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散文)


□ 江 子

  1

  夜已深了。江西遂川县盆珠乡大屋村一片寂静。村子的四周,青山入梦,村口的林子里,鸦雀无声。巷子里传出的狗吠声越来越稀疏、潦草,有一两声甚至接近于老人梦里的嘟嘟囔囔。可即使这么晚了,寡妇张龙秀还没有睡下。她刚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妥当,顺手捶打了几下酸痛的背,又坐在灯下,拿起了做了一半的一只新鞋。

  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她的儿女,娶妻的娶妻,出嫁的出嫁,她早巳荣升为奶奶、外婆,像她那个年龄的许多乡村老太太那样。她正处在儿孙绕膝的时候,家里的大小事情,应该有已经做了大人的儿子媳妇考虑,遇上难处,女儿女婿自然会搭手帮衬一把,而她应该愉快地退到家庭中从属的位置,含饴弄孙,干些轻松的活计。可是她闲不下来。生活像一盘磨,而她是蒙着眼拉着磨被催着往前走的驴。她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孩子,除了已成家立业的,还有的尚未成年,少不更事,他们一天到晚的吃喝拉撒,需要她的操心,他们的成长,需要她的庇护和教诲。她要熬到他们长大成人,成婚生子,才能彻底放下心。现在是百事未了的时候,她怎么闲得下来?

  她的命,要比其他的农妇苦。她的男人,那个叫陈治安的人,是一名前清秀才,通笔墨,能作诗,乡村少有的文化人。她1 9岁嫁给他。读书人的他,要比其他村里人更通情理,懂得疼妻子,爱儿女,脾气温和,为人斯文,她可算得上是有福之人!可不料在她44岁那年,他卧病不起,最后丢下这大大小小的七个孩子,撒手西去。这些年来,她一个寡妇,带着七个孩子,谈何容易!她忍痛把三个年幼的孩子送给他人.与剩下的四个孩子相依为命,喝稀粥,穿单袄,睡冷炕,流大汗,两只手攥成一双拳头,一个钱掰成两半,单薄的身材,却要扛起生活的重担。一双旧社会的小脚,却要领着孩子们,跟跄地奔波在求生的路上。可即使这样,她硬是挺了过来!

  这些年来,她不知少睡了多少觉,多吃了多少苦。她的头上,过早地长出了白发。她的眼角,早就布满了鱼尾纹。她的脸,瘦削得厉害!她的健康,也多少受到了损害,腰椎经常疼痛,两条腿也似乎有了老寒腿的迹象。这些她都毫不在意。她是一个乡下女人,吃苦对她并不算什么。她只希望子孙们个个生活规矩,出入平安。事情差一点就如了她的愿,她的孩子们,都因为父亲早逝生活疾苦有了一张过于早熟的脸。他们早就懂得忍耐,寡言少语,举止间都有一股小心翼翼的、唯恐给原本薄脆的家带来灾祸的意味,像任何一家夫死母寡的家庭长大的孩子那样。他们的表情让她心疼,可对他们的命运,她多少放了心。她以为,他们一家完全可以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下去——如果她家二小子也懂事的话!

  她家的二小子,大名陈林,乳名辛古,从小就是个不让她省心的角色。他七岁读私塾,八岁就遇上他的父亲去世。本来依她的意思,认得几个字,再去哪家店铺当学徒学做生意,以后能端上一碗做买卖人的饭,就是他的死鬼父亲在地下保佑了!可他不知道哪里撞了邪,誓死不从,说要去县城学校念书。他竟然以出走要挟,性质多么恶劣!他几天几夜不回家让人担心,做家长的只好向亲友借了几块钱送他去学校念书,遂了他的愿。在县城的五华高等小学,他应该体恤做母亲的辛苦,听从古训教诲,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攻圣贤书才对。他却学三国桃园结义,与四五十个臭味相投的同学结拜兄弟,编金兰谱号,把一个读书写字的地方,弄成了推杯把盏称兄道弟的江湖,天知道他搞的什么名堂。小学读完,他依然不考虑寡母的难处,日益困难的家境,不想着去做工挣钱为家分忧,却又背着她向朋友借了五元钱作路费,跑到数十里外的吉安府,参加省立第六中学升学考试。她极力反对却根本无效,咬牙切齿辱骂,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数落,却换来了他的嬉皮笑脸。他继续向他的那些结拜兄弟的旧日同学借了20元钱,擅自作主进入吉安第六中学读书。20块钱缴了学膳费后他已身无分文,可他毫不在意,秋冬季节衣单被薄也咬牙挺着,好像他是一块在铁匠铺里锻打的铁,在寒风里发出淬火时的哧哧音。他的身体,终于落下了肺病的病根。这可都是她后来知道的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