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之蹁跹



  瑶瑶决定去看章工的母亲。
  章工的母亲静静地仰卧着,苍白的老脸陷进枕里纹丝不动,眼珠间或在迟缓转动,昏老的眼光浊浊地透出一分慈祥:“啊咿……”含混的努力从喉咙里逼出来的声音是招呼瑶瑶的意思。瑶瑶垂下头轻轻抚摸老人浮在枕上的白发,将两张百元钞票塞到枕下。突然,老人呜呜啜泣了,干瘪的嘴巴张开,上腭悬着,舌头又红又小缩藏在稀落的牙齿里,像含着一枚红樱桃。一股尿骚臭从被下透溢出来。老人在情绪激动后小便失禁了。
  “姑娘,我来弄!”服侍老人的小老太保姆上前熟练地从被下抽出两条尿湿的条布,扶起老人细瘦无肉的双腿,用软湿的毛巾擦干胯间的残尿。瑶瑶看老太做,突然想到自己是要为这躺着的老人做事的。就拾掇起地板上的尿布走进卫生间,放水冲洗后晾到晒竿上。许多在阳光下挂着的尿布期期艾艾擦她的脸,她在这片布条丛里钻来钻去。微风吹动尿布吹动她的秀发,和阳光一道抚摸她窈窕的身子。她找到了一种女主人的感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啊咿咿……”章工母亲稍微喊响的声音里有了清爽舒服的音色,瑶瑶已听懂她细微变化的含意。
  章工:我给你写过十八封信了,我把心灵的秘密书写在里面,包裹在里面(如今那些信折叠着锁在我的抽屉里,那是我的隐私,现在没必要再交给你看了)……记得那个雨后清凉的夜晚, 你终于牵着我的手(微微颤抖着系着我全身每一根神经和每一个毛孔的手),踏着温馨轻飘的步子徜徉在林荫下草地上。(你记得牵过我的手了吗?还是很随便地并肩走走,而不是那种小情人依偎着招摇过市或隐入密林?)你的步子很潇洒,握人的手又灼热又有劲。我嗅出你成熟男子深沉热烈的气息,你似连绵波涌的水圈擦摸着我身上每一个毛孔,强悍地向我渗透过来。我是一只不会水的小鸭子,颠簸在你密雨般的水圈里,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那次超越生命的散步把我的心载到你的彼岸,我开始关注你的一切。记得那次舞会吗?我带别人转、别人带我转时,我总死死搜寻着你的身影。你说不会跳却站在舞池边兴奋地张望。我俩终于机缘相逢手拉手紧挨在一起开始旋转……那晚我勇敢地约你去那片充满诱惑的林荫下散步,你想牵我的手(这次一定牵住我了),我嗔笑着躲开,你却一把揽住我身子,逼迫我稚嫩的灵魂出窍。“瑶瑶”,我听见你亲密的喊我(你声音很低很浑厚,发自心底的颤音呀),你慢慢吻我,咬住我的舌头,吸吮我的甘露(那一刻我一定很丑,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
  章工,你上课的样子很滑稽,双手互托着肘,既深沉又懒散,真像在大街上慢慢行走着思考问题的怪人。你是个怪人,整个计算机网络公司里的人都围着你转。你工作起来没日没夜。同事们都不知道你家里发生的事。记得那天傍晚,我洗完澡轻轻松松走过你的办公室,看到你头埋在微机屏幕前的桌子上睡着了(你睡得真香,我轻吻了你的头发)。我想替你关掉机器,看到屏幕上最后一行英文字竟是一句警语:特急!请保姆。我猜到你家有事,弄得你心力交瘁。从那天傍晚起我想我义不容辞了,我开始走进你的家(也许我背着你参与了你的家庭生活使你不愿意,就像我用心锁住自己的隐私一样)。日子过得真快,每当我约你去散步,在热烈的拥抱中你很投入,没有那种被家庭生活压垮的窘态和失落感而使我心头稍安。你母亲病情的稳定和好转,使你不易察觉的表情更趋平和而对我更热烈(在你母亲未开口说话前我不知道你曾经受了婚姻生活的波折)。我想对你了如指掌后暗笑你的迟钝,我在分享你的不幸也在承担一切不幸,因为我愿心身合一地愈来愈走近你,走近你的家。我想热烈地吻你,像你吻我一样,我将你整个地融化在我的血液里,你信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