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轮椅上的背影(散文)


□ 张守仁

  史铁生离开我们快一年了。他离去时坐在轮椅上安详的背影,一直在我眼前浮现。

  我可能是铁生写的《午餐半小时》最早的读者之一。不是其后陆续发表在贵阳《花溪》、北京《今天》、北大《未名湖》上的那篇,而是更早刊发在西安民间杂志上的那个版本。1978年我参与创办的《十月》发行后,就有一百多个单位强烈要求和我们交换刊物。那年秋天我接到曾在陕北插过队、西北大学中文系学生方竞主编的《希望》。读到其上的《午餐半小时》,眼睛为之一亮。小说写得沉郁、精练、老辣,颇有鲁迅余风,堪与经典短篇媲美,内心颇受震动。

  上世纪70年代初,命运将双腿瘫痪的史铁生限制在轮椅上。近30年来,他坐的轮椅运载着他内心的沉思、忧郁、痛苦、梦想、爱恋、探寻、追问,行驶在雍和宫附近的街巷里,徘徊在地坛柏阴下的草地上,出现在北京、上海、杭州、纽约、北欧的文学集会、笔会上。这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道特异的风景。他的轮椅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千万文学爱好者的目光。我和陈建功、刘恒、甘铁生、刘孝存、王升山、孙立哲、王克明们在不同的场合,争着推过、抬过他的轮椅。在推和抬的过程里,在近距离交谈、接触中,我在铁生脸上看到过羞涩、感激的表情,但他的脊梁始终是挺直的、坚韧的、不屈的。这是我站在轮椅背后时,他的身躯留给我的印象。

  2001年12月召开的中国作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我作为被大家选出的监票员,关在大厅二楼密室里计票过程中,惊喜地发现铁生获得的选票,几乎和巴金一样多,可见他作品影响之广,人格魅力之大。身为当代文学史的参与者、见证者之一,我要说,铁生坐的轮椅是一座值得纪念的丰碑。

  我在担任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评委期间,曾对铁生的作品,尤其是他获奖的《病隙碎笔》写过这样的评语:“史铁生《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像契诃夫的《草原》那样,清新、抒情,弥漫着黄土高原山沟沟里的地气。他的《病隙碎笔》却是一位残疾者所拥有的健康灵魂的哲理思辨,是一本充满人道和爱意、诘问生死的玄思录。书中隽语睿句随处涌现,思想火花繁星般闪烁。他虽坐在轮椅上,身躯被病痛所折磨,但在精神上却把自己从困境的限制中解放了出来,因而显得自由、开阔、明慧、豁达、宽厚……”

  自称“主业是生病、写作是业余”的史铁生曾经说过:“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世上只有善于哲思、钢铁般的汉子,才能如此从容地踏上生命的归程。2010年12月31日凌晨3点46分,铁生因突发脑溢血匆匆离开了我们。仅仅过了四天,即201 1年1月4日铁生60岁生日,在京东大山子798艺术区那包豪斯建筑风格的高大厂房里,由“铁迷”们发动举办了有上千人参加的追思会。厂房墙壁上挂满了铁生放大了的笑容可掬的照片。这不像是追悼会,既没有花圈、挽联,也没有眼泪和哀乐,倒像是一次盛大的生日Party。会场入口处,彩照上的史铁生,坐在轮椅上微笑着迎接每一位进门的来宾。照片下红纸白字摘引着他写的诗篇《节日》中的句子:“啊,节日已经来临/请费心把我抬稳/躲开哀悼/挽联、黑纱和花篮/最后的路程/要随心所愿……”铁生夫人陈希米身围粉色披肩,与朋友握手交谈,并致词感谢。会场上醒目的是,竖立的铁丝网罩上,用玫瑰花枝做别针,插满了黑纸留言片上洁白的祝福,以至远远望去,它已成为一堵垂直的花墙。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携来了一筐史铁生生前最爱吃的红樱桃。坐着轮椅的残联主席张海迪献上60朵鲜艳的红玫瑰祝贺铁生诞辰。从延安赶来的朋友送来的礼物是宝塔山下的一撮土和延河里的一瓶水。北京作协副主席刘庆邦捧来三束鲜花。他说:一束是他自己送的,一束是他代表在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发起追思会的王安忆送的,第三束是代表《我与地坛》的责任编辑姚育明送的。与会、送花、献词的还有曹文轩、白烨、余华、格非、邹静之、肖复兴、张锲、张承志、周国平、李锐、徐坤、徐小斌、钟晶晶、林白、刘索拉、皮皮、林莽、解玺璋、李青、鲍昆、邢仪、陈雷、牛志强、宗颖、刘惊涛、岳建一、章德宁、濮存昕、顾长卫、蒋雯丽等;还有铁生在陕北的“插友”、清华附中的同学、数百位铁生粉丝、在京的媒体记者,以及从台湾赶来的贵宾。挤挤挨挨,满满一堂。高大的厂房下,人头攒动,鲜花飘香,烛光摇曳,热气腾腾。

  中央电视台的张越,主持了追思会。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院长鲁景超教授特地带领一班最好的学生声情并茂地朗诵了铁生的作品。铁生至交们站起来向众人回忆他有写作天赋、会针灸、能画画、善待人,常替受冤的挚友写长篇申辩;“文革”禁书时期,他参与放风、偷书;插队放牛时肚子饿了,他拿父母寄给他的零用钱向老乡换买鸡蛋吃;腿残者的暗恋之苦,使他难于排遣;有时阴暗情绪袭来,恨天不公,怒把玻璃板砸碎……从天津赶来的医生向全体与会者报告了最新消息,根据史铁生捐献肝脏的遗愿,已把配型好的脏器移植入一个38岁的患者身上,如今那位患者已能下地走动——人们闻讯,会场上响起狂风暴雨般的掌声,声浪几欲把房顶掀开。医生说:铁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直坚持着,弥留之际挣扎着挨到天津红十字会来取器官的大夫奔进医院走向他床边,他才舒缓地呼出最后一口气,好让所捐献的器官一直处在血液正常灌注的鲜活状态。除肝脏外,铁生还捐出了角膜,已使另一患者复明。肝脏移植国际权威、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教授动情地对大家说:“史铁生二十多岁就因下肢瘫痪坐到了轮椅上,无法像大家一样站起来走路,但是他的死却让他稳稳地站立起来,还攀上了人之道德的高坡,成为一个爱人超己的生命典范。”

分享:
 
更多关于“轮椅上的背影(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