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月千里寄相思


□ 陈永康

这一次独自离开家乡,来到这令人向往又倍感陌生的南国都市。临近中秋,天气依旧燥热,工作之余,一个人百无聊赖,浮躁的心无可适从,思亲之情油然而起。

大海,是我最钟情的。我爱她的博大精深,爱她的湛蓝清纯,我喜欢品读那不休止的潮起潮落,因为海是最能溶解情感的液体。往年中秋,海上明月共潮生,我总是和家人到海边赏月听歌吃团圆饭。今日,又逢佳节,但时过境迁,唯有大海能稀释心中那无边的怀乡思亲之愁。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长空苍茫,暮霭沉沉,四周灰蒙蒙的,夜越来越凝重,似混沌未开,已看不见对面的事物了,喧嚣的沙滩一下子沉默了,一对对忘情的恋人依旧相拥在沙滩上、岩石上,静静地淹没在夜的黑里,只有那此起彼伏的涛声益显清晰入耳。

忽然,传来一声小孩的尖叫:“月亮出来了!”“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岸上一阵骚动,人们不约而同地朝着月光照射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轮橙黄色的团月,柔柔的、暖暖的,撒下一片茫光,洒下柔情千般。倏地,半个月儿藏身一块灰白的云里,像羞涩的少女一样腼腆。那云长长的,如一把剑,更像一条鞭,硬生生地将月划下一道深深的伤痕,这伤痕在静静的海里愈觉得明显。忽的,这伤痕也印在了我的心海,心头一紧,隐隐一阵撕裂的痛楚。我急忙挥动着手中的树枝,欲将天上的云拨开,可是任凭你怎么驱赶,云还是固执的。我心中一急,便使劲地鞭打海面的水,水中的月开始晃动,开始模糊了。本想让月的伤在水中荡散,痕被抚平,但那伤痕被水荡得更宽更深了。月在水中无力地挣扎着,月开始流泪,为那无法挥去的痛。我知道我已不能将这份伤感释然,干脆爬上岩石。海风习习,涛声依旧……突然手机响了,是远方的妻打来的,手机里传来妻儿甜甜的问候。儿子告诉我:他知道我在离别时写给他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什么意思了。

这一通电话,抚慰了我多皱的情怀。等我再仰望明月时,月已挣脱了云的纠缠,跃在半空中了。月光也变得皎洁亮丽,柔情似水。洁白的月光洒在岸边柳树上如一把银梳,正梳理着少女婆娑的秀发;月光悄悄地来到沙滩上,岩石上,翘起耳朵倾听一对对恋人绵绵的情话;月光无声息地钻进我的心田,溶溶的、脉脉的。我想她一定是听到我跟家人的电话了;月光跳入滚滚的潮流里,我想托她把我的思念带到彼岸——我的家。

灯火阑珊,皓月当空,我带着平静的心情,踏上回去的路,晚风徐来,一阵惬意。远处飘来一阵阵悠扬、曼妙的旋律“……请明月代传信,寄我片纸儿为传情。”

责任编辑 林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