然本性就是天理。”
“天理与人欲之间的界限,是极其微妙的。”
“人的欲望之中,也存在着天理的成份。”
“人要吃饭,这就是天理;过于追求美食,这就是人欲了。”
“佛教想祛除外物对人生的负累,就不管天理与人欲,不分正当与过度,都想一概扫除干净,这是不对的。”
“存天理去(是‘去’不是‘灭’,这有程度的不同)人欲,不仅是官员与士大夫们的事情,它首先应该是皇帝的事情,皇帝只有明察天理与人欲的区别,才能裁处好日常事务。”
勿需翻阅朱熹的高头讲章,仅从这几段简单的语录,也就不难看出他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尤其令人佩服的是,朱熹竟敢用自己的话去教训皇帝,要求皇帝明察“天理”与“人欲”的区别,带头修养,以身作则,把国家的事情办好。应该说,这也是“存天理去人欲”的题中之义,同时这也间接告诉我们,“存天理去人欲”原本就不是针对百姓的话题,针对的是上面,除皇帝一人之外,最主要的是士大夫人群。先儒遗训“礼不下庶人”,作为宋儒的朱熹自然不会突然昏了头,无缘无故地要给普通百姓立规矩,加礼教。但是,对待士大夫就不一样了,那要用另外一把尺子。因为士大夫是社会的精英与良心,将来不管是在朝做官还是在野为民,都是要用自己的言行去领导社会,影响世风,没有基本的道德训练和更高的要求是不行的。当时的士大夫群体中,有些人也确实太不像话,真的是一派“士风日下”气象。为谋官而献媚,为避祸而屈膝,当官兼经商,求利不言义……在士大夫中十分普遍。诸如什么:给主子学狗叫、替长官揩胡须、为秦桧作庄客、公开声称“笑骂从汝笑骂,好官我自为之”等千古丑闻,也都是那时的士大夫做出的事体,一句“士大夫无耻”的名言流传到今天。也许,没有士大夫这些腌犑拢祆渚筒换崽岢觥按嫣炖砣ト擞钡闹髡牛换嵋蠡实勖鞑臁U蛭绱耍钡氖看蠓虿呕崛浩鹣煊Γ祷ふ庖恢髡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