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尊敬与温馨



  作为读者,我对《北京文学》的尊敬和仰慕由来已久。像我这样年龄层次的人都曾生活于“文革”时期,并经历和见证了新时期文学的发展。我觉得凡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文学读者,对《北京文学》都会充满感情,为这家我们非常喜爱的文学大刊登载的许多优秀作品,为她在我们的成长中给予的引领和滋养。
  作为一个作者,我与《北京文学》的联系只在近些年。我一直记着最初的相逢,是在2004年,在四川成都,以及其后的川西北康定、四姑娘山之行。当时《北京文学》在四川举办了一个中篇小说创作方面的研讨活动,与会者主体是各省市主要文学刊物的主编们,也邀请了一些作家评论家参会。当时我从闽南小城调到省城不久,写作以及与写作有关的事务刚刚成为我的工作。作为一个行业新手,特别希望能有机会参与相关文学活动,多认识些人,多了解些情况,所谓“至少混个脸熟”。我在我生活的福建省算是一个老作者,从新时期之初开始发表小说,二十多年里囿于时间和笔力,写得很少,发表作品不多,只能自嘲是“写作不止,一息尚存”,出了老家没几个人知道。因此我跑到四川,挤进该全国性文学研讨活动实在相当勉强,有利用职便之嫌。却不料主办单位《北京文学》的主编和朋友们格外高看,给了我那次机会,让我得以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主编、作家评论家们交流。如此规模和范围的文学活动算来还是我的第一次,此前我的见识只在自己生活的一省之内。那一次会议及会后活动持续一周多,这期间听到的许多新鲜观点,认识的众多活跃人物,特别是当时讨论的,由《北京文学》提出的“好看小说”之议题,让我感受很多,似有所悟。那以后,我写的小说才慢慢走向现在这个样子,至今回味还觉受益。因此我对《北京文学》特别心存感激。
  就在与《北京文学》相逢于成都、川西北的那一年,作为一个小说作者,我也终于有了机会,得尝夙愿,加入《北京文学》的作者阵营。先是与《北京文学》旗下的《中篇小说月报》有缘,当年与隔年,有三个中篇小说被选入,分别是《亚健康》《尼古丁》与《林老板的枪》。特别是后两篇,接连入选该刊2005年一期和二期,让我大受鼓舞,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尚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笔力不足,却能得到这样的支持与关照,意外之余,也很感动。我在《北京文学》上发表原创作品,则是再一年即2006年的事情。此前我早就有心一试,刚调省城工作那会儿,因为与外界联系较少,我特请一位朋友帮助,给一张联络图,即一些文学刊物的编辑的邮箱。朋友很慷慨,转眼就把联络图传来,我从中记住了《北京文学》的编辑张颐雯。当时想试着找她投稿,而又望之却步,有些底气不足。后来终于有了联系,张颐雯热心相助,感觉踏实了,这才有了在《北京文学》发表的《恭请牢记》。这是一个短篇小说,三年后它得了个奖,是《文艺报》与山东淄博市共同主办的“第二届蒲松龄短篇小说奖”。我去山东参加颁奖大会,每一位获奖者都需要有一个感言,我的感言是《感谢老先生》,感谢对象是蒲松龄,因为拿的是以人家之名命的奖项。蒲老先生是清代前辈大师,谢他当然应该,只是有点远了虚了,就实就近而言,毫无疑问,非常感谢《北京文学》。
  这几年来,除了继续作为《北京文学》的忠实读者,我还有幸屡次成为她的作者。不管是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版,还是《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版,每一次以作者面目出现,都让我非常兴奋。随着联系的增多,认识的加深,《北京文学》越发让我尊敬,为其刊物的质量,追求的目标,显示的大气。我觉得《北京文学》在其原有光彩之上,之所以有今日之恢宏,除了立足首都,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之外,还在于她拥有一支强大的作者队伍,这又依赖于她拥有一批第一流的编辑,他们非常敬业,非常专业,与作者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成为作者们的良师益友。这实是刊物之本,有了他们,就有了刊物的气象。如早年那么一句话所言:“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有好编才有好刊,于作者和读者而言,好编辑最值得尊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尊敬与温馨”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