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雨绵绵


□ 魏长河

秋雨绵绵
魏长河



汪二吭吭的咳嗽声把自己从噩梦中惊醒,梦中情景异常恐怖:冯三用粗糙的手抓捏他的左脚。冯三满嘴酒气,一副马牙如铡刀开启,阴险地从浓密的黑胡髭里显露出来,身上散发出草药、膏药、樟脑酒和骨头的气味;他的手指粗壮颀长,骨如竹节,抓捏的感觉直如鹰爪抓兔,紧攥的声音像油房的榨一样叽嘎作响。汪二气喘嘘嘘,像在黄泉路口一般,酸痛而震颤的感受在四肢上此起彼伏,一遍一遍地钻到脊骨里去。汪二心惊胆颤,预感一个危险的阴影正在包围他的心脏。像以往梦后一样,他又听见隔壁冯三屋子里传来混乱、模糊、时有时无断续不止的声音。
天黑得如同身在一只巨兽的腹中,汪二不敢起床,只好用棉絮把自己苍老瘦弱的身子裹成一只肮脏的蚕茧。冯三屋里的声音仍踩着棉絮向他走来,像木棒与木棒的磨擦,像骨头与骨头的噬咬,又像是酒瓶与酒瓶的叹息,亦如迷蒙的呼唤。汪二虽知道冯三总是半夜关在黑屋里做药,但恶梦唤醒后的高度智慧却不予认同。汪二不敢问也不敢说,心想莫非要走王五他们的老路,寿命将止,或有一天要摔断左脚找冯三接骨不成?这个可怕的念头立即使刚归位的心脏又慌乱扑腾,肺叶的拍击如惊鸟的翅膀使喉头发紧,真气再泄,吭吭的咳嗽不可遏止,整个人像一只滚动的麻袋。他感到长期以来装在心中的这些忧忿正在冒泡般地腐烂。狗日的冯三!他咬紧牙关,像关上面对风雨和野兽的大门。



冯三蓬头垢面,肩上驮一个粘满泥浆的大包袱,踏着路上的尘土走向清水谷乡场。他身上散发出浓重的酸臭气息。当他走到卖茶水的汪二门前,一种呛人的异地风味和药酒味使汪二喷嚏震天,唾沫四溅。
冯三扑闪着饥渴的白眼睛,立住身空洞无语地望着汪二。天色慢慢转阴,三月的冷风从场上呼啸而过,吹翻了王五门前待售的花圈。一条全身长癣的癞皮狗露出白牙向冯三汪汪尖叫,并夹着稀脏的干尾巴逐步后退。汪二回头望望街后面渐渐高去的远山,灰色的石头路盘绕在山腰像一根青苔上弯曲的鸭肠。冯三也把眼光顺汪二的视线追踪而去,瞬即收进依旧空荡荡的眼眶,摇摇头,粗大的喉节移动了一下,发出干燥的有如圆石滚动在石坝上的声响。他找汪二讨了一杯水,仰头就灌进了喉管。他又喝了一杯,还喝了一杯。汪二听到三大杯水在冯三肚子里叽叽咕咕欢畅地流动,一直响到丹田以下的地方。他放到地上的包袱也叽叽咕咕地响了一下,似乎饥渴已极。汪二看见冯三的大脚拇指从布鞋的破洞里像龟头一样伸出来,露出青紫色的厚而长的指甲,似要倾诉流浪的故事。
冯三就那样来到了清水谷乡场,像一只船进了港湾。他租了孤人王五的木石房。那天晚上汪二听到王五那边传来了很响的洗澡声,一种山外的奇异气味从门缝里飘荡出去,隐匿在清水谷乡场的幽暗角落。第二天冯三换了个人样立在门前,年青的脸上堆着笑,一嘴马牙闪闪发光。人们惊讶地发现他摆了个草药摊子,上面堆满了一束束一团团颜色枯黄的草药以及那些面目已失、干瘪腐败的猴头骨、乌龟壳、穿山甲等等,几只广口瓶、细口瓶里盛了赤练蛇、蜈蚣、樟脑酒……旁边一个钵碗,装了灰白的面子,一盏菜油灯,弯着黑黄的灯草在碟子里,侧面就是一堆狗皮膏药。在摊子正中摆放着一个黑黄色的塑料人体,布满了点点线线。药草味、酒精味和动物尸体味随风飘散。汪二从门洞里伸出头来,疑惑不解地看着众人,眼睛里布一张红色蜘蛛网。他看清冯三的摆设后,再看看摊子后王五的花圈和悬挂的红辣椒一样的鞭炮,然后把眼光弯曲着看街那边转弯的地方,雷大门上的红色锦旗仍在迎风飘扬,“华佗再世”几个字幡然展现,“正骨世家”的匾额流金溢彩,红颜秀丽的身影在门前婀娜地移动,黑色长辫如马尾摇摆。汪二摇摇头,意味深长地打了个哈欠,随后抖抖索索搬出茶水架,重复日复一日的经营。对街屋顶边的黄葛树撑着一柄绿色巨伞,在春日的阳光照耀下绿气蓬勃。乡场上仍然雾气氤氲,远山上的浓重云团像一群硕大无朋的灰白绵羊在放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