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路边的阴影


□ 操 奇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的中国,改革的巨型机器加大马力在城乡大地轰鸣着,开放的时代伟剧悲喜交加地在历史舞台上演着。资本的幽灵携带着商品在四处漫游,推销着它们的市场交易法,交通、传媒、通讯、互联网用它们的网状触角捕获并缝合着城市与乡村。城市与乡村,这同一个社会共同体内两个属性迥异的生存空间在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的撮合下,开始了一段旷日持久的婚姻。不久,这场幸福美满的婚姻便有了甜美而苦涩的果实,——在广大中国土地上诞生了一种新型社会空间——城乡结合部、城乡联结线、小城镇。这一新型社会空间星罗棋布,数量众多,密植当代中国地理与文化版图。理所当然,众多的话语便在这一新型社会空间争夺霸权,妄图建构起这一空间的主体性,使之成为自己的社会历史建构物。当代文坛一些敏锐的作家、诗人及时地关注了这一新型社会空间,用它们的文本对这一空间作了卓有成效的文学思考与审美观照。晓苏先生的中篇小说集《路边店》是这些文本中较为突出的一例。无论是小说文本对20世纪90年代文学创作流行的“美学冷漠征兆”(蔡翔)[1]的有力抵抗,还是作者创造新型空间符号的独特新奇,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路边店》中的主角是一群居住在某国道边的居民,大部分是已经弃农从商的小店主,其仍然保留着农民的价值系统和行为方式。他们在“路边店”这一新型社会空间里表演着他们的喜怒哀乐,展示着他们的爱恨情仇,在这里,残存的传统乡村气息混杂着点点当代市镇的摩登风情,古老农村的生存哲学孱含着时髦的现代生活律令,悠久的食色之性缠绕着时尚的身体叙事,幽暗而扑朔迷离的乡村命运捆绑着在现代化洪流中蜕变的边缘民间……如此种种皆让人深思。“路边店”这一新型社会文本给了那些漫步都市怅望乡村的思想者重新思考城市诗学与乡村诗学的视角。
对我而言,最着迷的还是路边店中的各种话语与权力之间的争霸赛。从这一视角看过去,身处社会边缘的貌似平静、简单的路边店实则是一样的波涛汹涌、复杂多变的话语争权的“社会漩涡”。福柯把权力定义为“各种力量关系的、多形态的、流动性的场(field),在这个场中,产生了范围广远但却从未完全稳定的统治效应。”[2]福柯认为“权力和理性嵌刻于多种话语和制度性场址中”。[3]凯尔纳、福柯联手为我们廓清了权力的真实版图,借助他们的话语,我们可以清晰地认知“路边店”这一新型社会空间中的权力版图和话语斗争。
先以小说集开篇《药店》为例来作评析。
故事发生的地点“药店”在地理上位于某国道旁村街的东头。故事梗概是这样的:一个叫田必东的农民的老婆伞儿被药店老板陈皮强奸,田必东把这件事告到村长老格处,要求村长处罚陈皮。而村长因为陈皮在强奸伞儿后及时送了五百元人民币好处而包庇陈皮,狡猾地以“捉奸捉双”的理由开脱了他的罪过。田必东苦于无法可施想出了让陈皮再强奸伞儿一次从而想以“捉奸捉双”来说服村长惩治陈皮。结果自然是田必东再一次失望而归——因村长想要一千元人民币而再次为陈皮狡辩“伞儿与陈皮是通奸”,从而第三次开脱了陈皮的罪过。田必东报仇心切决心实施第二次复仇计划——以伞儿为牺牲品再让陈皮强奸一次。事情完后田必东去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抓走了陈皮。然而村长为了二千元人民币而设计弄出了陈皮(反告田必东夫妇引诱陈皮犯罪)。到后来田必东利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为自己报了仇——设计让陈皮强奸了村长的女儿春笋。从而让老格叫人抓走了陈皮,陈皮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