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内高手


□ 丁建顺



“夏琦公来啦——早早!”当周之祥哗啦一声打开卷帘门,对着红木神龛里的财神爷拜上三拜,把檀香插进铜鼎后一转身,见夏琦公拄着拐杖的笃的笃走来,他马上把客人迎入汇古斋的店堂,满脸堆着笑说,“这真叫做远的到,近的觉,夏琦公一道吃点早饭吧?”
“老了睡眠不好,睁着眼睛等天亮。我是乘头班车来的,路上已吃过二两生煎一碗咸豆浆了。”夏琦公瞥了一眼圆头圆脑的周之祥说,“你老兄福气好,年过耳顺还能夜夜睡个囫囵觉,脸上连皱纹也没有几条。”
“哪里呀,我也是四点醒的,看了一会儿收藏杂志,眼睛倦了又迷迷糊糊睡了个回笼觉。”周之祥把电水壶灌了水,插上电源,扭头朝阁楼上喊道,“小苏下来,帮我买早点去。”
随着木扶梯滚雷似的一阵响,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跑下来,从周之祥手里接了零钱,说了声“老花头噢”,马上朝点心摊奔去。
“夏琦公请坐。”周之祥回头招呼。
“手脚蛮勤快的嘛,是新招的伙计?”夏琦公坐上太师椅,很小心地把手中的布袋放到八仙桌上。
“我老家的侄孙,说中专毕业了找不着工作。到我这里学点生意混口饭吃,一手毛笔字倒蛮漂亮的。”周之祥笑一下说。
“文化素质高学鉴赏也快些,最近收着什么好东西吗?”夏琦公看着博古架问道。
“现在生意难做,好东西不容易收着。不过,”电水壶尖叫起来,周之祥为夏琦公泡了杯龙井茶,冲满热水瓶后说,“有朋友打来电话,说在山东淘着一件古画,这几天可能要送来过眼。”
“古画行情正逐年看涨,开价肯定不会低,眼睛看得紧些。”夏琦公关照说。
“晓得。”周之祥应了一声,见小苏买来粢饭和豆腐花。便坐到夏琦公对面吃了起来,边吃边说。“牵线的是熟人,做过几笔生意了,蛮牢靠的。”
“我的意思是多长个心眼儿就是了。”夏琦公问道,“我沿龙华路走来,看到街面上张灯结彩很是热闹,龙华庙会又开幕了吗?”
“上个周末正好是农历三月初三,是布袋和尚圆寂的日子。佛教界认为布袋和尚是弥勒菩萨的化身,而龙华寺一直是弥勒佛道场,龙华庙会放在三月初三举办也有让弥勒佛开心开心的意思。前前后后总要持续一周吧。”周之祥边吃边说。
“我看到古玩街两边已拆了不少房子,看来你这汇古斋也要挪地方了。”夏琦公扫视一圈由五金车间改装的店堂,看着三百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塞满了瓷器铜器石器玉器竹木器和四壁挂着的字画,说,“垃垃圾圾一大堆,值钱的没几件,动迁后看你把它们放到哪儿去。”
“看着一条古玩街被拆得七零八落,看着一家家店铺搬进龙华古玩城,我也在为此事犯愁呢。”周之祥被噎住了,猛咳了一阵,喝了口茶又说,“当初贪租金便宜借了这车间,地方再大,几年下来也塞满了。现在动迁组不时上门动员,我只想拖时间多得些补偿,筹点资金开一家拍卖行。”
“开一家拍卖行哪有这么简单的,注册资金加保证金起码要好几百万,你有这笔钱吗?”夏琦公问道。
“就是开不了拍卖行,开一家规模大一些的艺术品公司也是可以的。听朋友讲,到周边的经济城注册。只收几千块手续费,工商执照拿到后每月也只消交几百块管理费;倒是找市口最要紧,压力大在支付房租。你的博雅堂啥时候开出来呀?”
“七宝老街的改造已近尾声,我那三上三下老屋这回要派大用场了。等楼下装修好,添几只玻璃柜,店招一挂就可以开业。”夏琦公笑眯眯地说。
“有自己的房子就是好,那份笃定泰然,啧啧啧——哪像我,开店像流浪狗一样,一直被人赶来赶去,不知哪天才能落地生根。”周之祥说罢叹了口气。他抹去唇边的残屑,看到夏琦公放在八仙桌上的布袋,神情变得高兴起来,问道,“今天带来什么好东西啦?”
夏琦公笑笑说:“要乘公交车,脚头又不方便。只带了一只青花盘。”
周之祥清出桌面,打开布袋,褪去包着的旧报纸,捧着青花盘看中央的番莲团花,看周边的缠枝花卉纹。他将青花盘翻个身,看了盘沿的卷草纹和中间加了双圈的“大清乾隆年制”楷书底款。然后用巴掌抹了一把盘面口沿,说:“摸上去真像小囡屁股一样滋润细腻,清三代的瓷器做得实在是好。只是不知这底款里几根非图非字的线条是啥意思。”
夏琦公呵呵地笑了起来,说:“这哪是什么清三代的瓷器呀!这只青花盘是末代皇帝宣统年间的。款书里鬼画符似的线条不可识读,是各窑口的标记。”
周老板自嘲地笑笑,说,“是吗?我看东西的功力无论如何是不能与老兄媲美的。不过,不能怪我被蒙住,要怪这青花盘仿得实在是好了。”
夏琦公看周之祥不是刻意奉承而是真心赞好,于是说:“这件青花盘虽然是民窑器,但瓷质致密,做工精细,青花发色清丽淡雅,纹饰笔笔精到。据我推测,非大内高手不可为,很可能是官窑瓷工的作品。”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